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窈窕小徒,师傅好逑

正文时年不识女儿身 时年竟生儿女情

[更新时间] 2018-03-20 16:23:31 [字数] 4583

  几人落座叫了一壶凉茶,林鑫磊问道“怎么回事?他们发现你是夫子的儿子了?”郑浩连忙否定道“不是,他们应该在找一个女孩子,居然怀疑我不是男人,真是破天荒了!”林鑫磊翻白眼“不是破天荒,是理所应当。”郑浩一伸手,狠狠的掐在林鑫磊的胳膊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辰寒见四下无人,低声说道“他们要找的女孩子,就是我。”郑浩与林鑫磊二人一齐将目光投向面前的平静之人,郑浩将丹凤眼挑得老高老高。张辰寒挽起胳膊,露出一条长长的伤疤“我爹救的是个女婴。”林鑫磊这才恍然“怪不得夫子将你在陈府养了十六年,怪不得夫子三番两次要辞官归隐,怪不得,安儿总是文文弱弱,弱不经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辰寒伤感道“爹娘都是为了保护我,可是我却害死了他们,害死了上官叔。”林鑫磊劝慰道“安儿,别难过,你还有我们呢!”张辰寒闪烁着泪花“对不起,不该隐瞒你们。”林鑫磊道“不怪你,安儿,只要你平平安安就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郑浩再次翘起兰花指“我就说嘛!你的皮肤怎么会那么好,白皙,红润,水嫩,让我又羡慕又嫉妒,如何会是男子的皮囊。”林鑫磊打断郑浩“又来了!”张辰寒感动道“谢谢你们,一直都把我当做好朋友,好兄弟,一直对我照顾疼爱有加。”林鑫磊道“我们永远都是好朋友,好兄弟,不管你是什么身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夜幕降临,三人来至一所宅院,林鑫磊问道“你家搬到兴宁老街口了?”郑浩头前带着路“是啊,刚刚搬去。”林鑫磊边走边观察四周“以前老来你们家,也没觉得这么宽敞,这花花盆盆的一搬走,院子还挺大的嘛!”郑浩打开房门“改天带你们去新宅看看,得比这里要大一半呢!”林鑫磊竖起大拇指“阔气,我的郑少爷。”林鑫磊问向又开始沉闷不语的张辰寒“辰寒,耗子家的老院怎么样?”张辰寒“很安静,我很喜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屋子里亮起灯,三人将提来的酒菜摆满桌子,郑浩举杯“来,难得聚在一起吃顿饭,先喝一杯。”三人放下酒杯,林鑫磊将花生糕夹给张辰寒“快尝尝是不是从前的味道。”张辰寒漾起发自内心的笑容“谢谢鑫磊哥。”将一整快塞进嘴里。郑浩不满道“就你现眼,花生糕是我买的,是我买给你的辰寒。”张辰寒幸福的傻笑着“谢谢耗子,还是老味道,你们也快尝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郑浩灵机一动,放下筷子“辰寒,给你看样东西。”从柜子里找出一套粉红色的女装,抱到张辰寒面前“辰寒,我觉得这身衣服会很适合你。”林鑫磊好奇地问道“谁的?你的?”郑浩朝林鑫磊翻一眼“什么呀,我娘的,都买了差半年了,当时很喜欢,可又嫌颜色太鲜,从来没穿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辰寒拿起打开,不由得赞道“很漂亮。”郑浩怂恿道“你穿上试试,一定很漂亮。”林鑫磊也用期待的眼光看着张辰寒。郑浩劝道“试试,就一下,试一下。”张辰寒好久没穿过女装,经郑浩一说,也生出了想要试穿的欲望“好,我去换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一会,一抹粉红色出现在二人眼前,郑浩直直的盯着粉衣衬托得红润俊美的面容,合身的衣衫更让张辰寒顿显温婉大方,纯净的容颜也娇艳了几分,好一个北方佳人,遗世独立。林鑫磊炙热的目光让张辰寒有些不好意思“怎么了,不好看吗?”郑浩忙上前凑近张辰寒的脸“天生一副丽质俊美,九天仙女亦当羡煞。”*^#^-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团练使肖思钦带着人马在郑浩家老院门口停下,问道“言虚,你真的看清楚了?”被称为言虚的男子正是白天要查看张辰寒手臂的头目,言虚低声道“禀大人,属下被副指挥使阻挠之后,只觉其中有疑并没有离去,立即吩咐言明去通知大人,属下便跟着他们来到了这里,刚才在对面屋顶,属下确实看到屋里有个女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团练使剑眉一扬,吩咐道“杀了那个女人,不必害怕什么狗屁副指挥使,一切有上头顶着,放手去做!”言虚应道“遵命!”肖思钦手一挥“开门!”有一身手矫健的禁军翻进院墙,将大门悄悄打开,肖思钦率人进入院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三人听到外面脚步嘈杂,立马警惕起来,“咚咚咚”一阵敲门声,张辰寒顿时汗毛都要立起来,惊慌看向林鑫磊,林鑫磊低声道“不好!