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活捉一只麻烦精

正文第一章 一百个深蹲

[更新时间] 2018-03-10 04:15:12 [字数] 3893

林商总算如愿以偿,考入自己满意的外省大学,成为了A大04级经济系的新生,他为此感到兴奋,新生活就要开始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包含了两点因素,一是外省,去一个没人认识自己的地方,切断之前的所有圈子,起码免去了诸多麻烦;二是满意的大学,林商早有研究,这所大学的姑娘都是个顶个的漂亮,都快成这所大学的标志了。林商自认是市侩小青年一枚,有美女的大学才是新时代的好大学,绝对的真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虽然现在正站在烈日下,太阳老爷子搂着他的脸亲个没完,不过林商甩甩汗湿的头发就又继续了好心情。大片的绿色训练服,用带点黄腔的说法,怎么也算是满眼的制服诱惑,林商的德性在那,没法儿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林商跟那抖的起劲,差点就要回吻太阳老爷子再顺带哼一首《社会主义好》,眼前就涌入一片草绿色。穿迷彩服的教官们列队出现,惊艳与否,学生们的赞叹给出了答案,虽然与新生的服装差异不大,但胜在气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林商跟随大伙不走心地欢呼了几句,可视线还是朝着某个固定的方向。他努力地歪过头,盯着一个女孩已经看了许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姑娘个高身瘦,手脚摆摆就像一只跳舞的风筝,要命的是一双眼睛在长发下怎么都藏不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靠!好看!得去要到电话。林商心里在打小算盘。为难的是他勇气不够,魅力好像还差了一大截。|#&!^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要说有魅力的人,跟前就是一个,他们排的教官怎么看都讨喜,剑眉星目,挺鼻薄唇,用俊逸形容,不算夸张,但这是个雄的,林商的注意力不在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各位同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乔远川顿了顿,抬眼扫过这些新生。他身材挺硕,眉眼搭一块是硬朗的模样,脸上带一点尺度得当的微笑,不太真实,仍然透着厉色。|#&!^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是你们这个排的教官,也是你们的直系学长,我叫乔远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队伍里的笑闹声放肆起来,不断有人起哄,也不知哪个女生就着乱喊了出来:“教官,你可真帅,可以留下你的联系方式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有人混在队伍里轻吹了声口哨,嬉笑重新窜上来,几个人跟着附和:“是啊,留下电话号码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乔远川还是那个表情,平淡地笑,说:“行啊,这么热情,电话号码可以留下,只要军训结束了,什么都不是问题。”|#&!^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OH~教官太爽快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客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正想开始强调纪律,却偏巧让乔远川撞见,队伍里歪身垂涎的一个家伙,那人的眼神和看毛片的半大小子一般傻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顺着傻缺的视线看过去,他一下了然,喊了句:“哎,那谁,一直在偷瞄姑娘的那位同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林商是在别人推了他一把后才发现教官在打量自己,转脸就对上对方的眼睛,刚才还痴迷的神情立刻凝固,大脑像启动了数台发动机,想着该用什么情绪应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林商愣了有一会儿,略带试探的答应:“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同学你叫什么。”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林商喉头动了动,一口空气咽不下,说话磕磕巴巴,紧张表现得太明显。|#&!^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叫林商。”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林商,名儿不错啊,到前面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今天是个好日子,老黄历上都说今儿大吉,虽然天气热了些,但林商的活力遍身密布,身心俱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过,自古英雄都为美人折腰,从这刻起,他就要为自己不太光彩的、对美的欣赏付出代价,勉强能算是死得其所。林商在心里安慰自己,可是一码归一码,安慰自己是一回事,沮丧那是另一回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上前,每一步都带着点视死如归的意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教官,我错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甭管那么多,先认怂再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少见,一上来就认错,哪儿错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林商抬眼巡视四周,挺不好意思的挠挠脸,“我光顾着垂涎美色去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原本松散的队伍气氛像爆炸一样,轻松、欢脱蔓延开,哄笑随即而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乔远川看见眼前的家伙面红耳赤,却也跟着人群笑得挺欢,某种情绪在心里横冲直撞,被悄然逗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林商。”他喊,“认错态度挺端正,而且看在你眼光不错的份上,我就不重罚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什么?真的?那可就谢谢教官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考虑了片刻,林商客客气气地深鞠一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乔远川咧开嘴,锋利的唇角像钢刀一般,在烈日下发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过……”乔远川抛过去满是笑意的眼神,示意对面的家伙,他还没说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惩大戒,就请你做一百个深蹲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林商觉着自己额头在冒重汗,一百个?还小惩?做完这个再军训,我不得死这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但乔远川是教官,他说的如此温柔有礼,不做还真不成。林商只好认栽,却忍不住的叹气,真是艰难的一天,谁他妈说今天好日子的!回头就把那本黄历撕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阳光下,操场上,正在做深蹲的林商,一派和谐的场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天的军训结束,林商的双脚自动与身体取消友好协调关系,留在记忆库的是教官慈爱地说着“不标准,重做”,连那个风筝女孩都在瞅着这边偷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样也好,起码人家记住了自己,有时候林商觉得鲁迅写的阿Q挺具哲学思维,自我安慰确实是最好的良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漂亮的姑娘......林商想入非非,明明才见一面,硬要学别人一见钟情,走路都不忘挂念人家。|#&!^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种愉悦感并没能维持多久,心心念念的姑娘和自己的教官亲昵地走在一起,说不震惊是假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果然好东西都有主,来晚了,林商望向般配的两抹身影,不可抑制地沮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过这种沮丧感也没能维持多久,事情有了那么点儿转机,不多,就一点儿,林商的两只千里耳听见那女孩称教官为“哥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是转机?