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浊世权凰

第一卷之榆枫蓝第67章 榆枫蓝(15)

[更新时间] 2018-01-13 09:00:01 [字数] 3426

“好吧,这也天黑了。本王看你们也算是忠诚。你们要知道,今天所有的一切,都是拜你们的废君主所赐,如果他不叛乱,你们也就不会沦为贱奴,更不用去死亡列岛守岛了。”***&=首发www.zongheng.com+#=#^

时辰已天黑。雪蓝城最艰难的一天走到傍晚。从南和渊到北和渊,从西边的不庭山到东南的艾尔达盐湖,榆枫族和格枝族土地上,到处是刀兵剑影,战马纵横。***&=首发www.zongheng.com+#=#^

到任仅一天的新榆枫王、大徽王朝十八世帝皇长子澹台睿德,以雷厉风行、轻佻急进的姿态,打破雪蓝城的平静,挑起西境战事的导火线。***&=首发www.zongheng.com+#=#^

只是,这个时候,所有的人都没有意识到澹台睿德将榆枫族和格枝族所有的男子抓捕、并在他们面前公开凌辱他们的废君主的后果。***&=首发www.zongheng.com+#=#^

作为澹台睿德的麾下大将、智囊谋士的烈山云贵,却对澹台睿德唯唯诺诺,毕恭毕敬。***&=首发www.zongheng.com+#=#^

血盐池边灯火明亮,冲天的火光中,咆哮雄狮旗半阴半明地招展。***&=首发www.zongheng.com+#=#^

澹台睿德决心在一天之内摧毁雪蓝城人心中的所有神明,包括这些贱奴潜意识里对他们废君主的尊崇,建立自己至高无上的皇权权威。***&=首发www.zongheng.com+#=#^

火光中,血盐池里人头攒动,不停地有人摔倒在水里,池边一片号啕。***&=首发www.zongheng.com+#=#^

澹台睿德用卡丹兰大草原上最好的海牛皮制成的马鞭剔掉靴子上的污泥,抬头看着血盐池里无人认领的孤儿,以及那些胆颤心惊的贱奴。问:“还有谁想上来的吗?”***&=首发www.zongheng.com+#=#^

这些孤儿中,有一直表现突出,一直想要回跳蚤窝的阿睿。***&=首发www.zongheng.com+#=#^

阿睿从血盐池里爬上来,带着一身污水,扑通跪在澹台睿德面前,还没开口说话,另一个衣衫褴褛、门牙漆黑的贱奴敏捷地爬上池边,冲在他前面,跪伏在澹台睿德面前:***&=首发www.zongheng.com+#=#^

“将军,大人,殿下,我的孩子才七岁,他还小,还不能去守岛,将军开恩啦!”***&=首发www.zongheng.com+#=#^

澹台睿德蹲下,盯着那黑门牙:“你的孩子在哪里?”***&=首发www.zongheng.com+#=#^

黑门牙男子胆怯地指指血盐池里趴在边沿上的一个瘦个男孩,那男孩实在太过瘦小,身高不足七尺五寸(备注①),估计是浸泡在血盐池里太久,小身板不停地颤抖。***&=首发www.zongheng.com+#=#^

澹台睿德朝那瘦个男孩点点头,“上来吧你。”***&=首发www.zongheng.com+#=#^

瘦男孩瑟瑟发抖,努力地想从池里爬上边沿,但由于池边都被污水浸渍,他个头小手又没抓稳,爬到一半便扑通摔下血盐池里。***&=首发www.zongheng.com+#=#^

池边的众多天威军发出哄笑。***&=首发www.zongheng.com+#=#^

黑门牙男子小心翼翼地膝行至血盐池边,看着澹台睿德的脸色,胆颤心惊地伸手去拉儿子。瘦男孩从池水里再度爬起来,搭在他爹的手心里,被拉出血盐池。***&=首发www.zongheng.com+#=#^

瘦男孩懂事地跪他爹旁边,身上污水嘀哒。***&=首发www.zongheng.com+#=#^

“你们所有的灾难都是那两人给。去吧,吐他一口唾沫,回家吧你!”澹台睿德微笑着对瘦男孩说。***&=首发www.zongheng.com+#=#^

瘦男孩瞧瞧他爹的脸色。***&=首发www.zongheng.com+#=#^

他爹还跪伏在池边渍湿的硬地上,蓬乱而肮脏的头在傍晚忽闪忽闪的火光中颤抖。***&=首发www.zongheng.com+#=#^

瘦男孩走路有些踉跄,脸无血色,慢慢地向榆枫广走去。***&=首发www.zongheng.com+#=#^

榆枫宏张大嘴巴。***&=首发www.zongheng.com+#=#^

所有的人都看着瘦男孩的脚一步一步地挨近榆枫广。***&=首发www.zongheng.com+#=#^

榆枫广的眼睛漠然地眺望着阴暗的前方,尽管前方除了天威军林立的长枪头以外什么也没有。他的妻子,活死人格枝奕绿被倚在旁边的白石柱上,眼神虚无,面无表情。***&=首发www.zongheng.com+#=#^

