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1号婚宠:老公,忒给力!

正文第30章 一股欲求不满的样子

[更新时间] 2017-12-09 22:59:02 [字数] 3018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而此时的顾晚刚回到诊所,进了门一房间的灰尘,将近两个月没开门了。所有东西上都落了不少的灰。顾晚撸起袖子,开始进行大扫除,明天好开门营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第二天,顾晚重新买了个手机,插了新卡,就打开自己的空间,微信,上传了新的动态,标明她新的号码,方便客户和熟人有事能联系到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就这样,顾晚一边重新开业一边照顾弟弟。她在医院附近的一个老式小区里租了一个两室一厅的小户型,方便她就近陪着晓天治疗。没几天就有一单生意找上门来,是一个客户介绍的朋友,不过对方要求在私密会所见面,并要签保密协议。顾晚很了解这类客人的心态,爽快的签了合同,跟对方定好时间准备赴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周日,陪晓天做完化疗的顾晚,卡着时间赶到了约定好的私人会所,表明身份后,由一个侍者带路进入了三楼的一件雅室,和她约好的对方已经坐在了茶桌对面,正在专心泡茶。 她轻声坐下,仔细欣赏着对方赏心悦目的茶艺过程。这是一个风韵犹存的美人,岁月并没有在她身上留下太多的痕迹,有的只是智慧沉淀下的知性气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美人放下茶壶,递给了顾晚一杯,顾晚双手接过茶杯。浅尝了一口,她一向不懂茶叶,只觉得和她以往喝过的茶叶不同,这杯茶格外的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喝吗?”对方在尝过茶后,举着茶杯问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是什么茶?很苦。”顾晚决定实话实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对方轻轻笑了下道:“这是云南白族产的一种茶,单独喝是很苦,但再之后喝下的水却会变得很是清甜。小姑娘,你试试?”说完,又倒了一杯水给顾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顾晚接过对方递的水,又尝了一口,发现果然如对方所说,水变的很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您好,我是顾晚。”放下手中的水杯,顾晚主动开始介绍自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知道,今天约你来这就是为了我的小儿子,他今年三十岁了,连个恋爱都没谈过,我觉得他可能是身体有什么缺陷,但又不好意思和我们说,我希望找你咨询看你是否能帮我解决他的问题。”@@$-^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您的儿子知道这次会面吗?”顾晚问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很重要吗?我并不想因为这件事给他造成什么压力,所以没和他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您可能对这种治疗有所误解,虽然是理论疏导,但我还是需要和当事人沟通过才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这会对他有影响吗?”对方担心地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般来说,我并不会深入的了解客户的个人信息,我只负责改善客户的心理状态,并针对这些状态去解决他的问题。基于我之前的一些案例,您的担心是多余的,这种治疗并不会对您的儿子有任何损害。”顾晚安慰道。说完便起身告辞。@@$-^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今天就到这里吧!您想好了可以再联系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嗯,麻烦你了医生。”美人也起身相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走出房门,顾晚向外走去,准备回家。刚要跨出电梯便看见顾成和顾嫣然母女二人迎面走进大厅,还没来得及躲开,便被眼尖的顾嫣然看到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两人一个对视间,顾晚决定不躲了,反正丢脸的也不是她。想通后,顾晚毫不避讳地直接向门口走去,权当他们是毫不相识的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但顾嫣然可没她这么好的度量了,这么多年,她和妈妈终于把他们姐弟从这个家真正的赶了出去。但还是觉得不够,从小顾晚就什么都比她强,她喜欢的男生,仰慕的爸爸都只对她一个人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虽然现在她抢了她的男朋友,也让爸爸厌弃了她,可她还是想要尽一切可能让顾晚身败名裂,跌入谷底再也爬不起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顾晚,你怎么在这?难道是来见什么人么?”顾嫣然故意大声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顾晚只觉得好笑,根本不打算接话,也没打算理会她。径直从他们面前走了出去,头都没回。@@$-^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你,顾晚你是不是心虚啊!连话都不敢说。”顾嫣然冲着顾晚的背影喊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顾晚回身真挚的回了她一句:“脑子是个好东西,希望你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说完不等她反应过来就直接离开了会所,留下被众人嘲笑的顾家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会所楼下,顾嫣然正在气急败坏的向顾成抱怨着顾晚,不时传来顾成安慰她的声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二楼一间面向大厅的房间内坐着的,正是刚刚从国外回来的宫墨寒。