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重生之侯门嫡女

正文第五十章 两只冤大头

[更新时间] 2017-12-07 10:50:29 [字数] 3305

午后阳光携着秋风,一阵和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栖霞院内,莲池曲桥迂回百转,罗氏自顾自在曲桥上走着,梅香和竹枝落于其后,罗氏走了许久忽然有些疑惑的转头问梅香和竹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今日百川的形容你们可瞧出端倪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梅香与竹枝互望了一眼,梅香才开口道“奴婢去过凌霜楼几次,有几次刚好瞧见兰心在帮小舅爷布菜,小舅爷倒是一点不介意,似乎连胃口都好了许多,兰心一贯贴心,照料起人来连奴婢与竹枝都自叹不如,小舅爷与她处久了,多了些情分倒也无可厚非!”#&*&&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对!依百川的性子鲜少能识得府中婢女,以往母亲和长兄要拨给她丫鬟,他都避之不及,何况还贴身伺候。兰心不过烧伤了手臂,福叔都说明了并无大碍,这孩子却非得眼巴巴拉着静丫头去庄里,那般闲散的性子居然急得马车都不坐了,竟是骑马而去,实在反常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罗氏低低述说着,心里一阵百转千回,不多时眼中有了喜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了罗氏的话,梅香心念一转,心中大底也有了答案,脸上不自觉也带了几分笑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夫人,可是想到了什么?”竹枝年岁尚小,对于男女之事还不若梅香看得明白,忙出声问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罗氏抬眼望了梅香和竹枝一眼,笑着点了下竹枝的脑门,显然心情很是不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你糊涂!梅香可是一点就透了,我也懒得与你解释了,我得赶紧休书给长兄,将这个好消息告知与他,如何操办还需得商讨一番才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罗氏说完便要回了厢房,却见不远处一个小丫鬟匆匆前来禀道“夫人,绣房的甄娘求见,说有急事要告知夫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甄娘是绣房里的管事,与王氏摊牌后,罗氏便让甄娘多注意下绣房内的事务,她料想王氏定然不会就此善罢甘休,但三房一应日常便都是分开的,除了绣房,其他的王氏根本动不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莫非,王氏又出了什么幺蛾子?罗氏脸色也有些不好了,忙和梅香,竹枝匆匆赶回了厢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知道兰心修养些时日便可大好,寒岁静倒也放心了许多,不愿打扰罗百川和兰心的你侬我侬,寒岁静便独自骑着马打算就此回侯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进了京都,见街道喧嚣热闹,人流摊子络绎不绝,寒岁静便牵着马在街市逛了下,后日便是重阳了,给寒山和罗氏添几件礼物倒也是不错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罗氏喜书画,寒岁静便在一个书画摊上止了布,目光被一幅水墨莲池的山水画吸引住了,虽算不上大家手笔,但物景清晰,莲花朵朵分外生动,还算是幅佳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公子好眼力,这幅莲池图生动自然,是我摊上最好的杰作了,公子若是欢喜,小的可以给你算便宜点!”一旁的摊主赶忙讨好的说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看着还凑合,多少银子?”寒岁静支着手肘点了点头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难得公子喜欢,那就一百二十两吧!”摊主见寒岁静一身锦袍玉带的,一看就知是个有钱的公子哥,而且年纪看起来还小,立马就是狮子大开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百二十两!寒岁静不由望了眼又矮又浑圆,跟个球似的摊主,这般福气的身段不知宰了多少冤大头。寒岁静轻哼了下,转身就要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公子,不然再便宜些,就算你,一百两如何?小的是小本生意,您总不能让小的亏了老本吧!”矮胖摊主一把扯住了寒岁静的衣袖,一脸哀求的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寒岁静还来不及出声,旁边就走出个打着折扇看起来风度还算翩翩的公子哥,白袍玉带,玺兽金冠,一看就很像冤大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喽!一百两银子,爷出了,把画给这小公子包起来!”霁风很是洒脱的丢给球似的摊主一大张银票,笑着来到寒岁静跟前,很是风雅的道“在下霁风,字雅然号竹山,想同小公子交个朋友,这幅画权当是我们相见之礼,聊表心意,不成敬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是!都听大爷!”摊主眼睛莫得放亮,赶忙接过银票赶忙去收拾画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真就是个冤大头!寒岁静真想就地给霁风一脚,霁风这见着个皮相好的,不管男女就往跟前凑的老毛病,前后两世倒是一点没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梅氏在家中为了养活他那一大堆的姨娘庶子庶女,紧衣缩食可劲的精打细算,这货倒好,在外头为了风流快活可劲的挥金如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冤大头哪够形容眼前这个衣冠楚楚的霁三公子了,简直是侮辱冤大头这词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好意思,在下还有事,公子的好意在下心领了,告辞!”若非看在霁风与霁月的这层关系上,她都懒得和霁风废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哪里走!爷可是给你送了礼的,俗话说礼尚往来,你也该回报下爷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哦!回报?