瘦男孩走到榆枫广面前,喉咙一阵异响。***&=首发www.zongheng.com+#=#^

或许,他并不知道榆枫广是谁,但显然,他的黑门牙爹知道。***&=首发www.zongheng.com+#=#^

正在这时,他那穿得破烂不堪的黑门牙爹爬起来,挡在儿子面前,流着泪说:“儿子,你不能唾他,他是我们的君主,就算他已被废,你也不能唾他呀!”***&=首发www.zongheng.com+#=#^

瘦男孩将唾沫吐在旁边湿渍的硬地上。***&=首发www.zongheng.com+#=#^

澹台睿德走到榆枫广面前,看着他,用执鞭之手指指格枝奕绿倚着的粗壮白石柱,语气里是极尽的轻佻和嘲讽:***&=首发www.zongheng.com+#=#^

“听说,格枝族最崇敬白石神。这石柱是你为你的爱妻在大婚前所立的神柱是吧?现在,我倒要看看你所尊崇的神,你榆枫族和格枝族的众神能不能救你,能不能救你心爱的妻子。”***&=首发www.zongheng.com+#=#^

榆枫广平静地说:“伟大的诸神无处不在,天神关注着一切生灵。山神,石神,河神,灶神,我们心中的神灵护佑着我们。如果今天我不得诸神庇佑,那是我不够挚诚。”***&=首发www.zongheng.com+#=#^

澹台睿德冷笑一声,转身对黑门牙男子说:***&=首发www.zongheng.com+#=#^

“你可以带回你的儿子,但是,你和你的儿子不但要朝这个叛乱者吐唾沫,还得朝他的妻子吐唾沫。难道不是正因为他们的恶行,你们才沦为贱奴的吗?”***&=首发www.zongheng.com+#=#^

黑门牙男子摇头:“大人,将军,殿下,你要我做什么都行。但是我不能朝他唾沫。他是我的君主,我不能这样啊!否则,天神会惩罚我的后世万代啊!”***&=首发www.zongheng.com+#=#^

澹台睿德环顾四周,哈哈大笑,“谁是你们的天神?不是那些没用的白石头,不是那些黑漆漆的山或者不能说话的树!是我,是我大徽王朝的澹台睿德殿下。现在,我命令你和叛乱者划清界线。”***&=首发www.zongheng.com+#=#^

两个天威军士兵走上前,拉起瘦男孩,重新丢进血盐池里。***&=首发www.zongheng.com+#=#^

瘦男孩在血盐池污水里沉浮,重新钻出水面的他额头上鲜血直流。***&=首发www.zongheng.com+#=#^

瘦男孩凄惨地哭喊道:“爹,爹,救救我,救救我呀!”***&=首发www.zongheng.com+#=#^

黑门牙男子重新膝行趴在血盐池边,涕泪纵横,伸手握着被盐水浸泡着的瘦男孩的小手:“儿子,爹做不到啊!爹在这里陪着你,在这里陪着你!”***&=首发www.zongheng.com+#=#^

瘦男孩额头上的血迷糊了他的双眼,他一双小手紧紧抓着他爹的手,全身冷颤:“爹,我听你的,我没有吐君主的唾沫,我记得你说过我们的君主有一天会来救我们的是不是?!”***&=首发www.zongheng.com+#=#^

黑门牙男子流着泪笑:“是的,他总有一天会来救我们的,我们会是自由民,不再是贱民。我们要坚持到那一天。”***&=首发www.zongheng.com+#=#^

“我会坚持——爹,我坚持——”瘦男孩的声音渐渐低下去,慢慢地再无声息,身子软软地趴在血盐池边,头垂在他爹的手心里。***&=首发www.zongheng.com+#=#^

“儿子!”黑门牙男子惨叫道,跳进血盐池,抱着儿子冰冷的小身子。血水和污水在这一对父子身边浸染。***&=首发www.zongheng.com+#=#^

跳蚤窝的小偷王阿睿立马明白了游戏规则,大声说:“殿下大人,我愿意为你效劳,我愿意去死亡列岛,只要你放我回去找到我兄弟,我愿意带着我兄弟一起去守岛,真的,我带兄弟来。”***&=首发www.zongheng.com+#=#^

