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织梦为网:帝姬别动情

正文36、莫名归来

[更新时间] 2018-01-13 19:17:50 [字数] 3397

36、莫名归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无忧吩咐薛夫人开窗通风。再打一盆冷水来,冲薛老板从头淋下,多淋几次,过一个时辰,他便会醒来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说罢,便转身向外走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芳华却一闪身,挡在无忧身前:“韩神医,我主子之前吩咐过我,请您来给他治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等无忧说话,无忧身后的两名护卫上前,厉喝道:“放肆。”说着就准备动上手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慢着,先别动手,咱们是文明人,芳华,我再问你一句,你主子可绑了我家公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没有,主子让人守在码头上,让见到神医你,就好言相请。并没有动沈公子的意思。我家主子说过,沈公子来头不小,并不敢相欺。之前被沈家抓走的家丁,是卷入打斗之中的,是一场误会。”芳华一字一顿的说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无忧一直注视着她的眼睛,知道她说的是实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何况以薛老板的为人,也的确是欺软怕硬之徒,那天他看到沈徵出示的玉佩,吓得脸色大变,也不像是假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并不擅长痈伤科,你家主子的伤,另请高明吧。”无忧冲芳华一昂下巴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如果,我们派人协助你们找出沈公子呢?”芳华冷冰冰的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用了,神医说治不了,那就是治不了。”小侯爷在旁边说道:“如果真的是你们下的手,那么,不甘楼,从明天起就不用再营业了,京城里贵妃娘娘那里,由我担着。在这登州城里,还轮不到你们薛家充老大。我们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侯爷一挥手,直接往前走去。贵妃娘娘一个旁支的表叔,也敢跟定北侯叫板,笑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次,没有任何人来阻止他们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别急,无忧,就是派人把这登州城翻过来,我也会帮你找出沈公子的。”小侯爷走在无忧的身边,安慰她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无忧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还是毫无头绪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申时,紫藤阁,紫藤阁有什么讲究吗?是不是也像你们饕餮楼一样,需要预订,我们能不能从预订的客人中间······”无忧越说越兴奋,眼睛亮亮的看向小侯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紫藤阁是间名不见经传的小茶楼,你别看他名字起得挺文雅,其实就是三教九流汇聚之地,那里嘈杂不堪,连间象样的包间都没有,大家都聚在一楼听听说书,听听小曲什么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哦,这绑匪可真是心思精巧,什么都设计到了。故意让赵大哥抓一个薛家的人,故意传话让我去见面,都是让人去怀疑薛家。可薛家这边又让我们查不出任何线索,可他这么做是为什么呢,绑架者,总要开出什么条件来,让我们去赎人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只有等到申时,才知道了,要不,我提前去把紫藤阁围起来吧,让人死死盯着,让他拿了钱,也走不出这登州城!”小侯爷狠狠的说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也只有这样了。”无忧忧心忡忡的点了点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侯爷,码头上失火了,烧了几艘船。”袁斯年的一个小厮,气喘吁吁的来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什么?沈氏商船如何了?”无忧着急的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沈氏商船于今日午时离开码头,大火于午时一刻烧起的,没有波及沈氏商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无忧轻吁了一口气:“好险,这大火应该就是冲着沈氏来的。要不然,这一切不会这样巧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袁斯年若有所思的说:“登州什么时候有如此厉害的一股势力了。究竟为了什么?钱?能有如手段的人,会缺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侯爷,老夫人让您和韩小姐尽快加府。”又一小厮奔过来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无忧和小侯爷面面相觑,又发生什么事了吗?难道老夫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家都着急起来,顾不得跟薛家告辞,就此匆匆的从薛府往定北侯府赶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母亲,您怎么样了······”袁斯年急切的冲到老夫人的院子里,远远就叫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年儿,莫着急,母亲好着呢,你们看,这是谁!”老夫人慈祥泰然的声音响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哥哥。”无忧看到老夫人身后闪出形容有些狼狈的沈徵,惊喜得简直不可置信。=+&#=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无忧,哥哥没事。”沈徵看到无忧也轻轻松了一口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无忧欢呼着奔向沈徵,扑到了沈徵的怀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摄魂香······”无忧从沈徵的身上闻到了那种奇异的香气,悚然而惊,脱口惊呼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什么?”无忧有些狐疑的问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都进来再说吧,无忧,快过来。你也忙了一天了,来伯母这儿歇歇。”