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落樱之前尘如梦

正文第一章

[更新时间] 2017-12-22 10:51:19 [字数] 3535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越冥,你怎么又在贪玩?今天所学的法术都已经完全掌握了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越冥马上收起了刚刚自己玩的石子,假装镇定地说:“我,我刚刚练完,只不过是小小的休息一下而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越冥看面前的人有些不相信的样子,连忙拉过一边的男孩说:“不信,你问魔影,他可以替我作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好,魔影,我来问你,越冥刚刚究竟有没有在好好练习法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叫做魔影的少年看着眼前一脸威严的女人,回答:“魔后,他刚刚在……”他一时之间有些犹豫。魔影已看见越冥向自己投过求救的眼神,但他在魔后音千落面前却又不能说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音千落见到魔影一副吞吞吐吐的样子,瞬间便明白了一切。她美丽的眼眸中满含着几分怒气,原本严肃的神情变得更加令人畏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越冥,你怎么总是这样贪玩?你难道不知你已经是魔王了,不能再像其他孩子一样顽皮任性了吗?”音千落冷声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面对这样严厉的责备,越冥似乎并未放在心上。相反,他的目光不知落在何处,嘴里还小声说:“每次就知道说这么几句话,我都听腻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在说什么呢?”音千落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越冥马上回过神来,回答:“没,没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音千落心里虽然充满怒火,但话到嘴边,却终究化为一声无奈的叹息。对于自己的儿子,她对他的调皮贪玩实在没有丝毫的办法。其实,她也不忍心越冥这么早就走上这条王者之路。可是,越轩的死去,把所有的一切都压在了她的肩膀上。而她也只得让越冥这么早便继承他父亲的王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想了想,将目光转向魔影:“魔影,我让你跟在越冥身边,不是让你这么放纵他玩乐,你要监督他做好该做的事,明白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魔影微微低下头回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音千落看了越冥一眼,随后便转身离开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真不知道她是不是我的妈妈,每次见面就只会说我。”越冥注视着那个远去威严的背影,不满地嘀咕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魔影看着越冥这个模样,忍俊不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魔界的夜晚是带着一种深蓝色的黑,这种黑色笼罩着整片天空。深蓝色的天空不时掠过几丝浅蓝色的光束,将这里映照得透出几分虚幻奇妙之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自古以来,魔界中有一个最重要的地方,它的重要可与神界的珍宝六灵之珠相提并论,那便是魔塔。夜晚的魔塔显得更加神秘,远远望去,一种畏惧之感不禁油然而生。魔塔本身就具有强大的魔力,它的内部压着许多无恶不作的凶灵。%%?*-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令人畏惧的地方,在夜深人静的夜晚仍有一个五六岁的男孩在扫着魔塔周围的地。男孩面目清秀,棱角分明的脸庞即使在昏暗的光线下也可以看得一清二楚。他白皙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只是默默干着手中的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忽然之间,一股幽蓝色的光芒向男孩袭来。男孩表面不动声色,嘴角却微微弯起一个弧度。他的指尖一弹,一个黄色的光球飞来挡下了蓝色的光芒。%%?*-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意思,又被你发现了。”一个略带些失落的声音传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男孩淡淡一笑,头也不抬地说:“这次这个法术靠近我身旁的时候我才感觉到,已经比之前有很大进步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说的也是。”刚刚那个失落的声音忽然又恢复了生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紧接着,那个声音的主人带着些许不满,问:“这么晚了,你怎么又在做这些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男孩暂时放下了手中的工作,抬起头,看着身前与他同岁的黑发男孩说:“这没什么,我一会儿就干完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又是我妈妈让你做的,对不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男孩无所谓地笑了笑,回答:“没有关系,魔后让我做这些,也是为我好,这样说不定还有助于我练功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安冷耀,你怎么总帮她说话?你又不是魔界的侍从,这些本轮不到你做的。不行,我要去找她说一说这件事。”黑发男孩说着便要转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越冥!”安冷耀急忙拦住他,“已经很晚了,魔后大概早就休息了。我不想你总为我的事而和魔后发生争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从小就是一个孤儿,幸好后来被一个男人收养,成为了他的父亲。但在他很小的时候,他的父亲便被仇人杀害了。四岁的时候,年幼的他第一次走上战争,也因此在战火中结识了越冥。也就是在那次战争中,越冥的父亲也就是魔界的魔王越轩死去了,他这才得知越冥的身份,越冥虽是继承了魔王的位子,却是没有一点王者的架子,反而与自己成为了好朋友,破例将他带回魔宫,让他有了一个可以住的地方。他从心里感谢越冥,也愿意为这份珍贵的友情忍受一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越冥想了想,点点头:“好吧!我不去找她。唉,我真不明白她为什么总是这么为难你,不知道是不是和你家有仇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安冷耀轻轻一笑,反问:“这怎么可能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像你这么好的人,还会引起我母亲的不满。”