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辣妻难招架:长官,请回答

第一卷 许是年少不可负第一章、翻山

[更新时间] 2018-05-04 01:09:52 [字数] 3161

过艿头山之前,唐晓东找班里剩下的女生谈过一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座山很难走,全是坡路、土路,石头很多,要走四个多小时,现在上车,不算丢人。”现在是下午三点,从E军大到黑土凹的拉练路途大概有三百公里,预计行程是三天,按照计划,今晚八点左右就可以抵达在黑土凹的宿营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先头部队也许已经搭好了帐篷,又或者还在加班加点赶工,饭菜肯定是有的,够不够吃再说,至少能解决一顿热食,最好是火锅底料炖着的白菜粉条加猪肉片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然,这样美味的烩菜,也许只会是一个奢望。但只要有一口热汤,所有的疲倦都会一扫而空。如果再能有一嘴辣椒,祛走身上几日阴雨落下的湿寒,所有人怕是梦里都能笑醒。^*?|=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可诺她们已经徒步负重走了两天了,现在正靠坐在艿头山前站的村舍墙角,吃着干冷的硬馒头和补充盐分必备的鱼泉榨菜,喝着冰冷的煮过鸡蛋的凉白开,等待新兵旅旅长刘伦带着抗有红旗的尖刀班动身,然后追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背上二十斤的背囊在中午的时候就已经上了平柴车,能安安稳稳走到黑土凹,是旅长刘伦对这些女生唯一的要求。^*?|=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然,并非强制,如果感到不适,她们随时可以上车。至于男生,只要杵着拐杖还能挪动,那就得走下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过有个坏消息是,新兵旅为这次拉练准备的斯太尔和平头柴都进不了艿头山,上山过后,所有人都只有靠自己两条腿才能走出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唐晓东看来,即便是已经减负二十多斤,李可诺她们还是很难翻过这最后一道山关。据曾经翻过艿头山的E军大新兵脚量,艿头山距黑土凹三十多公里,山路平均上坡斜度在二十度以上,最陡的地方是可以达到七八十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然,还有一组非正式的数据统计,艿头山前上车的新兵高达百分之十,卸背囊的新兵高达百分之二十,能完整靠自己走下来、不用人照顾的新兵不到百分之四十。以往新兵拉练过艿头山,有不少是被人拖拉背抬弄出来的。进山,很有可能会变成别人的负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可诺她们不过是入伍不到一个月的新兵,一个月前,她们还在家里享受高考过后愉悦的暑假。虽说新训这一个月已经经历了整内务、拔军姿、踢正步,经历了爬战术、练体能和无数次噩梦般的紧急集合,体力、耐力、毅力都有了很大提升,但李可诺她们,离一名合格军人还是有不小差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兵后悔两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来E军大之前,李可诺从来不会认为,她会有后悔的一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后悔了又能怎样?回去?她不能。很丢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可诺在骨子里是高傲的,这种高傲,不允许她低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因而在唐晓东说出上车那句话时,哪怕李可诺已经很疲惫,哪怕她的脚底已经有撕裂般的疼痛,哪怕她的小腿已经不自主地颤抖了许久,她还是低着头,沉默地啃着自己的冷面馍馍,喝着自己的凉鸡蛋水,争取用最短的时间补充体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坐在李可诺旁边的侯小米用手杵了杵李可诺,在等她一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很明显,哪怕像侯小米这种三公里可以跑进十二分半的女强人,也已经到了体力透支和精神崩溃的边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唐晓东这个女生班总共有9个人,能走到艿头山前站的,也就李可诺、侯小米加上两个考取E军大研究生的女学霸。^*?|=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可诺低着头,没敢理会侯小米,她怕自己也跟着侯小米动摇。但她不能,她不允许自己低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诺,还去吗?”侯小米的声音有些沙哑,刚喝了口带着臭鸡蛋味道的凉白开,她恨不得现在就跑到路边吐一次。只是理智告诉她,她的身体需要这种水,这才惹着那不知名的咸臭味,把水咽了下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可诺犹豫了一会儿,转头看向侯小米,目光有些浑浊,语气却很坚定,像是在给自己打气,“我想试一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侯小米终究是上了车,唐晓东的女生班,或者说整个新兵旅的女生,到现在就只剩下李可诺、王淑丽、郭悦三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尖刀班休整了不到十五分钟,然后被旅长刘伦一招呼,便背着背囊、带着工兵铲动了身,过了三分钟,唐晓东带着女生班的人跟了上去。拉练,走前面比走后面好受,不会因为前面人的节奏变换不断奔袭。因而尖刀班之后的位置,往往是女兵和一些体质弱的男兵。^*?|=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水壶跟挎包都给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唐晓东要走了李可诺身上的水壶挎包,王淑丽和郭悦表示还能坚持,当然也许是为了不让唐晓东负担过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毕竟三十天来,九个女生对这个一米七八个头、略带羞涩的女生班班长,多多少少产生了些许好感、或者暧昧、乃至于情愫。