老夫人声音平和,不急不缓的说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沈徵自然的牵着无忧的手,转身回到老夫人用来招待贵客的厅堂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袁斯年看着他们相牵的手,莫名的觉得刺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沈徵给大家讲了他那天上码头以后的经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沈徵跟赵长亭一到码头上,薛府的管事和小厮就迎了过来。纠缠着想请沈徵和无忧去薛府“做客”。沈徵当然是客气的拒绝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时候,码头上突然有人喊“抓贼啊······”本来就拥挤的人群,顿时沸腾起来。沈徵和赵长亭便被冲开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时候有人轻轻的拍了拍沈徵的肩膀,沈徵回头一看,“无忧”笑意盈盈的站在他面前,还是穿着那天的粉红孺裙,美丽得像个小仙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哥哥,我等你好久了哦。”“无忧”娇娇俏俏的说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沈徵在回头的那一刹那便闻到肩膀上一奇异的香气,让沈徵有些恍惚,他定了定神才看清“无忧”的模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无忧”,你不是跟老夫人和小侯爷去观星塔了吗?”沈徵晃了晃有些发晕的头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哎呀,哥哥,这里太挤了,咱们去吃好吃的呀。我又发现了一个酒楼,那里面的美酒呀,真是太棒了,哥哥你肯定没尝过。”“无忧”说着,上前亲热的挽着沈徵快活的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咱们等等赵侍卫······”沈徵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哎呀,他人高腿长,一会儿就会追上咱们的,走呀······”“无忧”唧唧咯咯的笑着,拉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无忧,你今天用了什么香了吗,我怎么觉得有些不对劲儿。”沈徵被动的跟着“无忧”往前走着,嘴里有些含呼的说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没有呀,可能是这里人太多了,你闻到的是别人身上的头油味儿吧。”“无忧”说着,拿起手帕在沈徵眼前挥动了两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哦······”沈徵晃了晃脑袋,仿佛就真的没有闻到什么味道了。同时也把赵长亭给忘到脑后了,满心满眼都是眼前的“无忧”。对周遭的一切都不闻不问,赵长亭在身后的大声呼喊,他是一点都听不见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接下来,沈徵就真的跟着“无忧”走进了一家酒楼,喝上了美酒。=+&#=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沈徵一边喝着酒,一边又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坐在对面的“无忧”,仿佛突然长大了,说话、动作都成熟老练起来。自己也有些不对劲儿,平时自己的自制能力,非常强的,不像今天,怎么就觉得这里的美酒,好喝得让人恨不能一醉方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哥哥,我发现了咱们船上,有一些很了不起的武器,是不是啊······”“无忧”见沈徵喝得醉眼朦胧,突然凑上来神秘兮兮的紧盯着沈徵的眼睛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沈徵这时也有些警惕了,他勉强控制着自己,用无忧曾经教给自己对抗催眠的方法,先是摸了摸大腿内侧的一把小刀,一然后抽出小刀来,在自己的大腿上狠戳了下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剧烈的疼痛,让沈徵一下子清醒过来,眼前坐着的根本不是无忧,是一个打扮得跟无忧一模一样的陌生女子。不!有些眼熟,应该在哪儿见过,好像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不是无忧,你是四······”沈徵边说,边抽出带着血的小刀冲那女子挥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女子猝不及防之下,脖子被划了一刀,她惊叫着倒了下去,倒下去的一瞬间,从手指甲里弹出一些香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沈徵闻到香粉的一刹那便昏了过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直到今日午时,沈徵才在城外的一个小破庙里醒过来。头疼欲裂,连思维都有短暂的空白。他在小破庙里坐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所有的事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回到城里后,又听说了码头失火的事儿,就肯定了这一切都是针对他船上的那样“货物”而来的,他耽心无忧的安危,就直接到了定北侯府,当知道无忧和小侯爷为了自己去找薛府的麻烦的时候,心里又是着急,又是感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无忧听了沈徵的讲述,再次叹息道:“好厉害的摄魂香!”=+&#=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家都不解的看着她。等着她解释何为摄魂香。=+&#=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无忧道:“我起先也只是在古籍上见过有关摄魂香的介绍。据传,高等的摄魂香能营造香境,也就是幻境。能让心志薄弱者,终生都活在这个香境里,永不得解脱。次等的,就如同薛老板中的那样,激发出人心里或愧疚、或恐惧、或悲伤,等等负面的情绪。只要中此香者,能熬过六个时辰,自然也就解了。我跟我的老师,曾经按照古方试制过,也仔细研究过其中的原理。我们认为,这种摄魂香已经不能称之为香了,它可以称之为毒,而且是并没有什么特别有效的解药的毒。这种香有一个奇特的地方,就是只要中过一次的,就终生免疫,下次再使用,就没有任何效果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无忧给沈徵把了把脉,说:“哥哥,你随后的几天,可能都会出现轻微幻觉,会头疼,我给你开清心解毒的汤药,缓缓的排出余毒。”=+&#=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沈徵对自己的身体状况倒是不太担心,这次对自己下手之人,设下重重圈套。为了拖延时间,不惜拉薛家下水。在自己这里没有打听出什么来,就在码头上放火,准备趁乱硬抢,辛亏无忧的安排,让他们又一次失利。=+&#=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至于自己几乎是安然无恙的归来,是不是与自己唯一遗失的那块四皇子府的玉佩相关呢,沈徵隐约记得,给自己使用摄魂香的女子,仿佛是四皇子身边的人,会不会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么他们下一次,又会放出什么大招来呢,这“货物”绝对不能落入他人之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作者有话说:

好看就收藏!不好看就吐槽!
[+展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