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贤妻倾城:夫君请接嫁

正文第二百一十六章 我又算什么

[更新时间] 2018-02-14 14:32:37 [字数] 3024

这一觉意外的睡得很沉,清晨半夏前来叫起泽兰之时,泽兰还有些回不过神来,但是耳边听着半夏说着泽夫人已经醒过来了的事儿,泽兰原本有些昏沉的精神一下子就重新恢复了过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半夏,跟我一起去后院看看母亲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泽兰虽然沉沉的睡了一个晚上的好觉,但是睁开眼睛之后却一点儿也没有酣眠一夜之后的清醒和轻松,身子无来由得有些疲惫,脸色看上去也有些苍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半夏看了心里忍不住有些担心,她上前将热帕子递给换好衣服的泽兰手中,泽兰接过帕子往脸上敷了一下,半夏趁机出言说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小姐,您是不是身子欠安,奴婢看您脸色不太好的样子,要不小姐您还是多休息一会儿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泽兰面上还敷着热帕子,她闭了闭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取下帕子递到半夏的手里,听到半夏这劝慰的话,泽兰摇了摇头,轻拍了下脸颊,打起精神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无碍,可能是这几天累着了,以前在商家的时候也有过这样的时候,过几天就没事了,半夏不必担心。咱们出发吧,母亲那里应该已经起来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泽兰整理了一下衣襟,推门走了出去,外面的天色已经大亮,因着入了冬的缘故,院子里头降下了一层厚厚的霜,恐怕不等过了年就要下大雪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泽兰看了一眼院子里的白霜,心里漫不经心的想着,身后跟着半夏,半夏看着泽兰脸上有些难以掩饰的隐隐疲惫,心里忍不住有些担忧,可是看资料一副并不以为然的模样,半夏也只好暂时按捺住自己对泽兰的担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泽兰带着半夏到了泽夫人的院子,一进院子就看见了杜鹃站在院子外面一脸焦急担忧的模样。泽兰脚步一顿,脸上也不由得带上了一分紧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泽兰快步上前,赶到了杜鹃的身边,揽着杜鹃的肩膀,对着她开口询问道:“杜鹃姐姐,你怎么在屋外呢?可是母亲她又出了什么事儿了?是不是那解药有问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杜鹃看到泽兰过来了,脸上的焦急担忧似乎稍稍安定了下来一些,可是却对泽兰如连珠炮似的疑问不知如何做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杜鹃张了张嘴,看了看泽兰的脸色又看了看泽夫人紧闭的屋子,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对着泽兰开口解释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夫人已经知道红姨娘怀孕的事情了,一大早就把自己闷在屋子里面,谁唤也不让进去,大小姐您总算是过来了,咱们这也就只有大小姐的话,夫人还能听进去一些,您快进去劝劝夫人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泽兰心下了然,原来是知道了红姨娘怀孕的事,原本红姨娘就仗着泽父的宠爱在泽府里横行无忌的样子,现在得了这个孩子恐怕更加要目中无人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况且红姨娘怀上这个孩子的时候,正是泽夫人的长子泽杞失踪已久、下落不明的时候,原本泽父就与泽杞生了嫌隙,不愿意认真去寻找这个嫡长子,知道自己最宠爱的红姨娘怀上了孩子之后,恐怕更加要将泽杞给抛到脑后去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泽兰心下也是长长的一声叹息,泽府这些日子以来究竟变成了什么乌烟瘴气的模样?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泽兰脸上还带着一丝疲惫,却是来不及休息一会儿,就急急忙忙的赶到门边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泽兰抬起手试探的敲了敲门,等了一会儿却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泽兰心里有些担心,开口对着门内,喊了两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母亲,我是泽兰啊,您开开门,女儿有些事儿想和您商量一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泽兰一直得不到屋内泽夫人的回应,心里放心不下,终于忍不住一咬牙,用力将门往前一推,本来以为很难推开的大门竟然一下子就被泽兰推开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泽兰愣了一下,没想到这屋子里的门锁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泽夫人给打开了,泽兰一脚踏入屋子里面,转身对着杜鹃和半夏等人摆了摆手,示意她们先不要跟进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后,泽兰就顶着杜鹃半夏两人担忧的目光,转身将大门给关上了。大门合上,将室内与室外的空间彻底隔绝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母亲?”