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冒牌嫡小姐

正文第77章 百里昭雪出手(上)

[更新时间] 2018-01-12 23:12:01 [字数] 4014

闻人乔并没有把这个事情当回事,相比南宫云美这家伙又是来找事的,找事挺正常的,毕竟两人之间也互相认识那么久了,对方这种三天两头不找事就不痛快的性格闻人乔也是了解的,但是这也得分时间,现在可是大晚上啊,古人类在残酷的丛林法则下繁衍至今人口逐渐增多的关键不就是因为他们合理利用好了每一个晚上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晚上的明显应该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这个时候如果有人想要打扰那根本不理睬都是好的,闻人乔没有骂回去就不错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概一柱香的功夫以后,下人又来汇报,打断了闻人乔的动作,“公子,南宫云美不愿意离开,说有要事要与您商量,还请您一定要见一见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说了不见!”闻人乔的火气也上来了,这女人怎么就这么婆婆妈妈,说了不见就乖乖回去就好了,“如果她还不走,那么就让咱们的守卫尽一下责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下人领命走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闻人乔看着眼前的百里昭雪,看着她通红的脸蛋,就知道两人之间刚刚又做了些什么令她害羞的事情,虽然没有突破到那一步,但是在这之前的一切该做的都做过了。百里昭雪感到浑身发热,有一种渴望的火在心中突破着,感情这种毒药,就连是她这样的神医都没有办法治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人继续深情一吻,直到将要窒息的时候才分开,不过刚刚分开,那名下人又跑了进来,闻人乔猛地一吸气,眼看着就要骂人了,可是话到嘴边突然想着身边还有百里昭雪,于是又堵了回来,缓缓地呼了出去,“这次又有什么事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南宫……南宫云美说,只要您去见她,那么她可以将你想要的任何利益都答应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任何利益……”闻人乔摸了摸下巴,陷入了思考,这看来是真的有急事了,不过就算是急事自己也要继续钓一钓,反正自己不着急,倒不如试探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百里家前几天的事情他也略有耳闻,无非是很多人都跑了,百里家损失惨重,那么现在找到闻人乔应该是要休战的意思吧,毕竟闻人府和百里家只是私人恩怨,不算是利益冲突,还没有到什么不死不休的地步……至少南宫云美是这么认为的,百里昭雪可不一定这么想,并且会茹是一定不会这么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边闻人乔决定在晾一会南宫云美的时候,另一个下人跑了过来,“公子,现在正殿里,南宫云美她……跪下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闻人乔直接就上了轮椅出去了,跪下了可不是什么小事,南宫云美是谁?那可是南宫家的独女,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人,膝盖下那可是镶钻石的,这一辈子不可能给谁下跪,但是现在第一是许诺无数利益,第二还下跪了,闻人乔也不是个不明事理的人,哪怕两人有仇,但是他认为还不到逼出人命的程度,现在估计是百里家有难,而且多半是要出人命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闻人乔来到正殿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了正跪在地上的南宫云美,南宫云美听到声响以后也抬头,闻人乔看到她的脸,完全没有了姣好的妆容,一张面无血色的脸上充满了憔悴,透过她那分布不均的妆容可以看到有两道深深的泪痕。=&!#|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后面跟来的是百里昭雪,她整理了一会衣服才出来,所以比闻人乔稍微慢了一点,她毕竟是更多和南宫云美生活在一起的人,看到这一幕比闻人乔更加惊讶。在她的印象中,南宫云美一直是很强势很冷漠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南宫云美的时候,那个时候自己还很小,隐约知道了父亲为自己去了一个后母,自己对后母的美好盼望还以为是像母亲一样温柔的,虽然比不了母亲的温暖,但是可以给自己应有的爱,然而当看到南宫云美的样子的时候一下子就愣了,脸上厚厚的胭脂粉和勉强出来的微笑掩盖不住这个女人脸上的冷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不可能给自己一点爱,对于自己的孩子都是有时打骂的,对于自己和下人却不亲自出手,而是让别人动手,自己站在一旁微笑的看着自己和下人受苦求饶的样子,百里昭雪一度怀疑这个人的血是冷的,或者说她的心脏中根本就不流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是现在这个印象被这么一跪给打破了,百里昭雪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压力让她放下了一切跪在闻人乔的面前,但是肯定是让她最看重的事情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南宫云美看到闻人乔,赶紧起了身跑过来抓住闻人乔,“三皇子,请你一定要救救我家……救救我……”闻人乔被这么突然的一抓有点惊吓到,赶紧甩开了她的手,稍稍后退一点,与南宫云美保持了一点距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南宫云美也看出了自己的举动有点唐突,于是也就站在原地没有再往前,只是表情显得更加尴尬和卑微。=&!#|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闻人乔清了清口,看着南宫云美的样子,突然意识到她现在有点失去理智,于是吩咐下人,“去端上几杯茶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也先别急,坐下来冷静一下,喝口茶再说吧,不差这一时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南宫云美的样子看起来很想发作,但是竟然硬生生的压住了,闻人乔这种慢吞吞的样子显然让她心里更加着急,接过了茶水,简单喝了一口,却因为有点心不在焉就连最基本的喝茶都洒了一些到衣服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百里昭雪站在旁边静静观察着,一句话也不说,看着南宫云美变成这种样子,却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三皇子,请你一定要救救我,只有你知道这个消息了,时间很紧迫,所以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知道,你随我来房间里谈一下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到了房间里,这里就只剩下南宫云美、百里昭雪和闻人乔三个人,南宫云美想说话,但又看了一下百里昭雪,对闻人乔说道,“可不可以让百里……你妻子先离开一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闻人乔转头看向百里昭雪,这个事情还是她来决定,如果不想离开的话,那就不离开,在这里听听也没什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百里昭雪想了一会,“抱歉,我不想离开。”