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惹上地球总裁:公主逃不掉

正文第七十章 何平的红鸾星

[更新时间] 2017-10-13 17:25:25 [字数] 3103

夏染不干,却还有何其这么个秀恩爱的高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所以,只见何其快速向夏染的脸挪了过去,猝不及防地给了夏染一个吻,尽管只是脸颊,但也满足了单身汪们求虐的心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唉,我干嘛要没事找事,好甜蜜呀!”李彩儿由衷的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就是嘛,本来想看热闹,结果变成热闹看我们,什么时候我能有个女朋友呀!”何平不甘心地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只有流晴,一脸奇怪的表情:“这就在一起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有意见?”本该有意见的曾宇航凑近流晴轻声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额,流晴一激动,一回头,正好嘴碰到了曾宇航的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们也亲亲哟!哈哈哈!”夏小东最先发现,童言无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哈哈哈哈!”众人也随着夏小东一起起哄,一顿饭,就在粉红色的氛围里愉快地进行直到结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流晴,让何平送你回去吧!反正我们回公寓,可以带着曾宇航!”餐毕,夏染建议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用,我刚好想去海边,我们叫车去就好了!”曾宇航一把拉过想反驳的流晴,很快便离开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我送你吧,李总监!”何平空有一车,也不能自己孤身一人离开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是我有车呀!”李彩儿假装很不好意思,实际幸灾乐祸地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好吧!”何平只好作罢,看着李彩儿自己自己离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要不,我送你们吧,少爷喝了酒!”何平终于又找到波陪自己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用,我们夏染没有喝酒。”何其摸摸夏染的头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对,”夏染一脸关怀,“你也累了,早点回去休息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吧。”尽管很不甘寂寞,但是何平也不得不认命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我们先走咯!”夏染坐到驾驶位,朝何平挥挥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少夫人慢点开!”何平笑着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许胡说!”夏染羞涩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何平,念你表现良好,明天给你放天假!”何其却很喜欢别人叫夏染“少夫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真的吗?那太好了!谢谢少爷!”何平目送何其的车离开,心里还美的找不到北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能不高兴吗?已经半年没休假了。而且何其的允许休息,是纯粹的休息,可以把工作完全推给别人,和工作上的一切事情say goodbye。-^|&@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甚至可以失联,爱去哪去哪,绝对不会以任何理由把休假的人叫回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也是,为什么兄弟们跟着何其不休息也没怨言的原因。因为通常真的休息的话,会轮到几个月的大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太好了!不用工作,该去哪儿high呢?”何平在车里美美地想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放开我!我没有拿你们的钱,谁要跟你们走呀!”一个颇为熟悉的女声从不远处传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臭婊子,别给脸不要脸,你爸拿了我们大哥的钱,父债女偿!”一个长相凶残的男人拽着女人的头发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放开我!”女人继续挣扎,看到何平的车灯亮着,赶紧呼救起来,“救命啊!打流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种戏码,”何平若有所思地看着这场闹剧,“还真是有趣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没错,何平可没什么怜香惜玉的男人品质,表面绅士的他,这些年,经历的却远不是别人看到的这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所以,他早习惯了冷眼看别人的生活了。别说是女人,就算是自己的父母,他也可以置身事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倒不是他冷血,而是自己父母多年前就病逝了,哪里还存在父母被威胁的情况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再说,自己的身份,一旦惹了事,就是给何其添麻烦,所以何平对无关的事,从来不关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就在何平打算想往常一样对这边的情况不闻不问的时候,那女人却说了些让何平不得不管的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们知道我是谁的女人吗?你们就敢动手!还想不想在连城混了!”女人叫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谁的女人都不重要,是个女人就对了!哈哈哈!”对方不为所动,色眯眯地说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难道你们连何家都不怕!”女人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态大叫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对方几个大汉互相打量,把女人往边上一扔,交给了一个小弟模样的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哥,何家我们可惹不起,咱大哥也要忌惮人家几分呀!”一个小弟跟那个长相凶残的人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说是何家就是何家?何家的少爷,几时对女人心软和动心过?”为首的人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最近,不是常有他跟一个女人暧昧的消息,说是他的秘书?”另外一个人提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有吗?”为首的大汉嘀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有,叫,夏,夏什么来着……”一个小弟想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夏染!”另外一个人说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就不怕了,这贱货果然在胡说,她叫顾浅,和夏染没半点联系。”