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莫负韶华

正文第九十七章:嘴脸

[更新时间] 2018-06-13 23:26:24 [字数] 3244

任由周知府如何猜,也没猜到这个场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直起一揖到底的腰,凝眸看着牢外依旧光鲜亮丽的兄长,好半天也没说出话来。周韶华早料到族亲艰难,却怎么都没想到会被直接舍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们都被锦衣卫抓到了京城,刑部接手之后更是尚书亲自过问。事情到了这种重视程度,做几个假卷宗他们就能逃过被株连的命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韶华唇角微抽,感慨于他们的天真,更多的却是悲哀他们的怯懦没担当。让他们作假脱族一次规避风险,和站出来争取大运河商运的难度,其实等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知府薄唇紧抿,好半天才叹出口气来。他声音低沉的问堂兄:“你觉得我签字盖印了,圣上就能认同我已经脱族的事情,继而再不去追究你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纸黑字写得清楚,圣上也不能抵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好吧!”周知府语气无力,沉默片刻便伸手朝周翰林要卷宗:“堂兄马上要升学士,往后入阁拜相前程锦绣,是不该被我们拖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也用不着讽刺我!便是要拖累得我辞官回乡我也不至于此,搭着全族人的性命,谁也奉陪不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翰林左右看了,确定没人监视才从袖口掏出一本宗卷递进牢里面去:“笔墨不好往里拿,你咬破指头盖血手印吧。三弟的笔迹和你相似,刻意模仿下足以以假乱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知府接过就要咬手,一旁早哭成了泪人的周夫人大喊着‘老爷’扑了过来。她使劲拉着丈夫的手,摇着头不许他盖手印:“这一盖,咱们便是不忠不孝,再没依仗再没名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脱族类似于朝廷的死刑,非大奸大恶对族中伤害极深、影响极大的罪行不会被赶出家族。周翰林给周知府安的罪名是忤逆不孝,不敬先祖。种种行径详述数页,几乎字字泣血,句句锥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家后辈们也从刚见到周翰林的欣喜安心,逐步走到绝望边沿。他们流着泪哀求的看着牢外,接触到堂叔冷漠冰凉的脸又涌过去扯着父亲袍角。~?|#&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那个时期,脱族是大事。没有家族庇护,便如孩童遭父母遗弃。或许能活,可要想活好去却是太难。~?|#&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们不是想拉族人去死,是恐慌被抛弃,恐慌以后的出路和日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翰林看得心里发酸,却依旧只能冷着脸说着绝情的话:“若今天签了这宗卷,咱们还有些情谊可讲,往后堂上定罪,得了机会还可以替你们求几句情。倘若不按,那便是要反目成仇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半大的孩子们哇哇的放声大哭,懂了事的姨娘公子们双眼死寂的看着父亲。周夫人求不动丈夫,便抓着丈夫的手转头朝周韶华求助:“韶华,劝劝你父亲,你劝劝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韶华站着没动,他抬头看着父亲苦涩的眉脚,便知道这是劝不住的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世上,哪有人肯拖着自己至亲去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见周韶华不动,周夫人眼中氤氲着足以溺毙死人的悲伤。她绝望的看着周韶华,无助的问:“你不是说国之良臣就该为民请命?既然是官员的分内事,他们凭什么要撇清?凭什么我们忠君爱民却要被族人抛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若族人再不肯帮我们,我们还有什么活路?我们一把岁数了死就死,你的弟弟妹妹、侄男侄女要怎么办?”~?|#&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哭得不成腔调,几度要晕厥过去。等发现周韶华也左右不了这件事,她便朝周翰林跪了下去:“我求你,你不能这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韶华一把将她娘抱起来,按着几乎疯狂的她道:“娘,人各有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还要闹,周知府已经咬破手指按好递了出去。周夫人见得这个结果立马癫狂,哭喊着要去抢周翰林已经接到手里的卷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韶华一个人按不住她,周知府一把将她扯了过去。他把住她的肩膀,看着她哭红的眼睛道:“拿出你知府夫人的气节和尊严来,咱们便是死也绝不能贱如尘泥、卑微如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活都活不成了,还要什么气节?”~?|#&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夫人一句话堵得周韶华父子俩无言以对,可王妍却觉得不该那样:“活着也分很多种!有的人籍籍无为长命百岁,死的时候能回想的也不过油盐酱醋、鸡毛蒜皮;有的人英年早逝,可他活着的每一天都轰轰烈烈、令人敬佩。他三十而亡,却活成了后世人心中的座右铭,后人单想着他的名字便觉得世界温暖,充满希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韶华深以为然:“娘,你为我取名韶华,不就是提醒我莫负了这韶华!我存在于这天地的意义,是实现我存在的价值。而今我们的价值,是挺直了脊梁去和这朝堂辩论,去证明大运河真的能促进国富民强。用我们的血,推动整个天下的进步和富强,值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韶华易逝,能灿烂的时候若选择了苟且,那余生怎么安顿?