你们两个快去后面。”不由分说,郑浩拉起张辰寒躲到帷帘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鑫磊刚一开门,官兵便要冲进去,林鑫磊伸手拦住“肖团练,你可认得本副使?这群官兵冲进来是什么意思,这是要捉拿本副使吗?”肖思钦与林鑫磊有过几面之缘,连忙恭敬施礼“下官不敢,但是今日迫不得已,得罪了,给我搜!”林鑫磊厉声呵斥道“且慢!肖团练这是要搜什么总要让本副使知道吧?”肖思钦阴沉一笑“待会副使大人就知道了。还愣着干什么,别耽误副使大人的时间,快去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鑫磊喝道“谁敢!肖思钦!你带官兵私闯民宅,无凭无据,强要搜查,本副使要去御前奏你一本!”肖思钦强硬道“林副使要奏下官,下官今日也不敢违命。搜!”帷帘后面的张辰寒正脊背发冷,一个黑影从窗外跃进,捂住二人的嘴巴,张辰寒一回头便看到熟悉的脸孔,钱乙小声道“先出去!”一把抓住张辰寒二人跳出窗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郑浩听到前厅已经打起来,忙把张辰寒的男装扔出来,做手势让二人快跑。钱乙看着眼前漂亮的人儿,小声说道“快把这身衣服脱了。”张辰寒才匆忙将衣服脱下,又扔进屋里,正好砸在郑浩身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再说厅内已打斗得一片狼藉,一拨人缠住林鑫磊无法脱身,另一拨趁机冲进后堂,林鑫磊突然心底一沉,心道“坏了!”从人缝里看到粉红色女装之人被架出来,猛然发力,左一脚,右一脚,踹开这些“死缠烂打”的人,却被地上粉红女装的郑浩惊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郑浩爬在地上响亮的拍着地板“这么硬,我的被子呢,这是哪里啊?”肖思钦看向地上一身女装,满身酒气,披头散发之人,皱紧了眉头。林鑫磊停下打斗,慌忙扶起地上之人“耗子,你怎么样?”郑浩嘟哝道“我还要喝酒~”林鑫磊见肖思钦依旧盯着郑浩,连忙帮他脱去女装“你说你惹的祸。”*^#^-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郑浩摇晃着站起身来,随手解开中衣,光着膀子扑在林鑫磊身上,林鑫磊扶住郑浩,低声训斥道“衣衫不整,成何体统,快穿好衣服我扶你回去睡觉。”郑浩转身扑上肖思钦,搭上肖思钦肩膀,醉醺醺道“嘿!你不是三万两银子赎了老鸨的王老六吗?你是来看我的吗?”在场的禁军纷纷清了清嗓子,更有人低下脑袋窃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鑫磊扶郑浩坐于一旁,严肃道“肖团练横冲直撞的突然闯进屋来,总要给本使解释解释吧?”郑浩嘟嘟哝哝道“我要去睡觉,去睡觉。”又踉踉跄跄的回了后堂。肖思钦尴尬施礼“副使大人恕罪,下官也是有命在身,迫不得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辰寒匆匆跨进门,道“鑫磊哥,怎么一会儿工夫突然来了这么多官兵,还包围了我们的房间,这是怎么回事?”林鑫磊看向肖思钦“肖团练,您砸了我们兄弟三人的酒菜,不给我兄弟一个合理的解释吗?”肖思钦道“回禀大人,下官只想查看一下这位大人的手臂,别无他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鑫磊拿剑指向肖思钦“我林某人的兄弟,岂是你想查看就能查看的?”张辰寒厉声道“大人,查看倒也可以,如若本人没有嫌犯嫌疑,林副使可要问你个私闯民宅之罪!”肖思钦犀利的目光看向张辰寒“好!”张辰寒伸手将左右衣袖挽起,两条手臂洁白无痕。林鑫磊一惊,立即回过神呵斥道“肖团练!你还有什么话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肖思钦立即跪地道“下官冒犯了大人,请大人责罚。”林鑫磊愠怒道“责罚倒是不用,开封府你倒要随林某去一趟,团练大人重兵长刃,私闯民宅,没有来由与林某大战了一番,又不能解释个所以然来,难道企图杀害本副使?!”肖思钦连忙叩头“下官不敢!副指挥使饶命啊!”林鑫磊吼道“你哪里不敢!”指着四周的禁军“你哪里不敢了?走,去开封府!”肖思钦伸出手一个响亮的巴掌打在言虚脸上“都是你!”说话间又是一巴掌“不辨雌雄,无中生有!”反手又一耳光响亮地回荡在房间里“看你下次还敢不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鑫磊喝道“住手!”指着言虚“你给我们解释一下!”