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落樱之前尘如梦

正文第五章

[更新时间] 2017-12-26 13:48:41 [字数] 3422

安冷耀收了指尖的能量,看着不远处的男孩大摇大摆地向自己走来,脸色在不觉间冷了几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男孩一脸笑意地看着安冷耀,说:“看你倒是练得挺刻苦的,但就不知效果如何呀。有一句话好像叫做‘朽木不可雕也’。只怕有的人不管怎么努力,到最后都会一事无成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安冷耀没有答话,他脸上甚至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仿佛已经听惯这番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男孩好像想到了什么,问:“今天怎么不见魔王与你一起练法术呀?你们平日里不都是一起练习的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有事!所以没来。”安冷耀冷声回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哦,原来如此呀。我还以为是他终于发觉你是一个不祥之人,决定离开你了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林楚莫,你到底要说什么?”安冷耀的话语间已染上了几丝怒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林楚莫笑着摆摆手,回答:“没什么,只是我想找你来切磋一下武艺而已。”他曾听到过别人说安冷耀的法力不低,在同龄人中是佼佼者。可他偏偏不信,不相信这么一个在魔界地位低下的人会拥有多么强大的法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不会与你争斗。”安冷耀回答。他自然知道林楚莫的本意不是单纯的比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怎么,你看不起我?”林楚莫问,“我告诉你安冷耀,在这里若不是有魔王护着你,我早不知道把你灭了多少次了。今天我来找你比试,算是看得起你,哪里还容得你推三阻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安冷耀紧抿住双唇,但面对林楚莫挑衅的话语,他依旧隐忍着,一言不发。他不想与他发生口角争执,把事情闹大,如果被越冥知道了,他大概又会去为自己说理。到时,若是被魔后知晓,怕是又要责备越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以为不说话就完了吗?”林楚莫有点得寸进尺,“今天,我非要逼你与我动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说着,随手发出了一道光鞭,向安冷耀甩去。安冷耀见状,急忙一个闪身,那道攻击擦着他的身畔划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林楚莫,这么闹下去对你我二人都没有好处,你赶快住手吧。”安冷耀劝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但林楚莫并未将他的话放在心上,而是在空中变出了成千上万把闪着寒气的飞刀向安冷耀发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安冷耀望着这数千支的刀刃,他明白,这个男孩的每一损毁都暗藏杀意,他要置自己于死地。而对这凌历的攻击,安冷耀没有丝毫的慌张。他自幼便练了许多法术,也记下许多阵法的破解方法。他知道,在这成千上万把飞刀中,只有一把是真的,其它一切皆是虚幻所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安冷耀沉下心来,他的周身渐渐被纯白之气所环绕。那白气的光芒逐渐向那些飞刀逼去,转眼之间白光吞没了无数的飞刀,只有一把被白光所环绕的飞刀没有消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林楚莫见此情此景,不禁大吃一惊。父母双亡后,他的法术就是魔后亲自教导的,加上他天资不错,倒也练得一身不错的功夫。这个法术在练的时候,魔后便告诉他,与人争斗仅凭这一招便可获胜,除非碰到本领高强的人。但如今,看着安冷耀轻而一举破了他的阵法,内心除了吃惊外还有了几分惶恐。难道,一直以来是他小瞧了他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安冷耀望着半空中的飞刀,眼眸一挑,那把飞刀便回到了林楚莫手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是你的武器,你收好。”安冷耀淡声说。其实,在刚刚那一刻,他明明可以毁了这把飞刀,让林楚莫失去兵刃,但他却没有这么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林楚莫紧紧握住手中的飞刀,心里并未因刚刚安冷耀的手下留情而心生感激,反而凭添了几分怒气。他竟然输给了一个在魔界中地位最低下的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哼,安冷耀,我确实是小看了你。但我告诉你,刚才那招是我大意了,我们再来!”林楚莫不甘示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就在他又要动手的时候,一个声音传来:“哟,林楚莫,明明是你技不如人,还不肯认输。我看的可是清清楚楚,耀已经让了你好几招了。若不是他手下留情,你以为你还能完好无损地站在这里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话音未落,越冥的身影瞬间出现在二人面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魔王,我……”林楚莫虽在心底里轻视安冷耀,平日里也总是一副飞扬跋扈的样子,但面对越冥,这个魔界的王者,他却是万万不敢得罪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越冥注视着林楚莫,眼眸间透出了几分寒意:“你平日里恃强凌弱,欺软怕硬,仗着我母亲对你的宠爱一次又一次找安冷耀的麻烦。这种种我都看在眼里。你若看不上安冷耀这个对手,不如与我比试一番。”此时此刻的越冥,忽然一点也不像平日里那个玩乐嬉笑的男孩。&#|*|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魔王,我,我怎么会是您的对手?”林楚莫的声音变得有些惊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连耀这样一个法术高强的人都如此轻视,与我动动手又有什么呢?”