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恋恋物语:爱的告白练习

正文第三十三章二十岁生日

[更新时间] 2018-01-14 18:11:00 [字数] 4688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天,在丹丹的耐心指导下,凌风奇迹般的发了几个还算说得过去的球。丹丹禁不住夸奖,凌风也终于长舒了一口气,算是没浪费丹丹多日来投入的时间。自打学会发球了,只要天气允许,丹丹都会约上凌风出去活动一会儿,这也算是凌风唯一的课外活动了。此时的高三在各科老师的引导下,在老班反复强调下已然进入了正式的开学时间。九月渐觉秋意,高一高二的学生也来报名了。看着更加热闹的校园凌风不禁感慨:我们都快成为老大哥啦!”。看着高一新生稚嫩的面孔,凌风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看到当年拖着行李铺盖卷、顶着烈日汗流浃背的狼狈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由于补课期间老班的不懈努力,整个班级算是顺利的过渡到高三了。正式开学之际学校宣布取消毕业班的体育、音乐以及美术计算机之类的活动课。因为前有增加到三节夜自习的规定,学校新的举措自然迎来众生嗟叹,但是老班一句:“人家尖子班都没吭声!”,言外之意就是说普通班更没资格抱怨喽,自然是要大家无条件服从喽!不仅如此老班简直是把“争分夺秒”奉为座右铭了,为了挤时间开班会时强调晚自习提前十分钟进班!凌风也是郁闷,就连晚自习前那可怜的时间都被老班惦,也够令人无语的了。这还没完,老班时不时的想出个挤时间的点子,三天两头颁布一条新指令。这种举动累积的多了,凌风才发现果然是“一切才刚刚开始”啊,为了挤时间学校疯了,老班疯了,所有学生也快被逼疯了。因为完全按照上头的规定执行的话,那就是说除了吃饭、睡觉、上厕所其他时间全部都要在班里,要用在搞学习上。这种近似逆天的,剥夺一切喜好,一切娱乐,没人性的管理模式却历来被学校奉为圭臬。-!|+^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过时间久了,习惯受压迫的高三学子们也对这种疯狂的做法由愤怒变为牢骚,最后变麻木。在这种大环境下,所有人无论认同不认同,无论适应不适应,最后都得要随着集体的步子行进。所以家长们放心了觉得自己的孩子渐渐的适应了学校的节奏,觉得那些被老师称道的的品格终于在孩子身上展现。时间再久一些,那马不停蹄的节奏便仿佛融入到了每个高三学生的身上。凌风也是一样,高三的他从来都是以跑代走的,饭没仔细咽过,除了吃喝拉撒睡等必要的活动其他时间都闷在了教室里。不知不觉间凌风觉得自己的话变得少多了,兴趣爱好什么都被剥夺了,几乎沦为考试机器。面对如此压抑的高三,丹丹却成为一列外,她一如既往的活泼,时不时扭头跟凌风聊聊再馈赠可口的零食。凌风倒是不解丹丹为何没被老班驯服,也奇怪丹丹没被大集体同化,他倒没好意思问丹丹的成绩,不知道她是否能娱乐与学习兼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天丹丹递过来俩小芒果,还是湿漉漉的刚洗过的样子:“尝尝这个,新品种哦!”-!|+^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凌风看着那小巧金黄的水果问道:“这是芒果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丹丹:“恩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凌风:“电视上看过比这大的,不过没吃过。”-!|+^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丹丹:“不会吧,咱们这里不至于如此闭塞吧!这个早就有卖的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凌风:“是吗,乡镇上极少见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丹丹:“哦,可能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凌风:“看来我是OUT了,这小东西都没见过!”说着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因为凌风的缘故,他同桌也沾光得了丹丹的馈赠,凌风暗自想到这样下去丹丹每次吃零食都要准备三人份的,那她该多么破费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凌风为丹丹的钱包操心了,不过又不好意思问丹丹每月生活费的数额,他旁敲侧击:“总让你破费,不怕月底把你吃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丹丹笑:“放心啦,我的生活费充足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凌风这才半信半疑的品尝那只小芒果。-!|+^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丹丹爱吃零食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不仅吃的频繁而且会变着花样的吃,每天凌风和同桌都不好意思的接受着她的馈赠。凌风好奇的问:“你们女生都很喜欢吃零食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丹丹:“差不多吧,我们女生是开心了要吃零食犒劳犒劳自己,不开心了也要吃零食安慰安慰自己,忙碌的时候吃点零食减压,放松的时候就是好好享受零食的美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凌风笑:“这么说女生吃零食是天经地义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丹丹:“对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凌风:“可是你吃零食不会发胖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丹丹:“呵呵,没有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凌风叹着气:“唉,我喝凉水都长肉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丹丹笑:“以后多打打羽毛球就不会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凌风笑:“这个想法不错!”