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头牌王妃

正文第48章 石灰使诈

[更新时间] 2018-01-12 23:38:13 [字数] 3042

咬了咬嘴唇,顾千柔坐在马车里,弯腰,脱下了脚上的短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墨里!”顾千柔小声的坐在马车里喊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墨里也是感觉到了顾千柔的声音,惊讶的回头,这个女人怎么知道他的名字?但是,下一秒看着顾千柔手中的短靴就明白了什么意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像顾千柔示意的点了点头,用尽全力,甩开墨外的软剑,脚尖一点跳出了一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墨外已经红了眼,丝毫没有感觉到墨里的异常是因为顾千柔,软剑如毒蛇一般,瞬间弹了出去,在一次死死的附上了墨里的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墨外用力一拽软剑,墨里就顺着力量翻着跟头,一点点靠近墨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顾千柔坐在马车里急的直跳脚,自己手里拿的只是一只靴子,在怎么用力也射不出弓弩的力道,如何能打在墨外的身上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打斗声还在不断的响起,伴随着噗噗的穿透声,顾千柔知道自己不能再等了,像墨里吹了一声口哨,使出了吃奶的劲,将短靴扔了出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果然,短靴并没有击断墨外的攻击,竟然顺着风向吹到了墨里的身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来不及思考,墨里用左手挡在了眼睛上,噗嗤一声,墨里的胳膊被划了一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时间血肉横飞,血竟然溅了俩人一脸!#+&|$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墨里咬着牙,忍住疼痛,跳起来用了一招回旋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短靴再一次改变了方向,逆风重重的打在了墨外的脸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墨外丝毫没有注意到这‘暗器’,一时间竟然来不及防守,被打了个踉跄。手中的软剑也猝不及防的扔了出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墨外后退了两步,死死的低着头看着墨里,半晌,竟然举着双手,高声的喊叫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青筋凸起,脸也变成了血红色。松林的鸟也扑棱棱的飞了出去,顾千柔看着此番情景不禁哑然。#+&|$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喊了一会,墨外的胸脯起伏的更大了,再一次捡起地上的软剑直奔墨里攻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此时的墨里胳膊已经变成了一个血柱,地上流淌着一大滩血迹,看着迎面而来的墨外显然是有些力不从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是没有办法,眼前的一起是不允许自己投降的,顾不得受伤的胳膊,右手拿着剑在一次火拼在了一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环顾下四周,墨里带来的士兵本来就不多,虽然都是精兵,但也难敌双拳四手,不到一会就已经被杀掉了一小部分。固然墨外也有受伤的士兵,但是总体来说,还是要战优势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场仗绝对不能这么大了!顾千柔的手心已经冒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轻轻搓了搓手,“该如何才能保全自己和墨里呢?”虽然自己不清楚这个墨里的身份,但是眼前的这个墨外绝对不是一个好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了看马车下的土地,顾千柔忽然来了办法,准备了一番,掀起帘子,大呵一声,“墨外,你给我住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了这话,墨外的手忽然抖了一下,刺杀的手法了慢了一拍。不要多,只是这一拍就够墨里喘息的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顾千柔装作一副高深的样子,大声命令着墨里,“不得放肆,你给我过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虽然不知道顾千柔的计谋,但是墨里还是乖乖的用轻功站到了顾千柔的身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算哪根葱?”墨外擦了擦脸上的血迹,不削的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哈哈哈。”顾千柔学着以往电视剧里扬天长笑的模样,“打狗还要看主人呢!你说你欺负他关不关我的事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和你有屁关系,他技不如人,我今天就要取他狗命。”墨外的话还是那么硬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顾千柔揉了揉额头,戏谑着说,“少年,虽然不知道是谁给你的勇气,但是你知道我是谁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管你是谁?”显然,墨外并没有拿顾千柔放在心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把把额前的刘海掀到一边,顾千柔明媚皓齿的笑着,“我就是超级无敌宇宙第一暗器大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什么?”墨外一个古板的古代人,没有想到顾千柔回嘟囔出这么一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要装糊涂,是不是怕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会怕你?”墨外受了顾千柔言语上的刺激,在一次的提气了软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既然你说你没怕,那咱们俩来比试一把如何?要是你输了,就乖乖放我们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墨外轻哼一声,“要是你们输了呢?”真是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女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要是我输了,随你处置!”墨里狠狠的在一旁瞪了顾千柔一眼,这个女人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要你俩的项上人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顾千柔痛快的答应了。回身,推了推墨里,“你去马车上等我,很快就可以走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墨外听见顾千柔的话,哈哈的笑着。