越冥冷声说,“你以为自己凭借我母亲教的法术,便可放眼魔界不将任何一个人放在眼里了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林楚莫见越冥满脸怒气,心里不觉充满了恐惧,急忙道歉:“魔王,我,我知道错了,我今后再不会这样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安冷耀看到他已有悔意,也不愿越冥为此大动干戈,就拍了拍越冥的肩,轻声说:“冥,算了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越冥转头看着安冷耀,说:“耀,他平日里做过不少欺负你的事,怎么如今你反倒是为他说情?”他一直都知道安冷耀在魔界中所受的欺压。平日里,他虽一副对任何事都满不在乎的样子,却是将一切都看在眼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相信这一次他会明白错了,我们便也得饶人处且饶人吧。他毕竟是魔后所宠爱的人,你若动了他,传到她的耳朵里自是不好的。”安冷耀劝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越冥想了想,说:“林楚莫,今日看在安冷耀的面子上,我不与你计较,但若有下次……后果你明白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是。”林楚莫连连低头答应。他见越冥终于不再追究,急忙离开了这个地方,生怕他再反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越冥见林楚莫离开后,急忙问安冷耀:“你没事吧?刚刚有没有受伤?”&#|*|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安冷耀笑着摇摇头,回答:“我没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越冥叹了一口气,开口:“你明明法术不低,打败他轻而易举,但刚刚却只由他出招不反击,反倒被他占了便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看他可没有占得什么便宜,我们的魔王大人,不是为我出了气吗?”安冷耀的话语之中满含笑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越冥弯了弯唇,回答:“那倒也对,不过,若你不拦着我,我更可以再多为你出几口气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必了越冥,你为我做得够多了。”安冷耀淡声回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怎么又说这样的话,我们之间既是朋友,便不分彼此,本就该互相帮助。”越冥有些不悦地说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了好了,算我又说错话了。”安冷耀急忙改口,“明明刚才还是一副威风凛凛的样子,怎么到了我面前又没了一分王者的样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越冥哈哈一笑:“瞧你说的,若不是林楚莫太过分了,我又何尝如此呢?我可是咱们魔界中最温和的人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安冷耀看着眼前眉宇含笑的男孩,说:“越冥,你是什么样的人,我自然是清楚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越冥一怔,但随即笑着回答:“是啊,我忘了身边还有一个对我十分了解的人。那么请问,在你眼中我是什么样的人呢?是不是特别威风,是六界中最厉害的人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嗯,要我说……”安冷耀用手托住下巴,一副沉思的样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说,快说!”越冥催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呀,就是一个不好好练习法术,贪玩的人!”安冷耀的话语中带着几分调侃的味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越冥假装嗔怒,说:“好啊,你这么看低我,那我就让你明白我的厉害。”说着,他双手握成拳,向安冷耀笑着挥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安冷耀一个闪身,指间也凝聚起能量,回答:“好啊,我们已经有一段日子没有比试了,让我看看你进步了多少。上次比试内力我可是赢了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哼,那是我让你的。再说了,若是论轻功,你还不是我的对手呢。”越冥不甘示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天空之下,两道身影交缠在一起,他们移动的速度快得只能令人看到二人像是一黄一蓝的光芒,其余一切都被淹没在了飞快的攻击中。只是二人虽然激烈交手,互不相让,但那些进攻之中并未含有任何的杀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在幻影有记忆的时候起,他过得似乎一直都是漂泊在外的生活。他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世界上唯一仅存的亲人就只有他的妹妹幻冰。或许是因为从小无父无母,难免会过上寄人蓠下的日子,所以那时候只有七岁的他也早早认清了这个世界的复杂、人性的善恶。他虽然外表看起来清秀雅俊,但只有他自己明白,他的心从来都是冰冷淡漠的,只有在面对妹妹的时候,他才会显现出些许温柔宠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哥哥,灵夜哥哥真是个大好人。他不仅让我们住在这里,还每天让人送过来这么多好吃的点心。”幻冰一边说着,一边咬下了一大口蛋挞。&#|*|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幻影笑着拿起丝巾,小心地为她擦去唇边的碎屑,说:“慢点吃,难道你想脚伤刚好就又把肚子吃坏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才不会呢。我只是觉得这里的点心太好吃了,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美食。”幻冰说着,停顿了一下,“哥哥,灵夜哥哥和我们之前见过的那些人都不一样。他没有因为我们是孤儿、无依无靠,便嫌弃我们。所以说,他是好人,对不对?”幻冰仰起稚嫩的脸颊问幻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幻影愣了愣,轻声回答:“或许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的,经过这几天的相处,他不得不承认,那个男孩,和他所见过的所有人都不一样。那个人是清冷孤傲,难以接近,却是细心为他们二人安排好了每一件事。这里的每一个侍从,对待他们两个外来客,都照顾得很周全。他明白,这些都是灵夜的指示。只是,因他自小就尝尽冷暖,他不相信这世上会有不需偿还的付出。灵夜为他做了很多,他是感激他的,但是,这么大的人情又让他如何偿还?&#|*|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