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活捉一只麻烦精

正文第十章 真不仗义

[更新时间] 2018-01-06 09:58:57 [字数] 3584

林商讨了个没趣,猜到惹人不高兴了,想赔不是,又担心弄出点声响闹得更不快。~|$?*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自以为了解透彻,一心想着乔远川肯定是有情伤,估摸还伤的不轻。秉持着对主子的忠诚和对兄弟的义气,林商决定不再提这事,可推敲了半天也没想出个辙,最后听乔远川气息均匀下来,也就不好打扰人家睡觉,把想说的话全清了干净,一句没言语,乖乖闭嘴,关上灯也睡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虽然虫鸣还是不休不止,可听着他人微薄均匀的呼吸声,感受着旁边不断传来的热感,林商无比踏实,不消片刻就睡着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空调的制冷声在夜里越来越清晰,四周幽静,是凌晨与清晨的过度时段,虫奏早已落幕,喧嚣的小生物蛰伏在树阴一角,和林商一样睡意正酣。而乔远川却睁开眼,他的装睡催眠了林商,很遗憾,没能催眠自己,大脑倒是像空调的制冷声,越来越清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自己已经两年没回家了,乔远川的视线停驻在墙根的一条裂缝,里头的水泥从缝中漏出来,他想着这件事就觉得心头的结扣又大了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个曾经眷恋过的人可以说是陈年旧事,但当初自己确实陷进去了,撇开那些不谈,再往心底钻一层,父母的反应让他压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喜欢同性,这种事站在旁观者的角度,能得到华丽的谅解,可一旦近在咫尺,有多善解人意、宽容大度都不是该对此表示的态度。这世界就是这样,人总是在一边维护爱的人又一边无意的伤害,即便知道伤害是必然。~|$?*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父母决绝,乔远川并非看不开,可要说没有丝毫波动,那任谁也做不到,他违背不了自己的真实感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时候,乔远川羡慕林商,羡慕他面对所有人、所有事都高举“理解万岁”的旗帜,他的身上有无形的网,铺天盖地而来,网上的每一根绳索都在告诉别人,他林商值得信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认识得不算久,也不算深,乔远川想再探探,他想看林商究竟能理解到什么程度,是否足以成为他第一个不用“装”着面对的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乔远川翻过身,正好和林商面对面,眼下这货睡相糟糕,无防备的样子似乎是真的纯良,想着哪天告诉这只鹿自己喜欢同性,乔远川揣摩起那情景下对方的表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麻烦,你到时候会是什么反应呢。”乔远川低语,话在说给自己听。~|$?*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商在空调房里睡得巨香,被子被踹得不知去向。明明外头是夏天的温度,在屋里竟被冻得蜷缩成虾状,觉着点暖意就凑上去,直到贴紧了那个暖源,窝在乔远川的怀里便不再动弹,安稳的又睡沉过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乔远川想躲开,又觉得太刻意,可眼前的姿势亲密过分,他只好又翻身,也不知怎地,就那么略显尴尬的睡着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第二天清晨乔远川醒得早,被人手脚并用的缠着,睡眠质量的确高不起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扒开像蛇一样缠绕自己的家伙,乔远川心情复杂。他喜欢的是男人,和同性离得太近,容易触发雷区,毕竟林商没有让他觉得反感,如果要发生什么,不是不可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距离太近,会出乱子,自制力都是放狗屁,在雄性荷尔蒙面前,它羸弱得不值一提。乔远川恢复常态情绪很快,拿起报纸和书,赶在林商醒来前离开了医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商醒来后发现,乔远川连能证明他在这床上睡过的褶皱都没留下,就这么没打招呼的离开了。林商挺尸在床上,神经散漫,最后确认奴隶主是真走了,他是骗自己的好手,略有隐藏的坏心情太难被挑理出来,也就没再想,填饱自己才是头等大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鲤鱼打挺,自个儿下床去医院食堂吃饭。~|$?*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是接下来的几天,乔远川来的明显没那么勤。眼瞅着宁姗姗和张晋他们在病房里为自己忙活,林商也不便开口直截了当的问乔远川为何没来。其实也对,人家乔远川又不欠他林商的,难道去要求一个那么出众的学长,时间表全为他而改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那身迷彩的服装,从一开始就忘不了,总觉得那样可以无限接近父亲,对父亲的想念从没因为时间而改变什么,直到乔远川这样亲切可靠的学长出现,好像稍微能有些安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或许说乔远川亲切是违心了点,可是谁又能否认,像长兄一样的他不是真真切切的照顾着自己呢。林商这一刻很确定自己的念头,与“自利”沾边的念头,他需要这种照顾,迫切的需要,且不愿失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最后乔远川是在林商出院那天出现的,烟灰色的衬衫,轻薄的阳光,手上把玩着金属的打火机。虽然医院是铺天盖地的白色,可那身浅色衣服下的英气仍旧无法被遮挡,脸上还是一如既往的距离感。~|$?*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商偶然想到能和他欢笑交谈是种神奇,甚至都习惯了学长时而幽默时而冷淡,这类相处方式是正常还是不正常?~|$?*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放过出没不定的乔远川,林商拉住他嘻嘻哈哈的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都上大学了,你怎么还没长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别说大学生,就是五十岁,六十岁,那也得保持心情开朗,童真,懂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乔远川不屑一顾,将打火机塞进裤兜,“不懂,没什么可乐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这就是标准的口不对心了,明明和我在一起时笑过多回,哪儿那么严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乔远川一定是慢热型,林商想,得有人引着他,他才能放的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唯独面对你这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哈,那你是把我当特别的人了!你为什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等林商说完,乔远川意识到话里的油腻,不给面子地顶了回去,“因为你蠢得特别,没你想的意思,不敢和傻子攀交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房里一时僵了气氛,两个人谁都不说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正这当口上,乔远川的手机来了短信,他拿出手机查看,而林商没被消息提示音勾的抬头,垂着脑袋一个劲抠自己的指甲。~|$?