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散打帝妃:庶女要称霸

正文第二百一十七章 召见

[更新时间] 2018-02-13 22:55:01 [字数] 2003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云寒烟回到房中,只见得篱歌与青瓷轮流抱着慕催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是催催仍旧哭闹不止,也不知究竟是何缘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云寒烟见催催哭的撕心裂肺,便将孩子接了过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人都说婴孩虽小,可却是最通灵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许是觉得感觉到了母亲的温度,慕催催渐渐停下了哭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缓缓睁开那双像极了慕轻南的眉眼,看着云寒烟轻声咯咯的笑了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孩子的笑容最为纯真无邪,不染丝毫纤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篱歌欣慰的看向抱着小世子的自家小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还记得小姐那一副佯装凶神恶煞的模样,与寻常大家闺秀只知道女红打扮不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自家这位小姐倒是像极了男子,豪爽不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篱歌还在想着呢,若是自家小姐并非女儿身,可当真是要迷死这京城里的少女们了。怕是这风头比当今姑爷还要再胜过一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想到这里,篱歌不禁轻笑出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青瓷疑惑的望了望掩嘴偷笑的篱歌,心下不解。便扯了扯篱歌的衣袖道:“篱歌,你在想些什么竟是如此入神,还笑出了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罢,是不是看上哪家俊俏的公子哥了?那可得快些回禀小姐去,让她早早地把你嫁出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青瓷与篱歌在云寒烟身边左右,时间最长。这二人的心性也与云寒烟最为相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别的倒是没教会这两个丫头,这张伶牙俐齿,得理不饶人的小嘴倒是学了个十乘十的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云寒烟低头看着襁褓之中安睡的慕催催,也不知这个小家伙梦见了什么,竟是笑的如此开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连梦中都不忘砸吧砸吧自己的小嘴,然后一本满足的睡了过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云寒烟将慕催催轻轻放在榻上,笑着朝篱歌与青瓷的方向走过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们这两个丫头在说些什么浑话,竟是说的这般开心。不妨也说来让我听听,也好让我与你们一道开心开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云寒烟自内室步出,玩味的看着篱歌与青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青瓷与篱歌停下了玩笑的动作,转身朝着云寒烟行了一礼。只是青瓷仍旧难掩嘴边的笑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着青瓷与篱歌如此努力的憋笑,云寒烟只觉得这连日来的担惊受怕,心惊胆战都过去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今催催好好的回到了自己身边,而慕轻南也是依旧在自己身边陪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身边在意的人,一个都没少都好好的陪在自己身边。这些比什么都重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钟峰安顿好接生婆之后,便去了常无生府上为小世子拿药。常无生又嘱托了几句,方才让钟峰离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篱歌将药煎好,心中暗暗思量道:这药闻起来已是觉得苦涩不堪,更遑论喝下去了。小世子还这么小,该如何让他喝下去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云寒烟见篱歌将药端了进来,轻轻摇醒尚在睡梦之中的慕催催。只见那小家伙不情不愿的睁开了睡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云寒烟端起搁置在木盘之中的药碗,苦涩的气味直往鼻子里钻。云寒烟无奈的看着药碗,又看向一旁毫不知情的慕催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篱歌这时轻声出言提醒道:“小姐,若是再不给小世子喂药,只怕这药就要凉了。若是重新再热一遍,只怕还是会苦涩非常。”-%$+@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云寒烟闻听此言,终于一狠心一咬牙将慕催催抱了起来,拿着小勺子一勺一勺慢慢的将药喂给慕催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慕催催到底还是个不懂事的孩子,药的苦涩仿佛触动了他眼泪的开关。他一直哭闹个不听,直哭的小脸憋的通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云寒烟在一旁看着十分不是滋味,好不容易将药尽数灌了下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慕催催连哭闹的力气都没了,只听到这个小家伙委屈的抽噎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云寒烟看着催催哭的通红的小脸,脸颊两侧还未干透的泪痕。心中只觉得心疼,古语曾有云:痛在儿身,疼在娘心。做母亲的看着自己的孩子遭罪,那心中的疼可比孩子所受的苦痛多上个千倍百倍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每每念及如今催催所受的苦痛都是因为淑妃时,云寒烟心中便又增添了一分对淑妃的憎恨。她发誓要将如今催催所受的苦,十倍百倍的奉还给淑妃。倒也让她尝尝自食恶果的滋味,也叫她明白她云寒烟不是好惹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天色渐渐暗了下去,慕轻南此刻也回到了他的书房。刚想抬手传唤钟峰,询问下午小世子的情况。却不想此时有一人已在门外等候多时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门外小厮慌慌张张的跑进书房,也顾不得朝慕轻南行礼,开口道:“启禀王爷,皇上身边的李公公早已在西暖阁等候多时了。属下遍寻王府未果,刚刚才得到消息说王爷在书房,属下就忙着来为王爷通传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慕轻南难掩吃惊的神色,天色已然是不早了,父皇怎的突然派遣李公公前来?可是宫中出了什么大的变故?这些疑问,怕只有见到李公公方才能一解心中疑惑了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想到这里,慕轻南对小厮道:“本王且恕你无罪,你快些为本王更衣,引本王去见上那李公公一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厮忙不迭的引了慕轻南朝着西暖阁的方向走去,慕轻南转过头示意那小厮附耳过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慕轻南在他耳边低声说道:“你且去告诉钟峰,就说本王今日不去王妃那处了。若是王妃问起,便只说本王进宫面圣去了。”那小厮点了点头,示意慕轻南他记住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慕轻南心中亦在思度:缘何这桩桩件件都来的如此之巧,巧合的有些过分。今日方才去过淑妃宫中闹上这么一番,这傍晚父皇便来传召。难道是淑妃去了父皇那处告上自己这么一本?想到这里,慕轻南缓缓的摇了摇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在自己心中便是已经否定了这个想法,可那到底是为了什么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若不是淑妃,又会是谁?父皇连日来除了凇儿的百日宴,便再也未传召与他。如今这番传召来的太过蹊跷,倒让人有些难以置信,不免生出几许怀疑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行至西暖阁,李公公见状上前便是行了一礼。慕轻南虚扶了一把,道:“这天色已晚,不知父皇传召我究竟所谓何事?还请李公公明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