-!|+^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于丹丹频繁的馈赠零食,凌风和同桌也时不时买些零食回赠。不过对比丹丹各种美味的零食来说,凌风他们是占了大便宜的,他们回赠的零食不过是些棒棒糖什么的远没有丹丹的零食价钱贵或量多。凌风不清楚在那段日子有没有因丹丹所赠零食而长胖,他清楚的是丹丹的零食令他眼界大开。他生平第一次发现女生是有多么能吃零食、多么爱吃零食,他敢说如果可以的话女生简直不用吃饭只需要零食就能活下去。他也是生平第一次发现中国的副食品产业是有多么发达,零食的品类有多么丰富,简直是苦辣酸甜五味皆备,大江南北无所不包......其实有时候回首高三,凌风感觉如果学校抓的没那么紧,或许自己对学校能多几分好感。那忙碌又多彩的高三其实有着零食与妹子还是挺不错,只有苛刻校规最遗憾。-!|+^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高三还没有进入攻坚阶段的时候,凌风迎来了自己的20岁生日。那个尴尬的生日凌风原本没有打算张杨,毕竟同班同学都是十七八的,就他一个大龄青年怪不好意思的。凌风埋首在高高的书堆间,一个人在那里怀念从前过生日的情景。他回忆着妈妈下的长寿面,怀念着妈妈的味道还有面里的荷包蛋。他感慨着自己已经到了可怕的20岁,兀自担忧着年龄带来的不便。凌风很害怕被人说“20郎当岁”,他觉得20岁仍念高三本就是一种耻辱,可他偏偏还没毕业就要面对已经20岁的事实。在凌风内心深处仍依稀记得幼时的豪言,说什么20岁就能顶天立地了,20岁出人头地之类的......理想与现实的差距就是这么明显。凌风觉得20岁仍困在这样的压抑的毕业班简直是可怕。他感到惶恐,仿佛一下子人到中年一般。他清楚知道十几岁哪怕是十九岁那种心态,那种还当自己为小伙子还觉得自己小的心态,可一旦到了20岁,仿佛一下子就从男孩变作男人,反正再说自己是小伙儿总不妥了。20岁是尴尬的年龄,如果社会地位恰当倒还好,关键是20岁仍是高中生,这说出来简直令人笑掉大牙。凌风越想越觉得苦闷,那种“岁月这把杀猪刀”的痛心简直比考试不及格还严重。-!|+^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凌风很少如此失落过,那膨胀的消极情绪都快要把他吞噬,凌风霎时热泪盈眶。恰在这时丹丹扭头准备说什么呢,这时凌风的情绪正在谷底,他的表情被丹丹看得一清二楚。丹丹难得的写着纸条扔到凌风桌子上,凌风揉揉双眼看到丹丹娟秀的笔迹:“哥,怎么了,这么难过?”。-!|+^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凌风读着纸条的内容感觉脑子嗡的一声,仿佛听到丹丹在大庭广众之下喊他“哥”似的,他顾不得那些情绪快速回到:“没事儿,年纪大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丹丹扔回纸条:“心里有事儿就说出来,会好受些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凌风写到:“真的没事儿,多谢关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写着这些客套的话,凌风的心态不知不觉也转变了。扔回纸条的那一刻凌风脑子在想“是倾诉还是隐瞒呢?”,片刻丹丹扔回纸条写着:“如果还把我当妹子看就不要瞒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凌风这才尝试着写到:“岁月不饶人啊,20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丹丹看了纸条恍然大悟,她写到:“都怪我粗心大意,差点误了事儿。今天生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凌风写到:“是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丹丹回到:“庆祝庆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凌风:“别了,说出去丢人,低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丹丹:“请你吃蛋糕!”-!|+^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凌风:“不要,发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丹丹写到:“请你喝啤酒!”-!|+^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凌风:“犯校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丹丹:“好吧,我来拿主意,晚上操场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凌风:“好像是我过生日欸。”-!|+^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丹丹:“呵呵,我的地盘听我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知是情绪使然还是多日疲惫所致,这天晚自习凌风上的浑浑噩噩。下自习凌风拖着沉重的步子来到久违的操场,操场依旧热闹喧哗,一如当年。不多时丹丹提着塑料袋过来了,凌风远远招手,丹丹小跑过来,到跟前丹丹迫不及待掏出袋子的蛋糕:“哥,生日快乐!”,凌风一边说谢谢一边用手指放唇上示意丹丹小声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凌风看着蛋糕:“又让你破费了,说了不要买了就是不听。”