他一下飞机就被发小们拉来这里聚会,刚刚看完全程的一帮人都在调侃宫墨寒,在座的很多人都去了当时的婚礼,所以对顾晚记忆深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呦,这不是我们宫大少爷的未婚妻和她继妹吗?”此时坐在宫墨寒侧对面的人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未婚妻都被人欺负了,你也没点反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还别说,他连婚礼都没去,可见也没把这个女人当回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宫墨寒把酒杯放在膝间把玩,不置一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身侧的好友看他兴致不高,忙向众人道:“你们就少说两句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时大家也都注意到了宫墨寒的样子,开始转移话题。@@$-^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晃着手中的酒杯,看着澄黄的酒水在杯中来回晃荡,刚看到顾晚,其实他第一眼就认出来了,而顾嫣然,则是之前在顾晚诊所见过一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自从得知顾晚的身世后,这是他第一次直观的看见顾成对顾晚的态度,一点都看不出顾成曾经把顾晚捧在手心的样子,看着倒是对继女很是宽容爱护。@@$-^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没想到之前顾晚是被顾成不顾幸福,强行逼嫁给他的,难怪顾晚对他的偏见那么深,看来是把对顾成的气撒在了他头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想通事情始末,知道该怎么缓解顾晚对他反感的宫墨寒放下酒杯,起身就想要离开,却被一众人拦下,说什么也不让他走。宫墨寒现在迫不及待想要将顾家打垮来撇清自己和顾成的关系,哪有心思在这和他们喝酒?@@$-^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们玩得开心,今天所有花销都记我账上!我现在真的有事,我先走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话音未落,人就已经消失在了原地。众人面面相觑,该不会真生气了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宫墨寒正处在兴奋时刻,坐进车里,立刻拿出了手机,让秘书召集通知半个小时后各部门开会。挂了电话,拉上安全带,男人就一开油门冲了出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平时三十分钟的路程,硬是被宫墨寒20分钟就赶到了,进了会议室,只说了一句话。“我要你们不惜一切代价,短期内我要看到顾家宣告破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虽然早已习惯总裁的语出惊人,但大家还是被宫墨寒命令惊到了。虽说以宫家的实力,绊倒顾氏轻而易举,但短期内就让一家上市公司破产,还是一件很有难度的事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被堵的说不出话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众人并不知道顾成与顾晚的关系恶劣,还以为是自家总裁真的很不喜欢自己的未婚妻,想要搞垮对方,解除联姻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宫墨寒见没人说话,有些不耐道:“都哑巴了?现在就开始讨论可行方案,我花了这么多钱养着你们,连这点事都办不好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众人一阵激灵,纷纷开始投入到讨论中去,仿佛已经可以看到那个未来加班通宵的自己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看着忙碌的众人,男人满意的点了点头。嗯,这帮人就是要好好鞭挞才能成大器,为他所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同于宫墨寒的好心情,顾晚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出门没看黄历,倒霉的事情都是连着的。刚出了会所所在的街道,没看到一辆出租,连滴滴都打不到车,偏偏今天为了显示她的专业,平时都穿平底鞋的她还穿了八厘米的高跟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一路走过来,脚都废了,要只是这样也就算了。可偏偏她还没把要是带出来,只好又去房东夹取钥匙,还被房东好一顿数落,接受了好一番大妈的嗓门洗礼,离开时人都是懵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不容易回到家,躺在床上动都不想动了,可还得爬起来准备晚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顾晚想着今天见到的那位女士,一位母亲替自己的儿子来询问这方面的事应该也是迫不得已吧。这种来自母亲的询问让顾晚有些难受,她想起了自己的妈妈。自从妈妈去世到现在,顾晚还常常有不真实感,觉得妈妈只是不在身边,而不是死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顾晚把脸埋在被子里,深呼吸,感觉疲惫感一下就减轻了不少。爬起来,洗完澡擦着头发走进厨房开始做饭,她现在一个人生活,晓天经常化疗,普通饭菜根本不能吃,所以她常常做的很简单,炒两份小分量的炒菜搭配主食,就是一天的晚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做饭吃饭花了一个小时左右,等顾晚整理好所有东西已经10点左右了。她躺在床上翻看着手机上别人发给她的信息,其中风澈之的最多,但大多都是在插科打诨,卖卖萌。简单的各自回复后,顾晚把手机放在了枕边,拉高被子,蜷缩着睡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夜幕下,这个城市渐渐安静下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顾晚走路上班,刚到诊所 坐下就接到电话:“您好,哪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