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一念为妃:带上世子去猎魂

正文第十四章 指点迷津

[更新时间] 2017-12-14 16:05:04 [字数] 3213

说是酒楼,实际上却是三教九流都有。这酒楼内里开间极深,有一座宽大的天井,后面又是一座清雅的小楼。现在正是吃饭时间,偌大的酒楼里几乎座无虚席,老板那圆滚滚的脸上笑的快要开了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单颜将脸上的面纱重新紧了一紧,随着云藏渊走了进去。小二赶紧跑过来招呼道:“二位公子小姐一看就不是常人,请随小的上二楼雅间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云藏渊转头看向单颜,单颜微微点头,于是二人随店小二上的二楼,找了一个靠近天井的位置,比较清幽的角落坐了下来,随意点了几个小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从他们的位置看下去,正看到天井当中坐着一名说书人,正说得口沫横飞,四周围着一群看热闹的闲人,时不时的发出一阵鼓掌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二人等得无聊,便也跟随众人一起细细听将起来,只听得那说书人正讲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如今局势大乱,各国风起云涌,不要说离咱们最近的秦国,比丘和云中,就说离咱们最远的北边,周国、阿沙国等强国,个个都虎视眈眈这天下霸主的位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各位远在边疆,怕是不知道吧?现在整个大峒各地,都是战乱纷纷,哪里像我们这个巫山城能如此平静。且不说以前,就说这不久几日前,刚刚发生了一场大战,就在离咱们不远的比丘云中交界处,其中不只牵涉到了这几国国君,甚至还牵扯到了北方的阿沙国,说起这阿沙国,诸位有所不知,那阿沙国可是一个女国王呀!据说无人见得其真面目,长得是貌美如花,天下绝色……”|-$^*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众人纷纷道:“你倒是说说这几日发生的大战究竟如何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人清清嗓子道:“诸位别急,待小老儿润润口再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马上有知情知趣的人立刻叫道:“小二来给说书先生加一碗酒!”|-$^*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比丘国君 姬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说书人这才笑笑,喝了满满一大口,接着道:“诸位都知道,这比丘国本是一个小国,但是在后期,在比丘国君姬耳的手中,却逐渐成为彼时大陆上实力最强的国家之一。然而这几年来比丘与云中为了争夺对灵虛河的控制权,一直在明里暗里打着激烈的较量。正巧此时,周国国君百里常,为了削弱云中国的势力,于是,安排潜逃在外的比邱大夫,申公庆宇,秘密返回比丘国向姬耳游说,两国一起暗中对抗云中国。并且,传授了比丘国战车及排兵布阵之法。于是两国不谋而合,今年年初,比丘国世子青冲率精兵,东近大袭云中,取道鸠兹,进至恒山,却没想到反被云中国护国大将军卓斌蔚设伏截击,大败于鸠兹,其属下除了车兵30余人,步兵百余人逃出生天,余皆被歼,实在是惨啊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正听到精彩之处,小二已经将酒菜都送了上来,云藏渊淡笑着,倒了一杯酒,浅尝一口道:“这云中国的护国大将军,可真不是常人,据我所知,他甚为神秘,无人知道他究竟是年老或是年幼,只知道他一上战场之后所向睥睨,而且布兵如神,杀敌无数,双手沾满敌国血淋淋的鲜血啊……真是一员悍将!如今啊在比丘国一提到这位护国大将军,只怕是夜晚小儿都吓得忘了啼哭,哈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单颜笑道:“此人真有如此神秘,如此厉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云藏渊笑道:“那是自然!就连我深在云藏家族,许久才出世一次,也是久有耳闻!可惜,无缘一见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现在正是这个城市最热闹的时候,而酒楼却又是城市当中最热闹的地方,因此,现在酒楼上人来人往,各色人等穿梭不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云藏渊道:“你今天在药馆可有什么发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单颜苦笑一声道:“不曾,据那位老医者说,这种毒药早在几十年前就已经全城封禁了,没有地方能够取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云藏渊苦笑道:“那岂不是说线索又断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单颜道:“这只是其中一条线,即便断了也无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云藏渊夹起一块珍珠鱼片,满满塞进嘴里,支吾着道:“今日清晨,你见着赫连家主,他可曾说过那玉簪之事赫连燕如何回答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单颜皱眉看着他道:“诶,诶,云公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话没说完,就被云藏渊打断道:“单颜,你怎么这样称呼我?居然叫人家云公子,这么见外……呜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单颜瞬间一头黑线,掩饰着喝了一口茶,吃了一块蹄膀,道:“我那是为了讥讽你,你当真了?再说了,我不喊你云公子,叫你什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云藏渊满嘴流油道:“叫我藏渊啊,或者小渊也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单颜“扑”一声,一口茶喷了出来,洒了云藏渊满脸。