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束手就情:太子宠妃上天

正文落花成泥(二)

[更新时间] 2017-12-07 19:27:07 [字数] 1826

欧阳盈盈和欧阳兰兰张大了嘴巴看着欧阳冰,这欧阳冰所言她们也是听进了几分的,她们没想到欧阳冰会如此睿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若是您,就收起趁机敲沈天一竹杠的主意。” 欧阳冰所言再次震惊了欧阳清,欧阳清惊恐的看着欧阳冰,这个女儿怎么什么都料到了?她……她简直太可怕了!“欧阳家要想将来不被沈天一秋后算账,您就消停些吧!记住一句话,最是无情帝王家!” 欧阳清全身一颤,有些领悟了这句话的意思。“更何况一朝天子一朝臣!”欧阳冰叹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欧阳盈盈和欧阳兰兰也是一阵的心惊,她们还撺掇着欧阳清报仇,如此的不智,必会给欧阳家带来灭顶之灾。想到此处,二人后脊一阵发凉,她们险些害了全府人的性命。欧阳冰注意到她们惨白的脸色,又是一阵的无语,真是自作孽不可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上官逸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主,你也敢由着她们去算计?”欧阳冰指着欧阳盈盈,气的额上青筋直跳,“那权势地位就真的令丞相大人如此短见不成?你害了我的母亲还不够吗?”这个男人真是自私至极啊!欧阳冰指着这几个女人,凑近欧阳清,“她们贪恋荣华权势都是跟你学的,她们有今天都是拜你所赐!”欧阳清听了欧阳冰的话,不敢置信的向后退,直到身子撞到棺木上,退无可退了,他才凄然狂笑起来“对……都是我害死的……”此刻他才正视了自己的错误。可惜,已经晚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欧阳盈盈第一次觉得欧阳冰的话有理,欧阳兰兰也悔恨的痛哭起来,是她们太贪心了,是她们自己害了自己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炷香的时间差不多了,欧阳冰懒得再与他们废话,出了灵堂,直奔松鹤堂。松鹤堂里,欧阳宁呆呆的站在凉亭里,听出欧阳冰的脚步声,知道她来了,问了一声:“你可是怪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们自己作死,与人无尤。”欧阳冰回答,欧阳宁眼前一亮,转身请她坐下。“我只是觉得世事无常,不想哥哥手上沾太多血腥,更不想哥哥变成和欧阳清一样的人。”这是心里话,无论如何欧阳思思等人身上和他们都流着欧阳清的血,她不希望哥哥将来后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放心!”欧阳清抓着欧阳冰的手保证,“哥哥永远不会变成他那样的人。”为了季佳,为了妹妹,他都不会变成欧阳清那样的无心之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欧阳冰会心一笑,“累一天了,我回去休息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欧阳宁起身,送她们出了自己的院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玉龙国有风俗,未婚的女子死去不能隔夜下葬,所以,当天夜里,欧阳清和护卫们就将几十口棺木带出城去了。她们的墓地就在几位姨娘旁,一群家丁打着灯笼,护卫们将棺木放进挖好的土坑里,土坑有有三个,两个小些的用来埋欧阳思思和欧阳玲玲,一个大的用来埋死去那些护卫和仆从。欧阳清为女儿们将生前所用的东西都带来了,放好棺木后,家丁们将那些陪葬的器皿都放进了坑里。另一边的那些普通大红棺材足足排了二十四个,看的一众护卫们头皮发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们安息吧!”欧阳清手捧着一抷黄土扔进墓坑里,护卫们和家丁们手执铁锹填起墓来。看着如今躺在野地里的女儿们,他一阵的心酸,回忆如同潮水般向他脑海涌来,她们从出生到长大,他都是亲过抱过疼过爱过的,如今她们却是死气沉沉的躺在那里再不能叫他一声爹爹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爹的错,爹该早把你们嫁出去的!”欧阳清此刻宁愿自己没打小算盘,早早给她们定下婚事,让她们嫁人生子。若是如此,他早已经当外公了吧!他好后悔,欧阳冰说的没错,是自己的贪心害死的女儿,都是他的错。$@^@-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个时辰后,三座高高的坟墓立起,欧阳清看着高高耸立的坟头,眼眶再次湿润了,“走吧!”他转身带着一众的家丁、护卫回返,他全身瘫软在吴明身上,吴明架着他离开了墓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沈天珏和沈天一坐在书房等阿火的汇报,见他来了,开口问他:“怎么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主子,丞相将所有知情的人都杖杀了!”阿火回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沈天一不屑一笑,眼中尽是嘲讽“他果然识趣。”他就知道欧阳清如此热爱权利是不会自毁前程的,果然是个无情无义的伪君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人埋在相府几位姨娘坟边!那些护卫和家仆也埋在那里。”阿火补充,他可是去看过的,那些陪葬品真是价值不菲!$@^@-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主子!”阿离也回来了,拱手一礼,向他们汇报:“相府对外宣称欧阳玲玲和欧阳思思死于急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沈天珏点头,沈天一来了兴致,“欧阳清怎会如此好说话?”这老狐狸不借机跟他要些什么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兰陵郡主骂了丞相一顿后,丞相大人回房就烧了奏折。”阿离回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沈天一和沈天珏同时看向阿离,阿离咽了咽口水,将自己在丞相府灵堂房顶上偷听到的一口气全都说了出来。随后看着他们,沈天珏挥退他们,沈天一一阵叹息:“怪不得上官逸死盯着欧阳冰不放了,如此聪慧明达的女子,堪为一国之母!”他身为男子都有些佩服欧阳冰的胸襟气量了!沈天珏听到这里,不由得眼神一暗,休掉欧阳冰是他此生做的最错误的一件事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