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胭脂涴

第一卷 出京第一章 出猎

[更新时间] 2017-12-08 19:32:18 [字数] 3101

宣和元年,六月,太常寺少卿李纲,因上疏请求警惕"盗贼"与"外患",宰执斥以"所论不当",被谪。--**|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汴梁街市繁华依旧,清晨伊始大街小巷的商贩就忙活起来,新出炉的包子,热腾腾的稀粥,新贩的皮子,姑娘的胭脂水粉和发钗,孩子的小风筝和拨浪鼓……西街素来热闹。日头渐升,已经有些热了。两个少年从西街口牵马缓缓徐行,一个青衣年纪稍小,一个白衣稍长几岁,穿过花花绿绿的商贩,走到一处白墙粉壁宅院。一个少年上前叩门,对来开门的小厮道:“速去禀报你家主人,我家王爷亲来拜访。”从怀里掏出一张名帖,递了过去。那小厮不敢接帖,诺诺答道:“王爷恕罪!不巧得很,我家主人去城外的山中打猎去了。”站在后面的少年道:“无妨,我自去寻他。”说完上马向城门方向行去。叩门的少年也打马追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转眼赶到山脚的茶寮,几间茅屋几张旧木桌,一支细长木枝上挂着旗招,两三个猎人模样打扮的村夫正在喝茶,身旁放着长刀、弓箭,有的桌上放着猎物,有几个却是没什么收获。少年嘀咕道:“王爷,看来这山上没什么可猎的,看那些人手里不过是些野鸡,连只野兔也没有。”王爷低声道:“别乱说话。记着,不许叫我王爷,叫……师兄!肃师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白衣王爷叮嘱完,翻身下马,喊道:“来壶茶。”--**|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小二应声答道“哎,来了。”恭敬的给两位斟好茶,把茶壶留在桌上,笑道“二位,慢用。”--**|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白衣少年拉住小二的衣袖问道:“哎,小二,这一向除了这里还有哪里好打猎?”--**|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小二笑答:“客官是来打猎的?这可是问错人了。小人只管泡茶卖茶,来这里的客人有的猎的多有的猎的少,两手空空毫无收获的也有,这可没法说哪里好猎啊。”随手一指,“那边几位都是猎户,不如问问他们。”说罢作揖退下自去忙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一隔着张桌子的猎户斜眼看过来,端起粗瓷大碗一饮而尽,拾起长刀和猎物走到两人跟前,白衣少年忙起身示意请坐。他将猎物扔在脚边,道:“喏,二位,这山鸡是我在山中寻了两个时辰猎得的。唉……哪里还有好猎的山呢?再看看别人,有的连只山鸡都没猎到。”垂头丧气的踢了踢凳子,“看二位的衣着,不似来打猎的;若是游山玩水出来耍耍,倒尚可一观,啊哈哈……”--**|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白衣少年对他拱手道:“大哥好眼力,我有位朋友进山打猎,此刻正要去寻他。”--**|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猎户摸摸下巴的胡龇, 豪气大笑:“果然如此,哈哈。”他嘱咐了几句山间路滑,小心陷阱、溪涧之类的话,喝了两碗茶回家去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两个少年付了茶钱,上马进山。--**|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叶兄极少打猎,他纯善心慈,不知何故竟想起上山打猎了。”白衣少年对青衣少年说出疑惑。--**|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青衣少年跟在身后,不紧不慢道:“王爷……嗯,师兄……该不会不知道前几日的事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白衣少年说道:“叶兄心志高远,总是我不及他。”青衣少年打断他:“王爷……师兄不该妄自菲薄,叶大人和您相交多年,自是志气相投才如此厚密,只是朝堂事务叶大人……哎呀王爷!王爷!”--**|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青衣少年跃下马扑到近前,只见王爷跌落到荆棘丛,衣袖拉开好几道口子,脸和手臂上一道道血印渗出,他一只手抓住荆棘条,一只手无力的垂着,就这么吊在半空里,离地还有七八丈,“所幸,还没掉下去,不过我的胳膊……越清,看看我的马伤着没有。”--**|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越清这才看清楚,原来这本是一个陷阱,偏巧不知谁挖走一块大石,被挖开的半边陷阱长了密密麻麻的荆棘,当真是难以察觉。此刻那匹马除了几处刮伤,卧在地上腿脚不便,倒是没有其他事情。越清对他报告:“王爷,马没事,倒是您……胳膊好像是脱臼了,这可怎么下来啊。”他左走走右看看,献上一计,“王爷,我编个草绳给你,你抓紧我把你拉上来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王爷瞟了他一眼,道:“好计。”越清于是起身去割草编草绳,王爷恢复了点精神,觉得不能光等待,翻身往上爬,谁知处处荆棘,不仅扎手还划破了衣服,他颓然的停下手,那只抓着荆棘的手越来越痛。