越冥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安冷耀一边继续着手下的事,一边回答:“越冥,不要怪魔后,你们已经为我做得够多了,我感激你们还来不及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越冥有些气愤地开口:“喂,你怎么又这么说?我们难道不是朋友吗?”他最不愿听到的,就是安冷耀一遍遍对他道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了,好了,我不这么说就是了。”安冷耀急忙接道,“不过,我看你今晚的心情似乎不大好,让我猜猜看,是不是你今天练功的时候偷懒又被魔后发现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越冥调皮地一笑,拍了拍手:“真是厉害,又被你说中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说着,有些郁闷地坐在地上,轻叹一声,继续说:“我妈妈每次一见到我就只会斥责我,我感觉她从来就没有把我当作她的儿子看待,反倒是手中急需用的一件工具。只要我不顺着她的意思,她就会生气。”话至此处,越冥也不禁有了些许的失落和忧伤,他虽平日里总是一副顽皮不受拘束的样子,但是在他尚还年幼的心里却也暗暗渴望着一份温暖的母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的父亲去世得早,所以在他的脑海中,他对父亲的印象总是少之又少。唯一记得清楚的也是自己爸爸威严的样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安冷耀微微一怔,听着越冥口中带有抱怨的话语,他却有着几丝羡慕之情。从小他便受尽孤苦,他世上唯一的亲人也被仇人杀害。其实,他时常想着,如果他也有亲人,哪怕只是听着他们的斥责,自己也会甘之如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魔后对你严厉,也是为了你好。”安冷耀安慰越冥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越冥皱了皱眉头,看着眼前一直在扫地的安冷耀,说:“安冷耀,若我有一天可以真正掌控魔界的一切大权,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你应当拥有的权力地位。”他说这番话的时候,从他俊秀的脸上再看不到一丝玩味的神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安冷耀抬头注视着他,微微一笑,却未曾多言,而是说:“与其你在那里愣着,倒不如来帮帮我的忙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越冥笑着拍了拍自己的头,回答:“看我,刚刚只顾着生气,竟未曾帮你。”说着,他拿起一边的扫帚,与安冷耀一同清扫着地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时的安冷耀,或许永远也不会想到,终有一天,他会成为越冥最大的敌人。而越冥,也不会想到,眼前这个他最想在自己母亲面前保护的人,总有一天,会成为他不得不杀之的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是,如今提起,还言之过早。毕竟他们都还尚年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天才蒙蒙亮的时候,幽暗的魔界依旧处在一片静谧之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安冷耀费力地提着一大桶水,摇摇晃晃地向不远处的大殿中走去。昨晚魔后令他今天清晨的时候提一大桶水到魔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安冷耀毕竟只是一个孩童,提着一桶足有他一半重的水,走起路来不知有多费劲。但他又不能使用法术,因为魔界里早有规定,在魔后的地方周围,若无特殊指令,不可随意使用法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他终于走到殿堂的门口,刚要放下手中的水桶,一个身影飞快地从他身边闪过,撞了一下他的身子,导致这桶他费尽千辛万苦才提来的水倒在了地上,瞬间便全部洒光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哎呀,真是不好意思。”一个听起来根本没有丝毫歉意的声音传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安冷耀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默默地将桶扶起,想要再回去重新提一桶水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当他转身的时候,那个声音的主人却拦住了他的去路:“怎么,我和你说话难道你听不到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安冷耀低垂着目光,没有看眼前的人,只是低声说:“林楚莫,我想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说的。魔后还在休息,我不想与你吵。”%%?*-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楚莫拦着他的身子依旧没有移开,他的话语中带有几分轻蔑:“是不想,还是不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安冷耀仍未多言,只是他的双手紧紧握着手中的水桶,仿佛在克制着什么。而林楚莫,自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他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像安冷耀这样一个无家可归、逆来顺受、淡漠冰冷的人,竟可以与魔界的王者越冥成为好朋友。而他自己,论身份地位,不知比眼前这个人强出多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楚莫,确实在魔界有着不寻常的地位,这主要来源于他的父亲——林云叶。林云叶生前便与魔界上一任的王者越轩四处征战,一生经历了不少战役,所以在当时,越轩对这个一直以来都追随他的人信任有加。后来,在魔界与仙界的那次大战中,林云叶不幸逝世,只留下了年幼的儿子林楚莫和体弱多病的妻子柳梦柔。但在得知自己的丈夫逝世时的消息后,柳梦柔悲痛欲绝,没过多久便也去世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音千落顾念着林云叶生前为魔界所做的种种,也可怜林楚莫年纪小小就失去了父母,于是将他带回魔宫,给他最好的东西,希望可以弥补一些他失去父母的痛苦。相比起安冷耀,他的确是好太多了。但也因此,养成了他飞扬跋扈的性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安冷耀,我告诉你,我最看不惯你这副逆来顺受的样子。难道,你就是凭借着这副样子来博得魔王的同情吗?”林楚莫笑着看着脸色变得苍白的安冷耀,心里更为得意。“你若是有自知之明,便不该留在这里,继续骗取魔王的信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没有欺骗过任何人的信任!”安冷耀冰冷的声音响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