-!|+^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丹丹指着那不大的蛋糕:“要不是时间紧,俺就买个大的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凌风:“那我更不好意思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丹丹:“哎呀不要那么见外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凌风既开心又不哈意思的显得手脚也不自在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丹丹:“蛋糕太小不然插上蜡烛许愿多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凌风看看操场笑道:“被监督的老师看到会怀疑咱们纵火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丹丹笑:“呵呵,天干物燥小心火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凌风指着一个不大明亮的角落:“一起吃蛋糕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丹丹点点头,两人小心的拆着包装,拿起塑料叉子吃起来。凌风挖了一大勺的奶油准备送到丹丹嘴里,可是手伸了一半又缩回来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凌风感激的对丹丹:“这是俺第一回吃自己的生日蛋糕。”-!|+^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丹丹边吃边笑:“是吗,这么节俭!”-!|+^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凌风:“农村人嘛,都不在乎这个!”-!|+^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丹丹:“也是哦,爸爸妈妈都很少过生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凌风:“俺爸妈也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人一边吃着一边聊着,那时秋风微凉,月华如水,凌风看着偌大的校园努力的去记下这晚的风景,因为这一刻对于他来说是多么难得的恩赐和幸福。凌风遥望着这一方天地,暂时把高三的郁闷抛在了脑后。他不禁默念:“如果没有高三,没有高考该有多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凌风感慨间冷不丁的丹丹手挑一团奶油抹到了他的脸上。凌风一时反应不过来呆呆的看着丹丹:“你干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丹丹:“没见过吗,蛋糕抹一抹,抹掉旧烦恼。”-!|+^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凌风不知道蛋糕还能这么玩,他顾不得浪费粮食的古训,迅速伸手挑来一大块儿抹丹丹脸上,丹丹尖叫着躲闪却没躲开。不过被抹着的丹丹也不示弱,她再次伸手去抹凌风。这俩玩疯的年轻人就在那里你一下我一下的抹着傻笑着,把吃剩的蛋糕都抹上脸了,幸亏蛋糕剩的少不然还不定闹到什么时候。过后凌风也感慨原来蛋糕不仅仅可以吃还能这么整!最后闹得差不多了,凌风仗着男生力气大非得追着丹丹再抹一下。丹丹边跑开边喊道:“不许弄到头发!”,凌风乐昏了头哪里会听。最终凌风还是追上去抹了丹丹的脸庞一把,只见丹丹捂着脸蹲了下来,这可把凌风吓坏了,他以为不小心戳着了丹丹的眼。他既害怕又自责的捱到丹丹身旁问道:“怎么了,没事儿吧,没弄到哪儿吧?”,丹丹只是不吭声,凌风犹自自责。就在他分神的那一刻,丹丹迅速伸手抹了凌风一把。待凌风反应过来时手上已经没蛋糕可以抹了,他追着丹丹嗔怪:“你太坏了,利用我的同情心!”,丹丹吐着舌头:“兵不厌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晚闹了很久才罢休,凌风也折腾的筋疲力尽,末了丹丹掏出了小东西塞到凌风手里:“这是生日礼物哦,花了整整三节夜自习!”,说完丹丹扭头朝宿舍小跑而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凌风一边往宿舍走一边瞥了眼手心的礼物。一瞥下,凌风看到了那黑白相间的绳编的手环。看着这手环凌风想到了近日里班里编手链的风潮。在学校那么残酷的管理下按理说大家应该没什么闲功夫做学习以外的事儿,但是事实证明越是忙碌和关键的时间段越是容易产生例外。也许是高三的压抑足够久了足够多了,许多女生开始玩起多年前玩的项目了。单纯又爱从众的学生们玩什么都是一阵风,风潮过去也就没什么兴趣了,这种事情屡见不鲜。即便是高中生许多人还是如儿童一般天真无邪,有时会痴迷于一些小玩意儿,但是不定什么时候就腻了。凌风不知道这种情况在尖子班里有没有出现,只是最近的时间班里的女生异常痴迷于编织玩意儿尤其是编织手链。凌风原本对班级风潮是没什么兴趣的,他往往也是后知后觉,但是这次后知后觉的他几乎都被感召了。班里玩疯了的女生对于编手链进行了一次技艺大探究,若有人编织出不同的花样其他人就来取经,于是只要有一种新的手链编法面世其他人都会跟着做一遍。在编手链的风潮正兴的时候,班里几乎每个女生都会拥有一堆不同色彩不同纹理不同款式的手链。有一次一位玩的痴迷的女生有没注意到老师已经踱到身边而被抓了个正着,不过幸好不是老班不然就得挨批了。还好老师只开玩笑说:“咱班女生有不少技术能手啊!”,这么一说逗得全班同学哈哈大笑。这阵风潮本是不关男生的事儿,但是有时也能不经意瞥到男生手腕上戴着那种手工艺品。凌风没想到某一天自己也能与班级风潮沾上关系,也没想到自己会收到这种礼物,更没想到大大咧咧的丹丹也会做这种手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