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缉爱上瘾:凌少情深蚀骨

正文第九十八章 友情决裂

[更新时间] 2017-10-13 11:38:03 [字数] 2002

凌恒觉得有些奇怪,像她那样到底是怎样把犯人们抓起来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没什么啊,就是想让你走快一定,人家保安同志也是要休息的。”凌恒说的很是有道理,但是在安歌的眼里面就是鬼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到了。”安歌指着旁边的一幢楼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凌恒点点头,眼睛却是看着安歌,似乎是在期待着什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安歌认命的问,“你要不要上去喝杯茶?或者休息一下?”这点礼貌她其实是知道的,但是她就是不想邀请他。先不说她不想和他再扯上任何的关系了,就是她家乱得不成样子,也不能邀请凌恒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所以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想出了一百个理由来拒绝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但是没想到,凌恒笑了笑说,“不用了。”然后就很是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安歌有些呆住了,他刚刚是摸了她的头吗?再次体会到那种感觉的时候,她感觉自己的眼泪都快要出来了。以前,这是凌恒最喜欢做的动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抬头看了看凌恒,没有说话,两个人的眼神接触有一种莫名的情愫在两个人之间流动。对视之间,安歌的脸红了,眼眶微微的有些湿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既然这样,那我就先上去了。”安歌慌忙的低下了头,目的就是为了不让凌恒看见自己眼里面的泪水,那样实在是弱爆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急匆匆的走进小区楼,甚至没有说一声再见。就像是落荒而逃的一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凌恒就站在原地,最后发现八楼的灯亮了起来,这才确信安歌已经平安到家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安歌回家之后,就立马到了阳台,躲在窗帘后面往下看。凌恒就站在原地,抬着头,明明两个人的眼睛没有对视,但是她知道他就是在看她,她心虚的转了身。|-%^?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再回头的时候,凌恒已经离开了,萧瑟的背影在昏暗的灯光下面显得格外的萧条。|-%^?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安歌觉得自己现在的想法很是可笑。明明凌恒才是生活的最好的那一个,拥有了一般人所不能拥有的权利,享受着别人享受不到的财富,但是,为什么他不开心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安歌知道的,凌恒不是这种爱慕虚荣的人,但是这么多年的过去了,她发现自己其实还是不了解他。就像,她从来都不知道他是卓亚老板的儿子一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虽然已近深夜,但是她一点睡觉的心思都没有。到厨房给自己拿了一罐啤酒,这是她在M国养成的习惯,每次心思烦躁的时候就会喝一瓶酒,让自己冷静下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其实她的酒量真的不怎样,每次喝多了就会做出一些很搞笑的事情。所以她总是很克制自己。但是在国外的这些年,一直都只有她一个人,她也不用担心会闹笑话了。也就越发的肆无忌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从包里面拿出了那份看了不下十遍的文件,上面是对于丁某的死的全部案件分析。在嫌疑人那一项,凌恒恍然在列。就算是这样,她还是一直坚信着凌恒是无辜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所了解的凌恒,也许是冷漠的。但是绝对是一个有原则的人,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他绝对不会沾手。不然,像安歌这么正直的人,怎么会喜欢上他,就像是毒品一样致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喝一口啤酒翻一页资料,丁某的所有表现都是自杀的,但是看上去又不像是这么简单,这其中好像隐隐有一条线索在浮动,但是她就是抓不到,到底是什么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安歌烦躁的抓了抓头发,这种时候越是想要理清楚线索就越是艰难,正好微醺,她选择先去睡一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闹钟响了快五分钟,安歌终于是艰难的起床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站在镜子前面的时候,不出意外的,安歌看见自己的脸已经肿得不成样子了。她无奈的叹口气,果然是不能太放纵自己,喝酒误人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安歌到警局的时候,最先看见的就是董子晟,“你怎么会在这里?”安歌警惕的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董子晟还没有开口,文修就先插进来了,“你昨天是不死没有带脑子?我说了什么?”文修的语气很是不好,主要是昨天宿醉的结果,脑子还是很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昨天?安歌努力的回想,学长说什么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对了!董子晟会援助丁某案件的调查!可是,难道他就要警局驻扎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想起来了?安歌我告诉你啊,董队长是我们的上级,你的态度给我端正起来!”虽然他知道安歌和董子晟是认识的,但是作为军人,这不代表他们就可以没有上下级的观念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安歌点点头,眼睛瞪了董子晟一眼,心里面觉得很是憋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反观董子晟呢,笑得那叫一个一脸灿烂。安歌就觉得更是不服气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因为昨天聚餐的缘故,办公室里面所有人都处在一张宿醉的状态,根本没有心思工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董子晟也是很懂道理的,默默的就订了咖啡,一个人一杯送到桌子上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谢董队!”大家都很是受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只有安歌,看着咖啡,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对于董子晟的态度,那其实是打心底里面的一种反应了。小时候,她和董子晟的关系应该是最好的,但是也因为他的不告而别,她一直都不能原谅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安歌作为大院里面少有的女孩子,再加上性格很是开朗,经常混迹于一群男孩子中间。而这群男孩子里面的头头就是董子晟了。先不说年纪是最大的,就是他的爸爸的官也是最大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但是,那时候大家都还小,又怎么会在意这些呢?友情之间都是很纯粹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记得那时安歌八岁的时候,董子晟那时候已经是十五的少年了,站在安歌的面前就是需要仰视的高度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安歌还是个每天一放学就在院子里面闯祸的疯孩子,但是董子晟已经明白了很多事情。知道在安歌闯祸的时候帮她掩盖过去。这时候的董子晟对于安歌就是神一样的存在,简直是太厉害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但是,事情都是会有转折的,也就是因为这个转折,安歌和董子晟之间的“友情”正式的决裂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