泽兰开口呼唤了一声,脚下不停,轻轻的走到了屋子里面,就看到了斜躺在小榻上神色黯淡的泽夫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泽兰叫了泽夫人一声,意料之中的没有听到泽夫人的回应,她体谅泽夫人的心情,没有多说什么,在泽夫人的身边找了一个空位坐下,伸手轻轻的握住了泽夫人垂在身侧的那只手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母亲,女儿知道您心里苦,女儿愿意跟您一起分担,还请母亲不要将什么事情都放在心里憋着,女儿已经长大了,可以帮您一起分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泽兰开口安慰着神色郁郁的泽夫人,泽夫人心情自从知道了红姨娘那里传来的消息之后,就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因着对泽杞多日来的担忧焦心,这会儿脑子里面完全是一片混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着耳边泽兰轻轻的安慰声,以往泽夫人还能够从中汲取三分温度,可是此刻却是一片嗡嗡作响,然泽夫人不觉心情烦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红姨娘有了孩子,杞儿怎么办?我的杞儿还生死未卜,你父亲怎么能这样厚此薄彼,说忘就忘,往日的情分难道能够说没就没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泽夫人神色有些激动,也不管泽兰能不能听懂自己的话语,就将自己积压在心头的所有话都一股脑儿的发泄了出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爷怎么能如此狠心,杞儿可是我唯一的孩子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泽夫人思绪混乱,也不管这会儿自己说出来的话都是些什么,不管不顾的全部对着泽兰倒了出来,而泽兰听着却是心下一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唯一的孩子?泽兰心里有些莫名,但是也没有多想什么,只是以为泽夫人伤心之下,语无伦次将唯一的儿子说成了唯一的孩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泽兰尽量忽视了自己心里那一瞬间的不安,强撑着身体上的疲惫不适,抬手握住泽夫人的手,对着泽夫人温声安慰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母亲是为哥哥担心吗?哥哥毕竟是父亲的嫡长子,相信父亲不会对哥哥不管不顾的。哥哥虽然不在母亲的身边,可是还有女儿会在母亲身边一直陪着您,母亲且放宽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只有杞儿,我只要我的杞儿,家里都乱成一团糟了,你怎么还能这般气定神闲,果然是不是一家人,就这般养不熟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泽夫人气怒之下,无意之中迁怒于泽兰,口不择言的将这样一番话脱口而出,让泽兰一下子僵在了原地,难以置信的望向了泽夫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泽夫人一句话出口之后,也是立马被自己口不择言的话给惊醒了过来,想起自己头脑混沌之时不经大脑思考就脱口而出的那番话,恨不得将自己的嘴巴给封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不管泽夫人心下如何暗恼后悔,说出去的话如同泼出去的水,泽兰已经全部都听进了心里。看着泽兰脸上难以置信的受伤神色,泽夫人终于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母亲,您,您刚才说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什么是不是一家人?什么叫泽杞才是您唯一的孩子?那我呢,我又算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泽兰的耳边似乎还在嗡嗡作响,泽夫人方才说出的那一番意料之外的话语,让泽兰的耳朵里面到现在还是一片鸣声,似乎有些大受打击的模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面对泽兰不敢置信的质问,泽夫人心中后悔,嘴上却是急急忙忙的掩盖起来:“你说什么呢?娘方才气急之下口不择言,脑子清醒下来之后,都不记得自己说了些什么,又如何能够作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着泽夫人明显一副装傻充愣的模样,泽兰心里却是更加笃定了泽夫人方才不是气急之下口不择言的随口乱说,而是气怒之下的实话实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母亲,您说谎的时候眼神会不自觉的向下看,手指会攥紧衣角,您说谎。正如您了解女儿一般,女儿也了解母亲,你什么时候说的是真话,什么时候说的是假话,女儿比您自己都要清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泽兰声音十分冷静,让心下本就有些心虚的泽夫人顿时有种无所遁形的感觉,泽夫人本来不想将这个巨大的秘密说出来的,可是泽兰说的对,正如泽兰了解自己一般,泽夫人也十分了解泽兰的性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若是泽兰下定了决心要弄清楚自己所隐藏的那个秘密,恐怕泽夫人就算百般遮掩,也迟早会被泽兰找出谜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与其让泽兰这般好无防备的调查那些陈年旧事,空惹得一身伤,泽夫人宁愿是由自己告诉泽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泽兰看到泽夫人脸上的神色柔和了下来,知道泽夫人这是对自己妥协了,心里却仿佛一颗石子落入了冷冷的深潭之中,越坠越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罢了,既然让你知道了这件事情,恐怕迟早是瞒不住你的,只不过娘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情,那就是永远不要去调查你的身世,若是你能够做到这一点,娘亲就告诉你事实真相。”+?%#|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泽兰抬起眼睛与泽夫人认真的视线对上,良久沉默着点了点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