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长安怨

正文第五章 夜雨(二)

[更新时间] 2017-12-04 14:02:39 [字数] 2102

对面的那个人端起茶杯看了看,又放下了。显然菊花茶并不合他的胃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爷,听医女说,这菊花茶,有明目解毒之功效。”苏王妃补充了一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哦?如此甚好。”香山王端起茶杯一饮而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只要不是他想要的,便丝毫不感兴趣,除非.......除非有利可图。想到这里苏王妃心里一凉,像是从心底嘲讽自己一般,不小心笑出了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在笑什么?”香山王微笑着,眼神清澈,仿佛没有一丝杂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什么。对了,你昨日与我提起的事,我想了一晚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你是怎样想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明日便让那位姑娘进府吧。但是,我想知道她到底是哪家的小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太史令家的二小姐。”香山王发自内心地微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王妃险些晕倒,这个李二小姐是长安名媛圈内有名的神经病。她一直以为,就算再美丽的女子,上不了厅堂的话,也会沦为公子们的笑柄,所以,她便一直按照规矩活着,听家里的话,学礼仪,识大体。她和自小长大的好姐妹是向来瞧不起那疯疯癫癫的李玉蝶的,可是她却抢了自己丈夫的爱,这个丈夫还是个高高在上的王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想胡搅蛮缠地问一句为何,但是还是要保持温顺的形象。?~~%%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尽管心中气急,仍旧要在丈夫面前装出一副善解人意的表情:“太史令和御史大夫花巳在陛下眼里已经今时不同往日,李家嫡出大小姐李义纯嫁给御史大夫花巳为妻,李家庶出小姐李玉蝶嫁入王府做侧妃,也算是给陛下吃了一颗定心丸。”?~~%%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啊,这点我怎么没想到呢?”香山王喜出望外的样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王妃心想:原来,他竟是没有想到这一层含义,莫非,他只是因为对李玉蝶动了心才要娶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王妃,我去书房了,你休想吧。”香山王拍了拍苏王妃的肩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恭送殿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着香山王的背影,苏王妃的身体止不住的发抖,刚才一直在忍的眼泪簌簌地滑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来人呐,给我盯着那李玉蝶,每天宵禁之前都要给我禀报,我倒要看看她每天晚上都在干什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天上下起了雨,李府并没有派人来寻找自己,香山王据说也回香山王府了,只把自己一个人留在这人生地不熟的未央宫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已是宵禁时刻,站在雨雪殿外的两个人影走了。李玉蝶直直地站在窗户旁边,看着窗外的瓢泼大雨。小青此刻已经睡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轻叹了一口气,李玉蝶披上披风,撑起油纸伞,出了房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雨中漫无目的地走着,她突然扔下伞,想让自己的心被雨水冲刷干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突然看到远处有一个黑影鬼鬼祟祟。?~~%%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玉蝶赶忙跑过去,只见一个黄门正背着一个小婴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等等,现在已经宵禁,你们怎么还在这里?这是哪里来的孩子?孩子为什么不叫,你们给孩子吃什么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姑,姑娘,这是我姐姐的孩子,深夜找不到大夫,便想来宫里找认识的医女帮忙看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药呢?”李玉蝶伸出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药......药......”黄门一时对不上话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玉蝶突然反手将伞打到黄门肚子上,趁着黄门捂肚子时拉住他的头发,让他脸朝天,被雨水打着脸,无法反抗。顺势抢过背篓,正巧现在就在自己寝宫的院子外,李玉蝶便带着小婴儿跑回寝宫。?~~%%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把门关上,别让任何人进来!”李玉蝶抱着小婴儿跑进宫,吩咐几个看守的黄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几个小黄门吓得赶紧关紧了殿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婴儿已经被淋得浑身湿透,而且昏迷不醒。?~~%%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玉蝶没有将小青叫醒,自己一个人将婴儿擦干,是个女婴,睡得香甜,像是被下了蒙汗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怜的小孩子,你是哪个宫里的,这是糟了多大的罪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擦到脚上时,李玉蝶发现,她的脚上,竟然有刺青。刺青的技术精妙至极,绝非寻常艺人之手所能刺成,必是宫中才有的能工巧匠所做。但是这刺青的形状实在让人震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玉蝶的眼睛慢慢睁大:“这是,两把剑!可是,病已哥哥为平君姐姐立下故剑情深的誓言,百姓皆避讳剑这个字,难道,这个孩子,是宫里人生的。那为何要刻下这两把剑呢?莫非......莫非,这是平君姐姐的那个孩子,但是敬武公主不是死了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玉蝶喝了口水,想了一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恐怕,这个孩子身世不一般,十有八九是敬武公主。那......我也只能这样办了,正好能按照计划行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此时,鸳鸯殿内,霍成君一字一顿地问着跪在地下像落汤鸡一般的黄门:“史子,你到底有没有那个女婴杀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跪在地上的黄门吓得不停地磕头:“婕妤娘娘,我敢以命担保,将二狗养的那个女婴杀了并扔进了河道,怕是神仙也就不回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霍成君站起来又问道:“那二狗呢,人在哪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黄门泣不成声:“我在抢女婴的时候,失手把二狗杀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霍成君冷笑道:“很好,陛下那日说敬武公主死了,我便不信。我不允许陛下心中有那个女人的影子,这下好了,心事解决了一个。那你也去你该去的地方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玉锦,到你表明忠心的时候了。”霍成君走到一旁,给玉锦让出了地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霍成君的贴身宫人彩萍把一杯毒酒交到玉锦的手中。?~~%%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把废物收拾了。”霍成君睁着大眼睛,笑着看看玉锦。?~~%%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玉锦手抖得不行:“史子,你快些去吧,和二狗也好有个照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史子的鼻涕流到了酒杯中:“我,我这一辈子,没做过坏事,唯一对不起的人,就是二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史子喝完酒便倒了下去,霍成君听到他说的最后一句话,生气地踹了他一脚:“狗东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是霍成君心里对这句话疑惑不已,除了二狗,他不是把那女婴也给杀了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玉锦走上前用帕子给霍成君擦了擦额头:“婕妤,史子本来就傻傻笨笨的,他说的话,您别放在心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彩萍斜眼看了眼玉锦,搀扶住霍成君:“小姐,别为一条狗置气,天色不早,我伺候您休息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