为首的凶残大汉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臭娘们!”为首的大汉走过来,一巴掌就扇到了被叫做顾浅的女子脸上,“何少的女人叫夏染,你以为你是老几,还敢骗我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女子捂着被打出血印的脸,继续不甘示弱地说:“何家少爷我虽然高攀不起,但是,何少的心腹,你们可曾听说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何平?”一个小弟有点颤抖地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知道就好,你们道上混的,即使不怕何少爷,也该听过何平的大名,这世上如果有对他或者何家不利的人,就从没好过过!”顾浅咬牙切齿地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为首的大汉沉默了一下,在顾浅想松一口气的时候,却一脚踹上了她的肚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来对方怕顾浅跑掉,让人拽着她的胳膊,可这一脚下去,不仅拽着她的人脱力了,而且顾浅也被踹到一米开外,瘫坐在了地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顾浅强忍着疼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何其的高枝攀不上,就说他手下,是不是何平有女人的话,你就说何一何二呀!差点被你骗了!呸!”为首的大汉骂骂咧咧,还往顾浅的方向吐着唾沫。-^|&@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就是,还是大哥英明,不然我们都被她骗了!”小弟们附和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此时,原本置身事外的何平,听到对方打着了何家和自己的旗号,从原本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转变成了事虽涉己我却不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为什么不理?太简单了,因为每天都有那么多人想沾何氏的光,如果都管,那太累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所以,对这种沾光自保的,何平通常不会理会,管不管用,就看她自己的造化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想明白的何平,拿回刚才差点想多管闲事开车门的手,发动车子,准备离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是起步速度就很快车子,行驶至距离顾浅不远的地方时,地上忍痛的顾浅突然起身,朝着车子冲了过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即使死,我也不会跟你们走!”顾浅一门心思求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靠!碰瓷?”何平快速踩下刹车,但由于惯性,顾浅还是磕了个眼冒金星,额头破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因为顾浅就躺在自己车前,所以何平不得不下车查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喂,死了没?”何平用皮鞋尖碰了碰顾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顾浅缓缓抬头,对上何平的目光:“救……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你?”这个顾浅,竟然是何其出院那天,和自己哭哭啼啼的女医生,何平心里一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样想来,难怪自己开始就想出手,大概是因为听着声音熟悉吧!何平仔细想想,确实,那个医生,是姓顾。-^|&@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不管你们老大是谁,这女人,我何平带走了,有问题的话,尽管来找我!”何平见顾浅晕了过去,俯身将人抱起,跟对方说,语气却生硬地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何平哥,这,不合规矩吧?”为首的大汉顿时变得像小鸟一样依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的女人,我带走,有什么不合规矩的?”何平说完不再废话,把人抱到后排,到车门处,停顿下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去给何平哥开门!”为首的大汉命令一个小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弟赶紧把车门打开,何平把顾浅放好,然后面若冰霜地驱车离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身后大汉们一脸凌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哥,回去怎么交代?”-^|&@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实话实说!就算老大来,他也不是何平的对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就说何平来了,就把人带走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啊!大哥,干嘛打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不挂彩,回去找削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对对对,大哥说的对,来来来,打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于是,众人窝里反一般,你一拳我一脚地打了起来,而且专往明显的地方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何平可管不了那些,边开车边给医院打电话:“陈大夫吗?马上回医院,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要!”顾浅在后面虚弱地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继续休假吧,没事了!我就问问你什么时候上班,嗯,好,到时候一起喝茶。”何平说完,便挂了电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去哪儿?”何平问顾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以去你家吗?”顾浅还是很虚弱,勉强起身,靠在后座上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躺下吧,到了我叫你。”何平说完,便不在说话,只是默默把空调调高了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千山公寓,何平家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一介弱女子,不去医院,真的没问题吗?”何平边拿来医药箱,边问躺在床上的顾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没关系,挨打是常事,我是大夫,我知道自己的情况。”顾浅扯着嘴角笑笑,“嘶,真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自己敷?”何平看顾浅痛苦地笑,竟然生出几分心疼,遂把一管药递给顾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难道你帮我敷?”顾浅有点自嘲地说,“自从我妈过世,我爸喝多了就打我,大伤小伤无数,他那个狐狸精老婆每次恨不得给我伤口撒盐,反正从来没人管过我,我已经习惯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作者有话说:

霸道总裁的背后,没几个得力助手怎么行?何平,我看好你哟!
[+展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