*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待会儿姗姗要来,和你的室友一起,接你出院。”乔远川关上手机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学长。”林商随即抬头,精准的捉住对方的目光,“你为什么这几天都不来,上次还直接走了,也没和我说一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重要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重要,我问你。”林商板起脸,事态有多严重似的,“你是不是,是不是嫌我睡相不好,觉得认识我很丢脸?”~|$?*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乔远川咬咬内唇,想忍,没忍住,最终眼角一聚,笑了出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严肃的事,有什么好笑的,就你这样还说我,笑得无缘无故,乔学长,别笑了行不?”~|$?*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乔远川边笑边拧林商的脸蛋,把之前的距离感洗刷得一干二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了,学长,你劲儿大了点。我说,乔远川!脸皮厚不是这么个扯法!”~|$?*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哈……你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笑什么呢,看你笑的,你说你,不笑的时候和一座冰山似的,浑身冒寒气,笑的时候吧……”林商摸自己的脸吃痛的嘀咕,“笑的时候和阎王一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咳。”乔远川缓了口气,“不笑了,现在换我问你,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怎么活到现在?刚出院问我这个问题?可能是我身体健康,免疫力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不是。我的意思是,你每天照着镜子,怎么没被自己笑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商这会儿听出来人家是在拿自己当笑料,拐着弯说自己可笑呢,想反击,没这个实力。他虽然嘴皮子挺利索,但打嘴仗实在没有水平,只能任由别人打趣,干瞪眼。~|$?*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过林商想不明白,他脸上又没写“可笑”二字,何苦乔远川每次见面,总能触发笑点,点还都特别怪僻,而即便这样,乔远川仍旧不把自己当半个朋友,没道理,说不通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学长,其实你笑起来甭提多帅了,何必浪费这张脸,老远就散发压迫感。”~|$?*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商说这话时一脸诚恳,溜黑的眸子水汪汪的印在乔远川眼里,干净白皙的脸蛋,算不得秀气好看,却亲和真实。~|$?*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乔远川避身让了让,拉开些间隔,笑还没褪,“如果你知道我是什么人,你就会发现,很多时候,你的行为和语言都不适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你不是乔远川吗?感情你原来不叫这名儿?没听你说过有这出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乔远川摇头大笑,这一笑把林商笑愣了,足够他抓耳挠腮小半日子想不明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人的对话随着林商的苦思冥想渐渐沉积在安静中,像窗外稀薄的云沉积在错落的金线里。天气是清爽的热,未出汗也不烦躁,卷着病房里一点点凉气的风在两人手背上来回。~|$?*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商坐在病床上晃荡双腿,发呆的样子容易让人想到,夏末时节,于阳光下投射整片影子的绿叶满枝的树,不因为别的,就是觉得舒服自然,绿意轰轰烈烈地爬满你的心坎。~|$?*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也许乔远川早就感受到树下的凉爽,才闲散一回倚身小憩,只是这一闭眼,睡了太长时间,还陷在梦里醒不来。许多日子之后,某人回想起这个下午,都会暗自思忖它是某种心情的开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室友们和宁姗姗出现时,某鹿手舞足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刘域宸说:“我请客吃饭。”~|$?*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一畅说:“去东区那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晋说:“把饭后的娱乐活动也包了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宁姗姗说:“可以去打台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意见很多,几个人的话,林商一一应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空挡时猛然想到这些天学长的照顾,嬉嬉闹闹,住院日子才过得快。~|$?*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没有说谢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四下寻找,却没有乔远川的身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已经走了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什么时候走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和自己说一声就走了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怎么没说一句就走了,某鹿心里不痛快。~|$?*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着成大事的模样,怎么一点不仗义!好歹刚出院……某鹿皱着脸。~|$?*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乔远川很优秀,比自己大,倒也照顾自己,只是没有朋友的感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种说法很微妙,或许是对方比自己强的地方太多,这样的人,谁都希望是朋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另一方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概林商没有享受过别人的照顾,他很自立,也很平凡,不会交朋友,长相一般。从小到大的朋友屈指可数,还总沦为仆人的不二人选。如果不是大学必须和别人同住寝室,也许他还是会一个人过完四年,就为了不让别人觉得自己是个麻烦。因为朋友少,才珍惜,珍惜每一个不论真情假意的朋友,他曾经历过的,是平常人难以想象的孤独,发生过太多事儿,这是后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想知道,乔远川心里,有没有他这个哥们儿,他憋在嘴边,虽然这样说是过于矫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人请客,点餐的气氛就很燥,吃饭时,拉拉扯扯的被灌了三瓶啤酒,林商酒量不好,室友搀他回的寝室,倒在床上,林商呓语,分不清醉话还是梦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