我们做的事情不丢人,便是死我们也体面。所以娘,咱们不哭不闹不求好不好,我们绚烂着活完这一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知府扶着她的肩膀,拍着她的脊梁道:“挺直了脊背好生陪我走最后这一段路,别说被族人抛弃,就是被所有人抛弃,我们也得坚定了信念做完我们该做的事。没屈服,我们就赢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其实,周夫人没有那么大的理想。什么国家啊,富强啊,离她都太过遥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理解不了周韶华口中的价值和绚烂,她就想好好的活着,就想籍籍无名长命百岁。可她的丈夫和儿子都那么义无反顾,就连王夫人也给她讲起了文天祥的民族气节,就连汪雅婷都说起了奉献的幸福和高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拧不过,所以认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不再哭、不再闹、也不再屈下膝盖去哀求。我想看见你们的绚烂,但愿你们豁出去所有,到最后并不是只感动了自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监牢里一片沉寂,没有人能看得见未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韶华过去紧紧握住了王妍的手,细声问她:“怕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妍点头:“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家的舍弃将他们彻底放到了孤立无援的境地,案子还没审,他们好像都已经被判了死刑。生而为人,哪个不贪生怕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韶华掰开她的手指和她十指紧扣,安静的点了头道,冰封的脸突然裂开清浅一笑:“命运的困局,说到底也不过是心的困局。拿出你在开封时的痞性,日子会好过很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妍轻笑:“当初以为活不成了,所以做什么都毫无畏惧。置之死地而后生,大概就是这个道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其实我也怕,可一想到开封封城时的场景,我就不怕了。咱们从生下来就注定了会死,咱们死之前已经换来了北方乡亲的安,还可能换来国更强、民更富,我觉得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没负了韶华,我也没负了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妍将头靠在他肩上,便是身在牢中不知后事,她也觉得异常满足和安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女眷们累了倦了便靠着满是仓腐气的墙上,相互打气。挺过死亡逼近的仓惶恐惧,现在说得更多的是维护体面和尊严:活着的时候无愧天地良心,如今便是死也该挺直了脊梁,裹挟着天地正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知府、王同知和周韶华、王文、王妍等人却围在了相对中间的位置。他们没时间去安抚妇人,没精力去想如何求生。他们得抓紧时间想出对策:周知府递上来的折子并周韶华评测大运河的所有资料都没能递上去,他们现在便是死都是枉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身陷囹圄,便是大罗金仙也没了法子。他们焦头烂额,最后也只得摇头叹息:“或许只能等刑部提审的时候在公堂陈诉了,但求刑部尚书有爱民之心肯搜寻下当初的折子和资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转机在第二天王家族亲王和身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家族中最高品级的京官,是大理寺丞王和。收到王家承认用大运河私运食盐的书信时,他就猜到了会有今天:这天下,哪有不透风的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为大家带来了药物、衣裳和充饥的糕点。而后伸手拉着牢中王同知的手道:“兄长你受苦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和眼里全是真挚,即便他也很可能被连累得丢了性命,可他以兄长为傲:“家里的事情族中已经知道了。族长让我带话给你,但凡是为国为民,入狱掉脑袋都不丢人。我们族中虽都是些不入流的外放小官,但有用得着的时候,必定拼尽全力。你们也别有连累了谁的想法,食君之禄,就该忠君之事,便是死,我们也认!”~?|#&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闯拜谢族亲!”说话的时候王同知便矮了身子要跪,王和紧着托住兄长手肘在牢门上磕得生疼:“既是族亲,便该风雨同舟、相互扶持,我们做的也不过分内的事。您也别急着谢,我进来一次不容易,你仔细想想有什么事需要我去做,一会儿出去了我也好去安排。”~?|#&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起来,还真有件棘手的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同知将奏折和评测资料的事情详细说了,而后为难又期盼的看着他道:“若是有可能,还得麻烦你找到当初的折子和资料,想办法递到圣上面前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闯不过一个大理寺寺丞,小朝会都没资格站进朝房,别说往圣上跟前递折子,就连往奏实处递折子他品级也不够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和面上也为难起来,他下意识往周知府的方向看了一眼。周家为了避祸都做出了虚构事实抛弃族人的事,那能直接给周家定罪的折子和资料他们还能保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何况,就算拿到折子,这种动不动就要人命的事情,谁又肯帮着递折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和觉得事情千难万难,可却依旧咬牙应了下来:“兄长放心,这事我肯定尽全力去办。只要找到东西,我豁出去自己去闯金銮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