那霁公子打算让在下如何回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寒岁静笑颜如花的望了眼霁风,笑容却不达眼底,有种想就地把霁风给收拾了的冲动,可鉴于她一个大家闺秀在大街上与人斗殴实在有伤风化,掂量着还是忍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霁风显然被寒岁静那明艳至极的笑容,给晃了眼,愣了片刻,才咽了咽口水,故作风流的摇了下扇子,又往寒岁静跟前凑近了几分,用几乎只有他和寒岁静听得到的声音说道“你陪爷一晚,这画便归你如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陪你个头啊!寒岁静正要抬腿给霁风一脚之时,从街市上又闪出了一个锦衣公子,面容不若霁风出众,可身后一溜五六个跟班,可见派头还是足足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么寒凉的天气,霁三公子还打着扇子,也不怕把自个的脑子扇糊了!”锦衣公子邪邪望着霁风,一脸挑衅。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巧了,寒岁静难得上街一趟,遇上的两个公子哥,还都是她熟识的,而这熟识之缘由,说来也是响当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霁风自是不用多说,至于如今冒出来的这位,正是京都里风头正盛的,以吃喝嫖赌闻名于世族圈内的,刑部尚书左谦那唯一的儿子,左冷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贯与霁风并称京都两大纨绔,当然,纨绔界亦是一山不容二虎,两人时常是你看我哪哪不顺眼,我瞧你哪哪眼不顺,这会儿扛上倒是正常。#&*&&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左冷蝉的目光落到寒岁静身上时,不由也是眼前一亮,见寒岁静望着霁风一脸不快,左冷蝉赶忙上前救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霁三公子作为世族公子,这般欺负一个良家公子成何体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哪只眼睛见着爷欺负他了,爷分明是给这小公子送礼,你没见我们正相谈甚欢吗?要你掺和什么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霁风很是不以为然的斜睨了左冷蝉一眼,手还很不识相的就要往寒岁静肩头搭去,却被寒岁静不动声色的躲开了,霁风一个趔趄险些栽倒。#&*&&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哈哈!人小公子明显不乐意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到霁风这个怂样,左冷蝉指着霁风一阵爆笑,笑完几步来到了寒岁静跟前,拍着胸脯道“小公子放心,有我左哥哥在,姓霁的不敢拿你怎样的,左哥哥会保护你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劳阁下费心了!”寒岁静面无表情回了句,不自觉后退了几步,左冷蝉的一声左哥哥让寒岁静不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心里哀叹,早知如此,今日出门应该看看黄历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姓左的,你是非跟老子作对不成?”这下霁风彻底被惹火了,指着左冷蝉一副恨不得上前就给左冷蝉一拳的冲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哼!跟你作对又如何,你第一天认识爷啊!”左冷蝉轻哼了声,一脸不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时球似的摊主突然凑到三人跟前,躬身将一个画匣子递到了三人面前,眼睛直笑成一条线“几位公子,画包好了,还请收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左冷蝉一把抢过画匣子从怀里掏出了两张一百两的银票如霁风一般直接丢在了摊主手里“这画爷要了,够不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够!够!够!谢公子爷了!”球似的摊主捧着银票心都快乐开花了,乐了一会儿还很厚道的把一百两银子递还给了霁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下子,霁风的脸色更不好看了,望着手上的银票青一阵白一阵,和左冷蝉眼见的便在街市上互掐了起来,你一句我一句的,好不热闹,引得周围人流一通围观。#&*&&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寒岁静望了眼正在掐架的左冷蝉和霁风,又望了眼在一旁抱着银票,准备卷铺盖走人的球摊主,心里直摇头,这两个冤大头当得,还真是绝无仅有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趁着两人掐架掐得如火如荼的空,寒岁静正要闪身走人,手腕却被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拉住了,抬眼之时,眼眸深处现出一个清风霁月般的蓝衫身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急,戏还没完呢!急着走做什么?”霁月好笑的望着寒岁静,这个惹祸精,所到之处人仰马翻,她倒是跑得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怎会在此?”寒岁静很是疑惑的问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在,故我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霁月声音温润的说出这几个字,寒岁静不知为何,心似乎莫名颤了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真热闹啊!小五,你说是与不是?”霁月虽侧头望着寒岁静,但声音明显便高了几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正在掐架两人听到声音,都停了争吵,霁风抬眼一看到是霁月,缩了脖子就要往人堆里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三哥这是去往何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霁风刚迈出去的腿将将又收了回来,只能打着扇子,笑容可掬的来到霁月跟前,似乎才刚瞧见霁月一般,寒暄似的道“原是四弟啊!今日日头当真不错,赶巧还能在此处遇上,哈哈!有缘!有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寒岁静一阵好笑,霁风一贯怕霁月,听说是自小便如此,没有缘由,不过寒岁静私下斟酌了下,倒是有了自己独到的见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觉得霁月高风亮节为京都公子之表率,而霁风虽也算名声在外,却往往是学堂夫子的反面教材,而霁风又是霁月兄长,自古有云,榜样在先,好好个榜样在霁月跟前倒成了个反衬的,心中定然是惭愧的,见了霁月还不得远远躲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