这个墨里虽然自己还是有些难对付,可是一个区区的小女子自己还是手到擒来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墨里有些不情愿,顾千柔洒脱的撕开自己的裙角,用力的缠上墨里的胳膊,“你看看,你这脸都白成什么样子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就是缠也没有用了,反正一会也是要死的。”墨外在一旁冷嘲热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打好十字结,顾千柔搀着墨里上车,轻轻附上耳朵,“一会,马车要是走了,你就想办法,通知士兵马上撤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墨里轻轻点头,“恩。”#+&|$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上了马车,顾千柔上前,“现在就开始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未说下句,墨外就挥这软剑冲了上来,顾千柔轻轻弯腰躲闪了过去。自己虽然没有武功,可是电视剧里说的好,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自己刚才已经看了几个回合,大致的明白了墨外的套路,只有用更快的‘舞功’才能对付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墨外的反应也算快的,见第一剑没有刺中,马上就反手来了第二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是这第二剑也在顾千柔的预料中,轻轻翻滚着,来到了松林的另一侧,低手,捡起地上的东西,开始换向另一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这么简单的招数,几个回合下来,到也是耍的墨外筋疲力尽,顾千柔攒了攒手心里的东西,微微的一笑。竟然迎着面,跑向了墨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墨外没有料到。顾千柔会来这么一手,立即转手停止了攻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顾千柔一甩手,将手中的石灰全部扔了出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下一秒就传来了墨外杀猪般的嚎叫声,“快,快扶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手下的士兵立即停止了攻击,都直奔墨外的身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墨里在马车上看着发生的一切,安安吃惊,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子?不能再多想,悄无声息的放出了暗号,士兵们都在一瞬间悄悄的消失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顾千柔在多想,转身踩着马蹬就上了马,重重的敲了一下马屁股,马车就向着前方飞奔而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刚才的车夫已经被杀了,眼下只有一个人来赶马了,可是墨里的胳膊已经受伤,自己顾千柔自己亲自上阵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虽然会骑马,但是却不会赶马;眼下情况也是危机,顾千柔只能像骑马一样,飞奔着向前。#+&|$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是苦了马车里的墨里了,胳膊就受了很重的伤,在加上惨无人道的颠簸,要不是一个练武的人,恐怕就要归西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知道骑了多久,跑了多远,一个人影忽然站在了马车前,顾千柔偶心惊,难不成是刚才墨外的人?看来自己真是难逃一劫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墨里本就难受到了极点,又被突如其来的停车晃了一下,眼看着是要吐了出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手下来迟,还请墨大人恕罪。”马车前的黑衣人影忽然就半跪了下来,低头说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墨里隔着车帘愣了一下,沉沉的说,“无妨,你来赶马车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人接替自己,自然是乐的开心的,只是不知道这墨里到底是什么人,刚才听内个人说是什么大人,难道是哪个......#+&|$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了赶马车的人,顾千柔不用在骑马,悄悄的退到了马车里。看着脸上惨白的墨里,顾千柔有些担心,“你还好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墨外张着干瘪的嘴唇,虚弱的说,“你流这么多血,你看看,你还好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顾千柔瞪了一眼,“真是不识好人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我就谢谢你了。”墨里扯着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不过,你这手法是极好的,眼下我的胳膊不在流血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血止住了就好,等一会到了方便的地方,我会帮你找个大夫看一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用了。”墨里不在接顾千柔的这个话题,眼睛里放着光,一脸好奇的问,“我就想知道,你刚才扔的内个是什么?怎么让墨外乖乖的束手就擒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个啊~”顾千柔故意的卖起了关子,“那是石灰,我扔到了他眼睛上。”说完砸吧砸嘴,“就是不知道,他会不会用凉水冲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要是冲洗了如何?”#+&|$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此时的墨里就像一个渴望知识的少年,顾千柔坐在马车里,捂着肚子,“那眼睛没有个三五个月是好不了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为什么下手这么狠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墨里的一句话差点将顾千柔的鼻子气歪,“我在帮你哎,你有没有搞错,他想要你的命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墨里知道理亏,不在看顾千柔,找了个舒服的地方,就转身睡了过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顾千柔咋舌,真是一个纯洁的‘白莲花’,无药可救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转身也不在接话,靠着马车上睡了过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半晌,顾千柔惊醒,总是觉得哪里不对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