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就这么长大

正文第二章 不离风月唯离心

[更新时间] 2017-11-14 19:59:07 [字数] 2994

这简直是赤裸裸的裸奔之举,在小雨叱出这句话的时候小风却是一阵心惊,裸奔本就赤裸,却要强加上赤裸裸之形容,连起来岂非赤裸裸裸了,而后来小风得出的结论是此举非但是赤裸裸裸而且可用赤裸裸裸裸来形容了。^!$@#首发www.zongheng.com%=$@$

前面是说过的,小雨的白马王子是个文科小男。在小雨的文学细胞还没有完完全全的发育成熟的时候,文科小男的文学细胞却已经开始外溢,外溢的结果就是小雨竟然成了小三,当然了这是小雨的话,按照小风的思维,小雨和文科小男之间非但没有一腿,简直连一裤腿都还没有,怎么能算是小三呢。^!$@#首发www.zongheng.com%=$@$

而事实上,小雨为了能早日和文科小男接轨而在努力培养自己的文学细胞的时候,文科小男已经开始“辣手摧花”了,当然了辣手摧花也是小雨的词,那花是文科的。^!$@#首发www.zongheng.com%=$@$

在小风认为,追花固不可耻,可耻的是追花的手段。文科小男的做法简直是卑鄙下流无耻赤裸裸且惨绝人寰目无人道,小雨之词虽然有那么一点点的夸张,但是小风认为实在是有情可原,毕竟处于爱恋中,哦不,是爱慕中的小雨是有点神志不清的。^!$@#首发www.zongheng.com%=$@$

文科小男为了能够顺利的实施自己的“辣手摧花”的阴谋,竟然利用自己外溢的文学细胞促成《变色金刚》《大色江湖》《窃听色云》《天际色劫》等等一系列文章来讨好文科小花,后来文科小花终于拜倒在文科小男的牛仔裤下。^!$@#首发www.zongheng.com%=$@$

据说《大色江湖》是这样写的:君子学必好色。问与学,相辅而行者也。非学无以知色,非问无以广色。昔不韦凭色而传天下,汉皇重色而思倾国,此色之大者也。^!$@#首发www.zongheng.com%=$@$

色,千古之传也。《三十六计》之云“美人计”即色之始也。^!$@#首发www.zongheng.com%=$@$

江湖之大,无色不起浪,武者,匹夫之勇也。色者,不战而屈人之兵也。江湖之人以色为利器者不尽也,岂不闻妲己一色而毁殷商半壁江山,席木兰一色而至关余手足相残。^!$@#首发www.zongheng.com%=$@$

江湖之人以色为美德,而并不见其有可耻也,反之君子反争以色为耻。然则江湖之深耻者,后世且行之不以为耻者多矣,悲夫?^!$@#首发www.zongheng.com%=$@$

就在文科校花拜倒在文科小男的牛仔裤下后,小雨忽然间就沉默了下来,而在小风看来这是一个很不好的征兆。夏末的时候,小雨就这么靠在小风的肩膀上哭了起来,小风记得,在那年小雨说出风雨我们一起走的瞬间小风一直以为小雨是坚强的,至少比自己坚强,可是现在小风才发现自己错了,也许自己永远也不会知道在一个坚强的背后到底藏着多少的脆弱?^!$@#首发www.zongheng.com%=$@$

其实就在这个秋天,小风也忽然间明白,不管你深爱与否,那些在你眼前纷纷扰扰的人儿,终将成为你路过的路,他们或曾对你笑面如花,或曾远如陌人,然,留在你心底的唯欢笑与落寞。^!$@#首发www.zongheng.com%=$@$

如果我们都是孩子,那么我们依然可以像小时候一样坐在一起听那些永远不会老去的故事,然后开心的笑。小风忽然会忆起小时候的事,小时候,真的很难忘呢?于是小风真的很希望回到小时候,可是真的回不去了,正如读张爱玲的《半生缘》那句:世均,我们再也回不去了。而我们也真的回不去了。^!$@#首发www.zongheng.com%=$@$

在小风的心底,还是残存着一丝的希冀,想着会有那么一天,依然可以像小时候一样的坐在桃树下谈天论地,不论彼此,而瓣瓣凋落的桃花就是孩提时的玩具。^!$@#首发www.zongheng.com%=$@$

高二快要结束的时候,小雨差一点吓到了小风。小雨说,我不喜欢男生了。^!$@#首发www.zongheng.com%=$@$

我以为这是世界末日,这是事后小风对小雨说的。^!$@#首发www.zongheng.com%=$@$

当一个孤独的小男孩突然听说陪自己多年的小白兔就那么死去的时候,于是一种从未有过的孤独重新包围了自己,这将是怎样的一种悲哀,而小风在听到了那句话的时候真的产生了这种感觉。^!$@#首发www.zongheng.com%=$@$

这是真的,当小风再一次强调这句话的时候小雨才真真正正的意识到或许在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中,我们真的已经成为了彼此的一部分。^!$@#首发www.zongheng.com%=$@$

真的像小雨说的,我不喜欢男生了。而以后的,就像开始说的那样,在小雨的眼中男生真的只有开裆和无裆之别了。在这之后,小雨总是说以前太过于掏心掏肺搞得我现在没心没肺的,当小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脸上是一脸的阳光,而这时候小风也觉得世界一片的晴天。^!$@#首发www.zongheng.com%=$@$

