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斗破江山:权后太入戏

正文第二百二十一章 另一种可能

[更新时间] 2018-02-14 07:54:01 [字数] 2036

龙寒远听了这话,眸光的冷光微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现在就等着龙连溪如何处理这件事情了,不管如何,他都要给我们一个交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余静烟却是轻轻的摇了摇头,并不这样认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本来是想将这件事情牵扯上婉答应的那件事的,现在没成功,怕是李嫣然的事情解决后,皇上就会将婉答应的事情告知我们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龙寒远面色一沉,也是知道余静烟说的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怕是经过上一次的事情,余静烟在皇上的心里,已经不满意了,所以对于在龙连溪府上遭到了刺杀这件事情,怕是根本不会引起皇上的注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怕是不久之后,就会让他们进宫,就婉答应的事情,进行调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过,这件事情毕竟事关皇上的颜面,怕是也是需要将侍卫审过之后,然后从侍卫的口中听到他的名字,然后才宣他进宫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过,现在侍卫的手脚筋被断,口不能言,怕是已经废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龙连溪,毕竟婉答应是他的生母,皇上怕也会召他进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见龙寒远没有说话,余静烟再次说道,“那个长命百岁锁,怕是已经没有什么用了,要不然倒是可以利用那日的刺杀,将我们身上的污水推个一干二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余静烟看了一眼龙寒远的脸色,继续说道,“那个侍卫的家人,有没有查探到在什么地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龙寒远点了点头,沉声说道,“但是那个地方,守卫森严,而且我怕那个侍卫的家人已经遭遇了不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余静烟忽然沉下了眸光,想到了那个不足岁的孩子,心口微微一痛,声音里也带上了一丝冰冷,“怕是到时候,进宫的不只是你,还有我。皇上定然会也怀疑到我的身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龙寒远点了点头,忽然说道,“定会没事的,现在没有任何的证据,只是怀疑,皇上怕也不会因此定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余静烟忽然有些想不通,龙清洋这么做是什么意思,难道只是想要让皇上怀疑他们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要是还有其他的,为何要将侍卫弄成那副模样,直接让侍卫指认他们不就好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忽然,余静烟的眸光一闪,大胆的猜测道,“有没有这种可能,那个侍卫不是龙清洋动的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龙寒远的脸色一变,沉吟一番,脸上的神色也变了几分,“容弟的意思,龙清洋想要的是侍卫将污水泼到我们身上,而侍卫变成那副模样,不是他的意思。是另有其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余静烟点了点头,沉声说道,“我们一开始只是认为龙清洋想要坐实我们的罪名,但是侍卫变成了那样,怎么坐实,只能让皇上怀疑而已,但是怀疑却是不能给我们定罪的,就像殿下说的那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龙寒远也是想到了这一点,点了点头,眸光也是微沉,“那容弟认为,是何人所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余静烟忽然想到一种可能,但是却有些不敢相信,却也是轻声说道,“有没有可能是龙连溪作为,毕竟他也是第一时间就得到了消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龙寒远也是想到了,脸色也是微沉,“怕是他也是知道婉答应的事情是龙清洋所为,但是为何他要帮我们,既然能想到是龙清洋所为,自然也知道龙清洋的用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余静烟面色也是变了变,眸光也是微闪了几分,“殿下不想要皇位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但是却是不能否认殿下的能力,怕是龙连溪也想到了这一点,想要收买殿下,为他所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龙寒远的面色变了变,忽然冷笑一声,冷声说道,“倒是打了一个好主意,要真是这样的话,怕是婉答应的事情,就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余静烟点了点头,忽然垂下了眸光,抿了抿唇,不再说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龙连溪的这一手,怕是龙清洋是万万想不到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想到龙连溪竟然可以为了皇位,即使自己的母亲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依然是毫不在乎,甚至可以做出弑母的事情,竟然只是为了龙寒远为自己所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怕是龙清洋万万想不到龙连溪竟然有这样的打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估计龙清洋想明白之后,肠子都要悔青了,一开始就将自己和龙寒远之间已经结下了死结,怕是再也不能回缓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余静烟忽然笑了一声,说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殿下,怕是龙连溪很快就会找你了,毕竟有些事情还是需要摊开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龙寒远看着余静烟面上的笑容,忽然心口一紧,却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看着她这种泛着丝丝苦涩的笑,让他的心口,一阵的发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想到付岩昨日说的那些话,龙寒远竟然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满是心疼的望着余静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似乎也觉得自己的情绪有些失控,余静烟忽然轻笑一声,满是淡然的说道,“如果,龙连溪真的找来的,殿下打算如何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龙寒远忽然沉下了眸光,冷声说道,“他想要拉拢我,即使我不要在那个位置,我也不曾想过要为任何一人夺得那个位置,更甚至是,我也想要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余静烟听了这话,却是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殿下,我觉得,你可以先应下这件事情,但是也不能让龙连溪看出端倪,先拖一段时间,然后让龙清洋知道就好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龙寒远忽然笑了一声,也是明白了余静烟的意思,“容弟的意思,就是让我和龙连溪虚与委蛇,让龙清洋着急,然后全力对付龙连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余静烟弯了弯眉眼,满是不在乎的说道,“反正他们也是已经不死不休了,也不在乎我们这一下,只是我的意思是,我们不是还有一颗棋子未动吗?这也是一个机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龙寒远的眸光一闪,轻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昨日方延已经禀报过了,现在的时机也已经成熟了,但是我们怕是要等着了,毕竟现在,有些事情还需要小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余静烟轻声笑了笑,“已经等了那么长时间,倒也不在乎这一会,只是希望到时候偶不让我们失望才好,毕竟我们也是投入了这么多的心力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龙寒远笑了笑,心情似乎也是好了很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