捉弄傻子呢!林商此刻感觉不佳,双腿的酸痛似乎正咄咄逼人,晴天里劈头来道闪电惊雷,大概是这么个感受。回想起来,难怪教官会说“眼光好”,自个儿的妹妹,能不说眼光好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完了,完了!铁定被教官当成不靠谱的淫|棍,林商从沮丧跳到绝望,像大猩猩似的捶胸顿足,还憧憬什么,追那女孩的成功概率基本可以归为......零。|#&!^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老天爷,今天我还赞颂美好的新生活,觉着自己是开放在当今时代下的一朵小红花,都没乐个够呢!给我来这么一出,靠!怎么能这样对待祖国的花朵?你举头三尺不帮忙也就算了,还上赶着耍我!故意的吧!林商在哀怨的海潮中扑棱了几下,最终成溺死状。|#&!^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林商拖着二级残废的腿回到寝室,屋里比外头还闷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戴副半框眼镜的李一畅扬起眼皮,瞧见了林商阴沉的脸,随口说:“《秦世保元》中记载,年高之人,血气既弱,阳事辄盛,必慎而抑之,不可纵心恣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滚蛋!我还年轻着呢,你以为像你似的女友加强连,有智商的流氓是蛀食社会大梁的白蚁,请允许我代表人民向流氓同志投以白眼。”说完,林商不忘真翻了个白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躺在床上的刘域宸摘下耳机,“畅畅,你还没看出来吗,他这是失身未遂,正难过呢,别坏了他一颗处男的玻璃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作为新时代的好青年,以情-色-欲-望来抨击他人,并毫无忌讳的对他人精神进行调戏,你们怎么面对社会?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别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下劣凶残到如此地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呦呦呦~”刘域宸从床上下来,“还真把自己当激进分子了,今天做深蹲怎么不见你口若悬河,面对教官时瞬间向学了辟邪剑谱的林平之看齐啊,小林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李一畅摇摇头,“此言差矣,林同学乃标准处男,怎可自宫?”|#&!^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得,俩大爷,我说不过你们,小的去寻周公,就不陪主子们瞎乐了。”林商爬楼梯准备上床,末了转身,指指对面的床位,“张晋那小子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刘域宸说:“主子不准你睡,张晋找人联谊去了,待会儿带你一块去,好好捯饬你自己,以免领出去丢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别折腾我了,今天累着呢,不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军训刚开始,累什么累,同一个寝室这点默契没有?得同进退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这是心理劳累,不去。”林商把自己丢在床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瞧你那狼心狗肺样儿,还有心?什么心理劳累,甭给我甩出些糊弄人的词,连畅畅都撇下女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说你这小子……哦,对了!忘了告诉你,有今天你觊觎的姑娘。”|#&!^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字还未出口,林商一下坐起身,“你说什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有今天你觊觎的姑娘。”|#&!^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等我五分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待到神清气爽地换了件骚|浪白衬衫,某个之前哀怨的家伙脚下踩着鼓点就出门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是想起飞么,要不要拿根绳拴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李一畅微笑着摁住林商,准备去抽他的皮带当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们俩别架着我啊,哎哎,也别解我裤带啊!我这是开心得找不着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林商生龙活虎地大步朝前,双腿仿佛完全恢复,上蹿下跳,活动自如。|#&!^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餐馆里是另一个世界,一众学生们在这逍遥,张晋和大伙聊的挺欢。似乎不能称为联谊,已经算是聚餐了,男男女女,形形色色,毕竟这是最不具尴尬又能很好相互认识的机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坐在正中间的风筝女孩,林商一眼就瞅见她,无奈女孩身边有个人气场太强,也落入了林商眼中,是教官。餐馆里有空调,可是某人觉得自己又冒汗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林子,你们来了啊,这边。”张晋向他们招手。乔远川的视线也跟了过来,低头笑了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在张晋身边坐下,林商开始操心教官为什么会来,顺带着想到自己今天愚蠢的行为,看教官的妹妹不愚蠢,愚蠢的是,居然被抓现行!继而又想到以后堪忧的军训之路,林商偷摸的叹了口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乔远川脑中涌现出一个奇异的比喻,感觉林商萎靡在那像只耷拉下耳朵的野鹿,逗他绝对是忍不住的行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林商。”乔远川走到林商面前,眼睛朝风筝女孩那边追过去,“的确值得一看,你说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从沙发上猛然弹起,林商滔滔不绝地解释:“教官,我可是良好市民,我不杀人不放火,看到老奶奶过马路我还会上前帮忙,遇到乞丐讨钱我也会奉献爱心,今天看您老的妹妹,绝对是个意外,有美共同分享,是……是儒家的大同思想,应该是,怎么说来着,大行之道也,天下为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停,别贫了。”乔远川打断林商,灌一口啤酒,透过窗户,餐馆外来往的车灯在他脸上频频晃过,“估摸着你今天也没认真听我说话,乔远川,我的名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然后乔远川把手里的啤酒喝了干净,“至于你看的那个姑娘,宁姗姗,是我表妹,想追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么直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拐弯抹角那是浪费时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林商“嘿嘿”两声,不假思索的说:“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傻乐的表情让乔远川产生进一步逗弄的劣性,盛有兴致地注视对面的人,把空玻璃杯塞进他手里,“以后老实听话,我就帮你追到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真的?不许诳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当然,前提是老实听话。”乔远川对着玻璃杯轻轻努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其实这话,不过是玩笑的成分居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学长,以后你就是我大爷,有吩咐说一声就成,随叫随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林商会意给倒满酒,还寻思要不要给个熊抱,而乔远川想的是要不要在他脖子上安个铃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