澹台睿德对他很感兴趣地说:“好呀,你认为现在该怎么做我才会放你回去找你兄弟?”***&=首发www.zongheng.com+#=#^

阿睿站起身朝榆枫广走去。***&=首发www.zongheng.com+#=#^

榆枫宏也腾地站起来朝阿睿大吼:“跳蚤窝的阿睿,你不能吐唾沫。你不能!”***&=首发www.zongheng.com+#=#^

茶四街的盐泥婆婆死死地拉住榆枫宏的胳膊。***&=首发www.zongheng.com+#=#^

跳蚤窝的阿睿回头尴尬地笑:“可是我要回去找我弟呀?”***&=首发www.zongheng.com+#=#^

澹台睿德问:“跳蚤窝的——你叫什么名字?”***&=首发www.zongheng.com+#=#^

阿睿笑:“我叫阿睿,或者小偷,随你怎么叫都行。”***&=首发www.zongheng.com+#=#^

澹台睿德认为这个跳蚤窝的小偷叫阿瑞,或之类的同音字,反正他也不会在乎一个贱奴和小偷叫什么名字的。***&=首发www.zongheng.com+#=#^

“世上最聪明的人就是既是小偷又是贱奴的动物。”澹台睿德同意似地点点头。***&=首发www.zongheng.com+#=#^

阿睿走到榆枫广面前,朝他笑笑,啪地一声,一口浓痰吐在他身上。***&=首发www.zongheng.com+#=#^

所有的人都静悄悄的,血盐池里那些哭闹的贱民和孩童也突然寂静无声。***&=首发www.zongheng.com+#=#^

榆枫广一动不动。***&=首发www.zongheng.com+#=#^

阿睿耸耸肩膀,解释着说:“我本来就不是贱奴,都因为你叛国,我才变成贱奴的。”***&=首发www.zongheng.com+#=#^

榆枫宏挣脱茶四街的盐泥婆婆肮脏的一黑一蓝的手,朝阿睿冲去拉住他:“你不能吐!你不能吐他!!他是你的君主!”***&=首发www.zongheng.com+#=#^

两名天威军士兵的长枪将榆枫宏格开,茶四街的盐泥婆婆重新冲上来抓住榆枫宏,急切地骂道:“坏小子,你是又发病了,你肯定是烧坏脑子了。你这个坏小子!总是不听我的话!”***&=首发www.zongheng.com+#=#^

榆枫宏喘着粗气,恨恨地盯着阿睿。***&=首发www.zongheng.com+#=#^

澹台睿德如看戏一样地满脸微笑,看着阿睿,朝他扭扭头。***&=首发www.zongheng.com+#=#^

阿睿看着格枝奕绿为难地说:“不是吧,她就一个活死人啊,还是女人呢!”***&=首发www.zongheng.com+#=#^

澹台睿德干脆地说:“是啊,死亡列岛那里也有女海盗,你能不杀吗?”***&=首发www.zongheng.com+#=#^

阿睿长出一口气,转身朝格枝奕绿吐唾沫。***&=首发www.zongheng.com+#=#^

说时迟那时快,当阿睿的唾沫吐出口时,榆枫广已一步移身到格枝奕绿前面,阿睿的浓痰吐在榆枫广脸上。***&=首发www.zongheng.com+#=#^

那痰水,停滞在榆枫广脸上,然后缓慢地涎下。***&=首发www.zongheng.com+#=#^

榆枫宏绝望地惨叫一声,挣脱茶四街的盐泥婆婆,挡在格枝奕绿面前:“我娘她从来没有说过一句话,从来没有伤害过你,不准你吐她,不准你再吐他!”***&=首发www.zongheng.com+#=#^

阿睿呆了呆,转身想朝外走,澹台睿德马鞭一甩,趁他不注意,将他卷进血盐池里。***&=首发www.zongheng.com+#=#^

“喂,你同意放我走的。你不能这样不讲信用啊!”阿睿大叫道。***&=首发www.zongheng.com+#=#^

澹台睿德转身又给他一马鞭:“你个贱奴,有和本殿下说话的资格吗?”***&=首发www.zongheng.com+#=#^

血盐池中惊叫声声,阿睿跳开,躲避澹台睿德的鞭子,回头恨恨地盯着他,嘀咕道:“你不讲信用!”***&=首发www.zongheng.com+#=#^

澹台睿德朝池边的人群中喊道:“你们还有谁要找自己的孩子?或者明天早晨来收尸体吧。”***&=首发www.zongheng.com+#=#^

人群中涌出众多疯狂的父母,争先恐后地跳进血盐池去捞自己的孩子。***&=首发www.zongheng.com+#=#^

一对十来岁的姐弟俩被捞上来,长久的盐水浸泡,使得他们皮肤发皱,双腿哆嗦,他们被猥琐而深怀恐惧的父母带到榆枫广面前。***&=首发www.zongheng.com+#=#^

“对不起——君主!”来自跳蚤窝的猥琐夫妻闭闭眼,朝榆枫广吐一口唾沫。***&=首发www.zongheng.com+#=#^

姐弟俩走到榆枫广面前,吸吸鼻子,相继吐出唾沫。***&=首发www.zongheng.com+#=#^

榆枫宏伸出胳膊,挡在爹面前接住了这对姐弟的唾沫。***&=首发www.zongheng.com+#=#^

姐弟俩又走到格枝奕绿面前,吸吸鼻子,再次吐出唾沫。***&=首发www.zongheng.com+#=#^

榆枫宏纵地腾起,如同利箭嗖地射往格枝奕绿面前,替娘亲挡住唾沫,再稳稳落地。***&=首发www.zongheng.com+#=#^

带着难闻臭味的唾沫吐在他前胸衣襟上。***&=首发www.zongheng.com+#=#^

(备注①:戎洲度量为:布指知寸,布手知尺,一掌为五寸,二掌为一尺,一尺合今16.95厘米。身高七尺五寸,约合今127厘米。)***&=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