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农门娇宠:夫君,你欠揍

正文第二百六十六章 要挟

[更新时间] 2018-05-17 12:47:24 [字数] 2024

顾弦歌疑惑的看着桌上的点心,那是裴栖迟差人送来的,怀袖会意拿出银针挨个刺了刺,银针没有变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姐,这点心无毒。”怀袖看着银针,面带疑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顾弦歌也十分诧异,拿起一块糕点闻了闻,突然涌起一股食欲,“这是酸枣糕,正合我的胃口,看来她是用了点心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怀袖迟疑的看向那碟糕点,“小姐,不然还是把它扔了吧,保不准里面有银针测不到的毒。”%$$*?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顾弦歌想了想,摇了摇头,“她既然敢大张旗鼓的派人送来,还毫不避讳的说是自己做的,就不可能会下毒,否则出了事第一个找的就是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怀袖点点头,还是无法放松下来,她叫人拿来一只兔子,喂了一块糕点观察了一会儿,兔子活蹦乱跳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顾弦歌这才放心下来,咬了一口酸枣糕,入口即化,酸味恰到好处,“我就猜到她不敢下毒的,不过防人之心不可无,还是得好好检查一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怀袖应了一声,给顾弦歌递上一杯温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接连几天,裴栖迟都差人给顾弦歌送糕点,怀袖一一试过以后,确认无毒,顾弦喝彻底放下心来,她也喜欢上裴栖迟做的点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姐,佩儿来送点心时表情愁苦,我好奇问了一下,才知道贵妃娘娘感染了风寒,卧床不起。”怀袖提着点心盒子,一边摆出来,一边对躺着的顾弦歌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顾弦歌探起身子,有些诧异,“很严重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个奴婢不知。”怀袖过来扶起顾弦歌,顾弦歌拿起一块点心咬着,还是一样的味道,入口即化,绵软不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顾弦歌想了想,“待会儿我们就去看看裴栖迟吧,否则也浪费了她这段时间来的心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怀袖一惊,连忙阻止,“这可万万不能啊,小姐你这怀着双身子若是被传染了风寒,可怎么办?”%$$*?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顾弦歌吃完点心,拍了拍手,“呵呵,你多虑了,以我的体质不会轻易染病的,放心,备一些礼品,我们走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此时佩儿倒了一杯热水递给裴栖迟,让她润了润嗓子,但裴栖迟依旧止不住的咳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娘娘,你这样咳下去也不是办法啊,不然奴婢去请太医来吧。”佩儿担心的看着面色惨白的裴栖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裴栖迟咬着牙,一脸倔强,“不必了,只不过是小小的伤寒罢了,熬过这阵子就好了,咳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娘娘你这是…何苦。”佩儿赶紧帮裴栖迟轻拍脊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顾弦歌一进来就听见了沉闷的咳嗽声,她顿了顿脚步,打量了裴栖迟一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裴栖迟注意到了顾弦歌的身影,虚弱的笑了笑,“你怎么来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佩儿赶紧向顾弦歌施了一礼,给她倒了一杯热茶,顾弦歌婉拒了茶水,走到裴栖迟的身边握住她的手,认真感受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怀袖悄悄的对佩儿解释道,“怀孕的人不能喝茶,一杯热水就行了。”佩儿明白的点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裴栖迟疑惑的看着顾弦歌的动作,没有出声,顾弦歌感受了脉象一阵子,转头吩咐佩儿,“邪风入体导致体虚多汗,我给你开一副药,分两次煎服,几天后就可以恢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佩儿没有反应过来,愣愣的看着顾弦歌,直到怀袖轻轻捅了捅她才恍然,拿过纸笔给顾弦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顾弦歌拿起笔垂眸写下药方,裴栖迟呆愣的看着顾弦歌,“你还会医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略懂一二,最简单的风寒还是知道的。”顾弦歌轻描淡写的解释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裴栖迟掩饰掉眼中的惊讶,她感激的笑了笑,“那我可真算幸运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顾弦歌把药方递给佩儿,佩儿赶紧去太医院拿药,她转过头对裴栖迟笑道,“这算什么,多亏了你的点心,解了我的馋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要是喜欢,等我病好了再给你做。”听到有人夸自己,裴栖迟笑意盈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顾弦歌轻轻应下,观察到裴栖迟脸上显出疲惫,贴心的站起身来,“你好好休息吧,我先走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裴栖迟顺势点头,她作势要起身送顾弦歌,被顾弦歌拦下,目送着顾弦歌离开的背影,她高深的笑了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吃了顾弦歌开的药以后,裴栖迟的身体渐渐好了起来,让佩儿带了些礼物感谢顾弦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娘娘,这是最后一副药了,喝了它您的病就完全痊愈了。”佩儿小心翼翼的端着一碗乌黑的药汁递给裴栖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裴栖迟皱着眉一口气喝干,拿了颗蜜饯压住药的苦涩,她看着低眉顺眼的佩儿微微一笑,屏退了多余的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佩儿见状,心知裴栖迟有重要的事吩咐,连忙跪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跟了我多久了?”裴栖迟摆弄着手上的指甲,淡淡的问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佩儿恭敬的回答,“有十多年了,娘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你是个机灵的丫头,我已经把你的家人安置妥善,,但我需要你为我做一件事。”裴栖迟冷冷的看向佩儿,眼里闪着威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佩儿接触到这个眼神,身子一颤,“多谢娘娘恩典,您请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去帮我把这份糕点送给顾弦歌。”裴栖迟满意佩儿的态度,她掌握了佩儿的要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佩儿不解的抬头,战战兢兢,“贵妃娘娘,这糕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裴栖迟撇了她一眼,眼神冰冷,佩儿吓得一抖,连忙扣头称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顾弦歌坐在饭桌前,闻见那油腻的肉味就忍不住干呕,简单的吃了一点青菜便什么都吃不下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姐,你多少再吃点,就算您为了肚子里的那个也要多补充点营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怀袖忧虑的看着顾弦歌,胃口渐渐变小,但是所需要的营养是两人份的,这可如何是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正好佩儿带着点心前来,顾弦歌想到酸枣糕那甜美的滋味,顿时起了兴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又劳累贵妃娘娘了。”怀袖谦虚的说道,一边打开糕点摆在盘子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佩儿神色有些异样,慌张的摇摇头,“不…不会的,这是娘娘的…一点心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顾弦歌眼神放在点心上,没有注意到佩儿的异样,佩儿见顾弦歌收下点心,连忙向她告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怀袖疑惑的看着她的背影,随即摇摇头,没有深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