|-$^*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云藏渊不高兴地用手擦去脸上道茶水,道:“干嘛啊,有这么惊讶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单颜清清嗓子,道:“咳咳,那个,我说小渊啊,想当初,你好歹也是玉树临风,飘飘欲仙道模样,虽说现在才是你的本来面目,但是你好歹也得等跟我认识一年半载,再卸去你的伪装吧,这才几日,你就这么……是不是太快了……你看你现在道样子,要是被下面那些小女子看见,岂不是伤心欲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云藏渊淡定道:“单颜,你这话可就不对了,我仔细想了一下,等这边事情了结了,再带你去我云藏世家,这少说也得十天半月,咱们既然关系这么好,又如此投缘,我要是天天白天黑夜的伪装自己,没等到家,我自己先疯了,至于下面那些我的崇拜者,嘿嘿,等她们看见我再装一装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末了,他又道:“单颜,要说呢,你还是单纯,你看这大峒,少说也有百十来个备受推崇的偶像,比如我吧,比如那个护国大将军吧,你真以为他们都是个个仙风侠骨呀,也就是见粉丝的时候稍微装一装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说着,撕下一只鸡腿,上嘴就要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单颜已经满头黑线,放弃道:“好,好,你先吃菜,吃完再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云长渊淡笑一声,正要说话,却突然闭上了嘴,只因他已瞅见一个老者,正向他们这边走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单颜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位老者,于是停下手中碗筷,静候他过来。这老者本是坐在他们旁边的一张桌子上,人长得仙风道骨,穿着却很潦倒,与他极为不相称的是,他身边放着的一副布幔,看起来质地极为华丽,裁剪的也非常合理,质料很高贵,显然是难得的布匹所制。|-$^*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样的人无论走到哪里都不会引人注意,两人之所以留意到他,只因此人虽然穿着潦倒,却气态雍容。两人与这人素不相识,现在看到他居然走了过来,也不知是为了什么事情。正考虑时,此人却已走到二人面前抱拳笑道:“老夫观二位深思愁闷,可要测一测字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二人这才注意到他身后的布幔,原来正中写着“测字问凶吉”,两人不由失笑,闹了半天,原来是一个过来招揽生意的测字先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老者又补充道:“本不敢过来打扰二位的雅兴,但难得见到两位这样神韵内藏的公子小姐,却又忍不住过来请教,但望两位莫要怪罪才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单颜不由失笑,心道,这些帮人算命测字的人看到别人面相好,忍不住就要过来帮他算一下;看到卖相不好,也忍不住要过来帮他算一下;看到人开心,忍不住要过来帮他算一下;看到人烦闷,忍不住又要过来帮他算一下,可真是会做生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只是自己这一路行来,却也谈不上什么面相好坏,甚至自己觉得自己,自己这命运可是够背的,只怕他说的是云藏渊也未尝不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单颜虽没有云藏渊这么容易就能和别人交朋友,却也不是一个古怪孤僻的人,何况这老者长得实在是仙风道骨,虽然衣服脏了一点,神情尴尬了一点,但是实在是令人觉得没有任何不愿意和他说话的意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于是微微一笑,就着酒水在桌上写下“開”字,淡淡道:“老人家,可否为我测一测这个開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老者端详片刻道:“姑娘是在寻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单颜一惊,忙点头,问道:“先生可有什么解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老者思虑半晌道:“此字为开,门之开如弓之张,四面围角上下开通,也就是说姑娘要要寻的人,必可寻到,且就在此城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单颜大喜道:“哦,先生可知在何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老者闭上眼睛,伸出三指,掐指算了半天,缓缓道:“明日午时三刻,姑娘可去西北门云雀巷,想必会有结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二人还没反应过来,老者已大笑着向楼下走去,口中犹自念着:“驱马出关山,大道本无我,名将古谁是。霜度万秋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单颜猛的站起身,向老者走的方向追去,只见老者回身看了她一眼,目中精光一闪,微微一笑,却又转眼恢复了浑浊的目光,慢慢向下走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单颜默默退回自己的位置,坐下来。云藏渊道:“这人说的是何意思??”单颜默默摇头,缓缓伸出筷子,在盘中挟了一块"冰糖肘子",放在嘴里慢慢咀嚼着,这老者 冒出来,突然说了这几句话,言者有心,听者有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怎么会知道自己在找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云藏渊看破字谜也不过短短一会功夫,怎么就有人找上门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人又是什么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所说之处,到底是什么地方?是凶险丛生,还是真的指点迷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一切都像层层迷雾,笼罩在二人心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二人相对无话,慢慢吃完,也没有心思再做更多的品鉴,留下一锭银子站起身来,就要出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