加上王淑丽跟郭悦是国防生,好歹磨砺过四年,体能方面还算不错,唐晓东也就只拿过李可诺一个人的水壶挎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渴了就跟我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可诺成了重点照顾对象,唐晓东走在她右边,怕她走山路的时候不小心滑到山下,以前不是没发生过这种事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进山没多久,天就开始阴下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到四点过,蒙蒙雨开始落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队伍里开始有人穿雨衣,唐晓东问了下李可诺要不要把雨衣穿上,李可诺摇了摇头,“不用,这样清醒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山风带雨,土路回绕,狗尾巴、蓍草、野蕨菜在路旁垂搭着叶梢,擦过这些行路人湿哒哒的裤脚,带走这些原本困倦的人最后一丝暖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可诺或许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在这样饥寒交迫的雨路上行走,如果有,也应该是闲庭信步,为观赏风景而来。至少在精神层面,她或许是愉悦的。但如今,她的脑海中一片空白,只想着怎么跟上前面人的脚步,想着这一山过后,是不是还有一山,这一弯过后,到底还有没有下一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可诺在想,要是这时候有个人过来,抱着她,她一定会大声哭出来。如果没有,要一个肩膀,低着头搭在他肩上也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是她人生最绝望的时刻,甚至已经超越了站台阶、拔正步、拉紧急集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她只有朝前走,身后无数朝前涌动的人群,让她失去了退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到艿头山山顶的一段一人宽的陡峭窄路时,唐晓东赶到了李可诺前面,这里有好些近乎垂直的地方需要他拉着李可诺她们才能过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加把劲,过了这段就到山顶,可以休息十分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可诺的手明显冰凉,被唐晓东拉着,感觉到了他掌心的一股温暖。艿头山海拔有一千二百米,在关中平原算得上高地,十月之后,艿头山山顶的气温也急剧下降,加上濛濛阴雨,差不多只有八九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唐晓东身体好,挎包里又藏着一个精致的小酒壶,里头差不多有三两多的白酒,时不时啄一口,身上也热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股温暖传导李可诺手上,她心里一暖,脑子想着的,眼睛里看着的,便从影影绰绰的迷彩色,变成了一张清晰的人脸。牵着她,领着她,不断向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上山顶前的这一段不过三百米的路,却走了差不多一刻钟,等到山顶的时候,李可诺已经目光空洞、脸色惨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要紧吧?”山顶,尖刀班已经拾掇好了一大片空地,差不多可供应两百人休整,唐晓东给李可诺她们找了几块石头,等她们都坐下,这才坐到李可诺旁边,从挎包里翻腾出一样宝贝,对李可诺说道,“喝点儿,有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可诺背靠着一颗杨树,见唐晓东递来的一罐红牛,“噫”了一声,犹豫着拒绝了,“班长,你喝吧,你还背着背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事儿,这些路,来回走了十好几次了,毛毛雨。”唐晓东说着,把红牛塞到李可诺手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班长,不带这么偏心的。”郭悦坐在旁边,朝唐晓东打趣道,“我跟淑丽也没红牛喝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唐晓东脸微红,挠了挠头,“下次,下次给你们留,李可诺身体素质没你俩好……哦,对了,我这儿还有好东西给你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唐晓东说完,竟从背囊侧包变出两袋单兵自热炒面出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怎么还有?”王淑丽瞪大了眼睛,显得有些惊讶,毕竟单兵自热食品每个人就发了三袋,她们的早就吃完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唐晓东嘿嘿一笑,“找嫂子,哦,张班长要的,他管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嫂子,真名张旭军,因为E军大有个军嫂超市的缘故,被人莫名冠上了嫂子的绰号,负责拉练后勤组保障,是实打实的地主老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唐晓东递了一袋给王淑丽,又撕开另一袋,扬了扬,“这袋给李可诺吧,她身体比较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可诺坐在石块上,神情有些呆滞,静静地喝着红牛,看着唐晓东坐在她旁边把单兵自热炒面。她有些倦,好想偎依到一个人怀中,好想在这细雨落下的冷谷山林,找一处温暖的港湾,静静地躺下,听风歌唱,李可诺眨了眨眼睛,然后又轻微闭阖上了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雨水顺着树枝纤叶滴答落下,周围都是粗重的鼻息和轻细的说话声,李可诺却只觉得这一刻好静。她好像嗅到了春日的花香、听到了夏日的蝉鸣、尝到了秋日的微凉,她好像一下子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一个安静的、温暖的、柔软的,世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