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锦衣山河

正文第一百十六章 狐裘

[更新时间] 2018-02-13 23:40:01 [字数] 3086

  郗浮薇忐忑不安的到了书房,就见沈窃蓝将紫毫搁在笔山上,正阖着眼,闭目养神。**%##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见脚步声进来,方睁开,道:“邢行首派人送了帖子来,我已打算赴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人,我方才在厨房那边听三哥说了这事情了。”郗浮薇上前行了礼,道,“但这么多人都过去,是不是不太好?毕竟其他不说,就说您这书房里,好些公文都不适合外传的。要是咱们都走了,有歹人趁虚而入,只怕双拳难敌四手,阻拦不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窃蓝淡淡说道:“邢行首本是官家女,因靖难之役流落勾栏。由于姿容出色,能歌善舞,打小被鸨母当成压箱底的体己人调教,早几年就名扬应天府。她为人八面玲珑,在应天府中交游广阔,不但贵胄子弟,甚至皇室宗亲,同她来往密切的,也不是一个两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郗浮薇听的一愣一愣的,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跟自己说这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汉王赵王都是邢行首的座上宾之一。”沈窃蓝瞥她一眼,波澜不惊的说,“虽然是烟花中人,但邢行首在应天府过的日子,寻常大家闺秀也未必能及,出入都是前呼后拥……此番居然愿意顶风冒雪前来北地,还遍邀卫所上下,怎能不如她所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郗浮薇这才明白过来,合着沈窃蓝怀疑这邢行首是汉王赵王那边的人,不管是北上还是今晚的请客,都居心叵测,却打算将计就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顿时就想起来之前徐景昌的话,说这人醉心功名利禄,铁石心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人家如花似玉的行首风尘仆仆的北上,放着闻家的厚赠不要,非要留在济宁,正常男子,尤其是沈窃蓝这种血气方刚年纪的男子,即使对这位行首无意,也该有些怜惜跟感动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结果这位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壁儿答应一壁儿天知道布了什么样的天罗地网等着人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尽管觉得沈窃蓝冷静自制的近乎冷酷,见他对那邢行首毫无迷恋,反倒充满了怀疑,郗浮薇就觉得,嗯,莫名的高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也不知道这种高兴从何而来,嘴角下意识的勾了勾才压下,干咳一声,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那大人的意思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今晚小院这边不留人。”沈窃蓝说道,“都去赴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郗浮薇小心翼翼的问:“大人,既然大人早有防范,那么书房重地想必也是无忧。可是属下……方才三哥跟克敌都说,行首请客之地,不适合属下前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方才跟邢行首的人说过了,到时候在后头给你开一小门,进去后会有人直接带你到行首的屋子。”沈窃蓝淡淡说道,“行首今晚只请咱们卫所,没有其他地方的人在,到时候能进行首屋子的都是自己人,不会说出去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郗浮薇松口气:“多谢大人体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窃蓝拿起一本公文:“没其他事了,你去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郗浮薇出来之后,于克敌正在不远处挤眉弄眼的示意她过去:“大人这会儿找你,是不是为了晚上的事情?怎么样?大人说怎么安排你了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人说让我也去。”郗浮薇笑着将沈窃蓝的安排说了,道,“到时候你可得给我遮掩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又跟他借身不穿的衣袍,说是怕自己穿女装过去太打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借个斗篷你就成了。”于克敌说,“这会儿还冷着呢,谁出门不是裹的严严实实,哪里看得出来男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人商议了会儿之后,书房那边传了话来,沈窃蓝要开工了,于克敌于是愁眉苦脸的回去伺候,走之前不忘记埋怨郗浮薇害她:“我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早知道才不要你代替我去书房,如今大人只怕看我跟看头猪似的,蠢透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郗浮薇许诺回头送他一套头面,给他日后娶妻下聘用,他才满意而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时间转眼到了晚上,一干人收拾齐整的聚集在小院里预备出发,人人抬头挺胸的兴致高昂。郗浮薇披着于克敌的斗篷,从回廊下走过来,打量几眼人群,看不出来有任何的紧张跟戒备,然而沈窃蓝既然说了对邢行首的怀疑,想也知道,跟前的同僚中间,不说人人都心照不宣,至少相当一部分人都知道晚上赴宴的真正目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份逢场作戏的本事,也是无愧“天子亲军”的身份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心里转着念头,正要走到于克敌身边去,正堂的门打开,着了白狐裘的沈窃蓝走出来,看她一眼,目光在她肩头的斗篷上停了停,说道:“这斗篷是克敌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郗浮薇道:“是。属下想着虽然是晚上,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是宋尚书的义女,怎可当众用外男的衣物?”