--**|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他抓着荆棘条运气一跃,脚蹬上荆棘丛,借力纵身一跃……啪!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越清听见叫喊,飞奔过来一看,王爷四仰八叉摔到坡底!这下好了,草绳不用编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待越清奔到王爷跟前,伸手扶他起来,王爷一面叫疼一面想办法,对越清道:“越清,我看是不行啊。”环顾身边,“你看看这里,全是石头,可摔死我了,我的胳膊也不能动。唉……越清,不如你去找人吧。”越清站起身,环顾四周,“这四下里连个人都没见着,我可不放心把王爷扔下,我背着您。”--**|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越清把王爷架在身上,背到马旁,去拉王爷的马,刚拉起来就跪了下去。王爷道:“不成了,估计是摔坏了腿,去牵你的马。”他牵来自己的马,回头见王爷晕倒在地,着急起来,大喊着救命。--**|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山里惊起几只大鸟,扑棱棱的飞远了,越清喊了许久不见人来,将王爷拖到他的马旁,倚在马身上,自己去寻些水。山中也辨不清方向,他在路过的树上做了记号,一路且走且寻,也不知道走到了哪里,远远听到一阵窸窣。他听声辨位,慢慢摸到近前,竟是一只灰色野兔。摸起一块石头,咻——一支箭射中了它。--**|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越清站直身子,见远远骑马而来的正是叶大人!石头一扔,叫喊着“叶大人”飞奔过去。叶大人跃下马迎上他:“越清,怎么你也来打猎?”“哪里是来打猎的,是来寻大人您的。快别说那么多了,救我家王爷要紧。”叶大人和越清同骑一乘,路上对叶大人详细述说了发生之事。两人寻着路标往回走。--**|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看见自己的马,越清欣喜起来,“大人快看,就是那里。”叶大人打马驱前,两人呆住了。一位白衣女子正在给王爷喂水,见他两人近前吓得站起身来。王爷已然醒了,胳膊已被接好,身上盖着杏子红的斗篷,着实喜气。他看见叶北循,轻笑道:“叶兄,你来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越清扶起王爷,眼睛一直盯着那女子,“不知这位姑娘是?”王爷道:“多亏了这位姑娘。”女子淡淡一笑,对王爷说:“公子的友人既然来了,奴家也该走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王爷伸手道:“等一等!不知姑娘芳名,改日必登门道谢。”女子收拾好水囊,对王爷道:“举手之劳,何足挂齿。只是有一言相劝:此山前些年打猎者众多,陷阱林立,山道已然崩坏,不知为何近日有人挖山掘地,不知找些什么,公子为自身安危计还是少来为妙。”三人听完忙点点头,叶大人问道:“姑娘这是去哪里?方便的话可以同行,姑娘一人我等也着实不放心。”说罢看向王爷,王爷急忙点头称是。--**|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女子向叶北循福了一福,道:“奴家有事未办完,还需逗留一二。请各位公子自便吧。”王爷疾走两步,“可是姑娘,衣服……”话说出口,突然懊悔,本意是要以还衣服为由问清她的住处,万一她即刻要了回去,又没有理由阻拦,毕竟朋友都在,总会有件外衫披一披。--**|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她已然上马,坐在马上看着王爷皱着眉头的样子,噗嗤一笑,“公子的朋友都在,断不能再穿这斗篷了。”伸出手去,“拿来吧。”越清和叶北循忍着笑,默默别开脸。王爷突然抱着胳膊叫起来:“哎呦哎呦好疼……越清我有点头晕,你快扶着我。”女子嘻嘻一笑,骑着马往山上走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叶北循见女子离去,对王爷说道:“好了,王爷,已经走远了,咱们也该走了。”说着揪起斗篷一角,“啧啧,堂堂一个王爷穿着这个招摇过市确实不妥,我把外衫脱给你吧。”王爷脱下杏子红斗篷,折好放在越清马背上,披上叶北循的外衫,两个人先行回城。越清牵着王爷的马在后面慢慢下山。--**|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先去我那里,敷一敷伤口,看看有无大碍,你这一下要十天半月没法上朝了。”叶北循在茶寮对王爷道。王爷默默饮完一碗茶,未作声。叶北循见状揶揄道:“怎么?还记挂着那个姑娘啊?”王爷拿着茶碗作势要泼,“毕竟是人家救了我,当然也该道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嗯,谢已经道过了,你道过了,我也替你道过了。”叶北循见他不语,伸手抚了抚那件斗篷,“你还霸占着人家的衣服没还,还不够啊?”王爷立刻抢过那件折好的斗篷,爱惜的放在凳子上。叶北循要摸一摸,他不肯,扭来扭去突然神色异常。叶北循问道:“怎么了?伤口疼了?”王爷面无表情,伸出手去,对叶北循说:“她的衣服里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叶北循就手一瞧,是一个杏子红的铜钱璎珞,坠着细细的流苏。--**|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