她直视着南宫云美,南宫云美这么着急的事情要么是南宫家要么是百里家,而自己昨天刚听到百里家的大批家族成员叛逃事件,她心里想的也是南宫云美是为此而来,所以她现在是在求闻人乔,那自己凭什么不能在场?也许这件事情闻人乔好心肠不计前嫌伸出援手,但是自己在这里开个心没什么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南宫云美瞪着百里昭雪,然而在短短一秒后就有恢复了正常,目光再次转向闻人乔,就像无视了百里昭雪一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鬼医在哪?”南宫云美也不再客套,直接就发问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闻人乔愣了一下,鬼医?这可是当世神医,但是知道的人可不多,而且要请得动鬼医的可不是一般的金银珠宝就行的,南宫云美这次专程来找自己询问鬼医的动向,并且做好了大出血的准备到底要干什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绝大多数的病症宫廷御医就可以解决,而现在十分急迫找鬼医的话,到底是谁有了大病?为什么一点消息都没有传出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考虑到封锁信息的能力和必要性,闻人乔直接就想到了是谁出了事,百里宣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前几天得到消息说他被皇上密令调走就感觉不对劲,现在全国关系还没有那么紧张,天照国没有必要也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出兵,而此时百里家正面临着一次打击,包括上次的事情百里宣策还没有处理好,自己的父王他是比较清楚的,不可能这么不分事理,不可能这个时候强行调走百里宣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现在看来,应该是百里宣策出了什么急事,现在的他应该在家里休养等待治疗,而且病很急很重,宫中的宫廷御医只能简单拖延,这才让南宫云美这么着急德国来着自己,至于放走其他人,也是为了让他们离百里宣策远一点。嗯,这种决定……倒是很像南宫云美这种脑子做出来的决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想清楚了这些,闻人乔再看南宫云美的时候,眼神中就透着一些了然。=&!#|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南宫云美看到闻人乔眼神转变了,不过并不太清楚其中的意思,她根本也不可能想到闻人乔能从她一个简简单单的四个字的问题就能猜出事情的始末,而且基本是分毫不差。=&!#|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鬼医?你要找鬼医干什么?”纵然觉得自己猜对了,闻人乔还是决定要问一下,也试探一下她会不会告诉自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自然是救一个人。”南宫云美没有说出具体的事情,这也让闻人乔彻底肯定了就是百里宣策出了事,自己和南宫家没什么太大的冲突,半年了除了一开始的王春华,太后一直没有动过自己,她也没有空搭理自己了,所以如果是南宫家的人病了她大大方方承认就行了,自己父母病了,或者百里家的自己子女病了,直说就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反正他们也没有什么大权力能到保密的程度,不能说的只有国家最重要的军权,也就是百里宣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了猜这么说,闻人乔也就不再发问了,不得不说,百里宣策的重要性实在是太大了,无论如何百里宣策是不能出事的,就算自己并不喜欢这个人,但是只有百里宣策在,自己国家才能够绝对安稳,所以不论如何,这个人必须得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鬼医在方燕国,他的家就在那里,据我打探到的消息是方燕国的南岭郡。”闻人乔说出了鬼医的住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南宫云美脸上顿时充满了感激,站起来道了声谢以后急急忙忙跑了出去,想必以她的性格当天晚上就会有车队出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南宫云美走后,闻人乔还在思考,没想到她对百里宣策的情感竟然那么深,闻人乔阅人无数,自然一眼就可以看出,南宫云美的眼中明显是爱情,而不掺杂任何利益色彩,真没想到南宫云美这种人也会爱一个人爱到这种程度。=&!#|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是算了算从天照国到方燕国的路程,就算是快马加鞭不吃不喝不眠不休也得两天左右的时间,到了还得具体找位置,知道了还得请得动鬼医,然后还得回来,回来还得慢一些毕竟鬼医比较老了身子骨经不起折腾,算下来时间怎么也得七八天才可以勉勉强强跑一个往返,就是不知道百里宣策的病情能不能坚持住这么长时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知道是谁出事了对吧。”百里昭雪在南宫云美走后第一句话就是这个。=&!#|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闻人乔点了点头,显然百里昭雪也猜到了,只是用的应该是第六感之类的,她根本就不知道百里宣策被密令调走这件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你打算怎么办?”=&!#|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得看你怎么办?百里宣策,毕竟是你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毕竟是我的父亲。”百里昭雪神色淡然的说出这句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啊你的父亲,所以你该有你自己的决定。”闻人乔摊了摊手,他是知道百里昭雪的医术的,鬼医是很厉害,在上层人中名号如雷贯耳,但是百里昭雪当场就可以配出药来治疗自己腿疾的时候,他就知道百里昭雪的医术至少是不逊色于鬼医的了,至少是超过了那些为自己看了十几年腿疾的宫廷庸医们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七八天的时间,能不能救得了百里宣策还不知道,天知道百里宣策能不能活到那个时候,但是眼下一名神医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如果百里昭雪同意去治疗的话,短短十几分钟马车就可以到百里府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不想替百里昭雪做决定,实际上他自己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决定,如果从大层面上讲的话,百里宣策绝对是要活着的,这也是自己告诉南宫云美鬼医住处的原因,但是自己和百里昭雪毕竟还是很渺小的,如果百里昭雪想这样一个差点害自己的、根本就不配做父亲的人不应该活在这个世上,那么自己也会尊重她的决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