但话没说完就被沈窃蓝打断了,寒夜暮色降的快,灯火下他眉眼氤氲,只眸子一点光亮格外慑人,看不出具体的情绪,没什么感情的说着,“你这是想让宋尚书回头找我算账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人,您知道的,属下跟郗小姐认识的早,所以情同兄妹。”于克敌闻言赶紧过来解释,“而且郗小姐到底是女孩子,夜半三更的去邢行首那边,总要遮掩下。不然叫宋尚书知道了,只怕咱们更加不好交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窃蓝闻言转头看他,一直看的他低头不语瑟瑟发抖了,才朝郗浮薇抬了抬下巴:“回去换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郗浮薇行了个礼,乖乖的回去后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们且先过去。”沈窃蓝目送她背影消失在月洞门后,方对一干手下说,“我随后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三个总旗里年纪最大的出列代众人答应一声,除了于克敌外,都陆陆续续的离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此等郗浮薇换了自己的裘衣出来时,院子里已经静悄悄的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看这情况越发的不敢作声,沉默的跟在沈窃蓝身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邢行首请客的地方距离小院不算很远,过去赴宴的锦衣卫骑马步行都有,沈窃蓝大概是为郗浮薇考虑,却吩咐预备了一架马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会儿三个人走到马车畔,于克敌识趣的拿起马鞭充当车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郗浮薇则踌躇了会儿,不知道是不是跟着于克敌一块儿坐车辕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不进来,是唯恐别人不知道宋尚书的义女去了行首那儿?”沈窃蓝当先进了车厢后,冷冰冰的问了一句,她才告了声罪,撩起帘子入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今晚风雪还是不小的,不过马车里提前放了熏笼进来,暖融融的很是舒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郗浮薇进去的时候沈窃蓝已经将狐裘脱下来了,正微阖双眼靠坐在车轸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想是《大明律》不许官员宿.娼的缘故,他没穿官服,却着了一身绯红地四合如意瑞云纹的锦袍,腰间束了革带,系着羊脂玉佩,玉佩下拖了一对五彩攒花宫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头上绾着四方髻,横插一支羊脂玉竹节簪,在灯下看去,整个人莹然生辉,肌肤几如玉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郗浮薇有片刻的恍惚,暗掐了下掌心,才若无其事的落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坐下之后,因为沈窃蓝没开口,她也不敢作声,于是悄悄打量着不远处的雕花,在心里将那雕花来来回回描摹了一番,正要收回视线,却忽然察觉到,沈窃蓝在看自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微微一愣,下意识的朝主位看过去,就见这位原本在闭目养神的上司,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眼,果然正静静望着自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被郗浮薇发现后,也没什么收敛的意思,仍旧没什么表情的盯着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让郗浮薇很是忐忑,小心翼翼问:“大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窃蓝没作声,目光不离她面容,稍微换了个姿势,片刻,才淡淡道,“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郗浮薇有点无措,下意识的避开他目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然而之前没注意到也还罢了,现在注意到之后,这人的视线就仿佛实质,那样明明白白的流连在自己身上,让她全身上下无一处对劲……这要是欧阳渊水,哪怕是徐景昌,她肯定已经发作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这人是沈窃蓝,既对姑侄俩有恩,还是她目前的主要靠山兼上司,最重要的是,于克敌的分析,郗浮薇吃不准他此刻盯着自己看,是什么意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毕竟接下来要见的那位邢行首,可是应天府那种天子脚下都杀出重围成为行首的,容貌风情自不必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据说跟沈窃蓝认识也有些年了,千里迢迢来济宁,沈窃蓝却也不忘记怀疑她……谁知道这会儿是不是在心里也在怀疑自己,考虑要不要顺便将自己拿下跟那邢行首做个伴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么想着,郗浮薇心里七上八下的,好几次都差点冲口表忠心,指天发誓自己绝对没有背叛的想法跟行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索性邢行首请客的地方不远,她坐立难安没多久,也就到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郗浮薇才暗松口气,忽然眼前一白,却是沈窃蓝将自己的狐裘扔过来,兜头将她盖住,淡淡说:“穿着进去,别叫人看出你是女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郗浮薇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就穿着锦袍出去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外头于克敌大概因为风雪的缘故没听到车厢里的话,诧异问:“大人,您怎么没穿裘衣就出来了?仔细着了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有龟公之类的人招呼,让他们赶紧进屋里暖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郗浮薇抱着没有一根杂色的白狐裘在车厢里茫然片刻,只觉得心里乱七八糟,想说什么又无从措辞。**%##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