言虚被狠狠的几个耳光打得嘴角溢出血来,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忍者脸上的麻木烧痛感,说道“大人,属下今日见这位大人,和通缉的女犯有几分相像,恰好这位大人和适才女装的大人都有几分阴柔之感,所以小人有眼无珠,错认大人,求大人饶小人一命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鑫磊佯怒道“极为荒唐,此事若传出去,定然有失我兄弟的颜面,不治你等私闯民宅,企图谋杀之罪,如何出得了恶气!”言虚哀求道“大人,一旦去开封府过堂,下官一则冒犯大人,二则办事不力,不止开封府不饶,我的主子也饶我不得,求大人网开一面啊!”说着又是两耳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鑫磊看向肖思钦,道“带人闯进来的不是你啊,你怕什么?”肖思钦也在自己脸上狠甩两耳光,哀求道“大人恕罪!”林鑫磊摆手“好了,如有下次绝不轻饶!”肖思钦连忙起身示意众人退下“多谢大人宽宏大量!多谢大人!下官告退。”林鑫磊与张辰寒相视一眼,来至后堂,郑浩翻身起来,问道“走了?”张辰寒道“走了。”林鑫磊舒了一口气“好险!”郑浩一脸贼笑“我演的怎么样?”林鑫磊用胳膊肘直撞向郑浩的胸口“都是你差点害了安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辰寒连忙说道“不怪耗子,还要多耗子机智的换上女装,才助我顺利脱险。”林鑫磊忙问道“辰寒,你是怎么逃出房间的?”张辰寒道“就在禁军想要冲进来的时候,是师父突然出现,带我跳窗出去,万幸万幸,有惊无险。”林鑫磊朝窗外望了一眼“原来如此,钱太医现在人呢?”张辰寒道“在府门外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鑫磊再次惊奇道“哎?钱太医如何知道我们在这里的?”张辰寒跳上床坐下“我们从后街街口经过的时候,师父正好在岔路口看到我们正被官兵跟踪着,所以就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也跟着寻到了这里。”林鑫磊突然凝重起来“坏了!钱太医是不是也知道了你的女儿身?万一走漏风声,医官院又怎能容得下你?”张辰寒缓缓道“师父,他应该不会说出去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三人沉默了一阵,张辰寒感动道“谢谢鑫磊哥,耗子,你们又救了我一命啊!”林鑫磊爽然“跟我们还客气什么!”郑浩拍着胸脯道“客气啥!救你是耗子哥的使命!”张辰寒笑,望了眼窗外,道“鑫磊哥,耗子,时候不早了,我要回医官院了。”林鑫磊忙道“我送你。”张辰寒回头道“不用,师父在府外等着呢!”林鑫磊脚步一僵,立即止住步子“啊~好!路上小心一点。”张辰寒应道“知道了,我走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于张辰寒,就算没有知道她的女儿身之前,林鑫磊也对她有一种特殊的感觉,虽说张辰寒和郑浩都没有男子该有的阳刚气魄,可是跟张辰寒在一起,说不上来的自然,他享受张辰对自己举手投足间的关心,哪怕只是拭去嘴角的饭渍,哪怕只是一句贴心的问候。在张辰寒身边,总会让自己情不自禁的想要保护她,想要逗她开心,想要成为她的依靠。这是殊于对郑浩特别感情,人之感情竟这般奇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辰寒走近一棵大榕树,叫道“师父~”钱乙负手从树后走出来,道“我们快回去吧,马上要锁门了!”二人长长的影子映在金黄色的路面上,又折在墙体上,最后分散在庭院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各自回去之后,钱乙又独自坐在屋顶仰望星空,此时的他,心情万般复杂,究竟为什么一身男装的她从修学书院转而要考进医官院?为什么官府会秘密追捕于她?一旦被发现该是怎样的结果?为她掩护的二人显然知道她的身份,那她又究竟是谁?脑海里浮现出一个又一个疑问,困惑得像进了一个又一个死角,最终脑海里只剩下一张熟悉的纯净容颜,像蔚蓝的天空般一尘不染。合上眼睛,沐浴在星月光辉之中,恬然睡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清晨,钱乙打开房门,将一簸箕三七端出来准备挑拣,突然两个人影映入眼帘。郑浩妖艳一笑“钱太医早啊!”林鑫磊拱手“大清早冒昧前来,多有打扰。我二人是为了昨晚之事前来,辰寒的身份,想必钱太医已经知道了,辰寒劫难重重,幸得安身,我们不希望她再起祸端,只愿她平平安安,无怖无忧,钱太医与辰寒师生相称这么久,希望您能同我们的心一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钱乙淡淡道“不管她是什么身份,在医官院里,我只知道她是我的学生。”郑浩施礼“不愧是辰寒口口声声敬重的师父,晚生二人也钦佩钱太医的仁心厚德久矣,那今日先行告辞,改日再来拜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