其实,喜欢的是你笑的样子。在多年之后,小风突然很想对小雨说这句话,可是他再也不能够,再也不能,有些事过去之后真的就不能够重新来过,正如当明天成为今天然后再成明天,最后成为谁也记不起的某天的时候,谁还会记得曾经发生过的事情?是你抑或她,还是自己?都不能够吧!^!$@#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总有深恶痛疾的,一句话,一件事或者一个人。小风和小雨还未来得及喂饱八月的蚊子的时候,就这么进入了高三。^!$@#首发www.zongheng.com%=$@$

高三确是一个人人皆知的世界,而小风突然厌倦了这个世界。小风说,我只想静静地坐在一个没有人的角落,一本书或一杯茶,一个下午。这时候,小雨总是嘲笑小风没有男子汉的理想,听到此小风只是笑笑,不置可否。^!$@#首发www.zongheng.com%=$@$

我想报文学。深秋的时候,有天在吃晚饭的时候小风这样对母亲说到。^!$@#首发www.zongheng.com%=$@$

你没有选择,金融,母亲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然后继续埋下头吃饭。^!$@#首发www.zongheng.com%=$@$

我已经长大,在小风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并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抑或必定发生什么。在不见了爸爸的日子里,小风从来没有违背过一次母亲的意思,一次也没有,一直就那么顺从。^!$@#首发www.zongheng.com%=$@$

呵,你已经长大。在小风听到这句话抬起头的时候,母亲的手里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把水果刀,就那种尖尖的小小的水果刀,于是小风就这么看着它那么静的,没有一丝声响的插到了母亲的胸口上,在小风看到鲜血的那一刻还不太相信,只是脑海中依稀有当年爸爸离去时那道深深的血痕,小风突然害怕了,真真切切的害怕了。^!$@#首发www.zongheng.com%=$@$

这么多年了,在母亲说出风雨我们一起走的那句话的同时,小风一直以为他们已经成为了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却不想母亲依然这么轻易地就放弃了自己,难道自己真的做错了么?^!$@#首发www.zongheng.com%=$@$

小风突然开始厌恶了那一句话,我已经长大。正如突然有一只肮脏的蚯蚓趴在你的肩上般的厌恶。^!$@#首发www.zongheng.com%=$@$

在那场铺天盖地的大雪来临的时候,小风记得妈妈一直坐在医院病房的窗台边看着簌簌而下的雪花出神,并且一坐就是一整天。而后的岁月里妈妈像是着了魔似的变了很多,似乎变得连小风也看不透了。^!$@#首发www.zongheng.com%=$@$

不再是那个出身于乡绅门第的大小姐,也学会了喜怒哀乐,于是小风突然担心起来。^!$@#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世事恍惚,总会产生一丝的错觉。^!$@#首发www.zongheng.com%=$@$

年幼的时候总是去追寻的那些所谓的童话世界,会在我们成长的某一天突然坍塌,于是我们惊恐我们害怕,深深的以为这个世界竟是如此的不堪一击,于是那么瞬间成长起来的坚强就在我们心底一点一点的破碎,直至消亡殆尽。^!$@#首发www.zongheng.com%=$@$

在深深的依赖了这么多年的母亲突然好像就要离自己而去,那一刻小风真的好害怕,那些日子微微的风吹草动也让小风惊恐不已,而此时或许只有紧挨着母亲才会让自己有一丝的安慰。^!$@#首发www.zongheng.com%=$@$

在那场铺天盖地的大雪结束的时候,小风突然就这么喜欢上呆在家里的日子。^!$@#首发www.zongheng.com%=$@$

沈小风,你要知道现在是老娘养你,你要是不给我考金融,小心老娘发威。小风记得这是在妈妈出院后说的是第一句话,同时这也验证了医生的话,可能从此之后有间歇性痴呆,有时候一坐就是一天,而有的时候确如小孩子。^!$@#首发www.zongheng.com%=$@$

或许没有经历过那个年代,永远也不会了解那个年代女子究竟承受着怎样的压力。而在以后的岁月里,小风在一本书中却是知道了那种不仅需要学会操持家务同时还要学习写诗、社会交往、弹奏乐器、唱歌、作曲;以及重视所秉持的道德准则和掌握常见的礼貌规范,而这些无论如何是我们所想象不到的。^!$@#首发www.zongheng.com%=$@$

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小风一直在想,在母亲在世的这些年,自己究竟是否曾经让母亲真正的快乐过一次,只是无论如何小风也想不出,以后的几年或许是母亲一生中最最无忧的日子,即使那一生对于任何人来说并不长。^!$@#首发www.zongheng.com%=$@$

或许只是有点失忆,而或许母亲真的是累了,也许这样也很好,至少母亲再也不用顾忌那些所谓的礼仪或者束缚的修养。^!$@#首发www.zongheng.com%=$@$

偶尔的,面对母亲的责骂小风会一笑而过,但更多的时候则是和母亲打打闹闹,这么多年了,只有这家里的这段日子,小风的笑才是真正的没有违心的笑。^!$@#首发www.zongheng.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