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王爷挺住:这个医妃有点萌

正文第二百三十二章 贺礼被调包

[更新时间] 2017-10-13 10:14:20 [字数] 2125

见自己的拳头打在了棉花上,柳秋暮脸色不太好看,只扭过头去,又跟别人说起话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过了半晌,闻惠见自己和洛裳辞已经不再是众人讨论的尖端话题了,才小声道,“裳辞,对不起,都是因为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有什么好对不起的,皇后本看不惯我,这次却是我连累了你,不过你也不必担心,她只是嘴上说说而已,皇上都没有因为你之前的身份说什么,她又能怎么样,再者说来,我不觉得平民之家有什么可丢人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风水轮流转,天道好轮回,有一段时间,不是平民家的孩子,知识分子和地主这些人还得挨批斗呢,因此谁也没比谁高贵,几百年后都是一抔黄土罢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知道你这么想,可是别人都不这么想。”闻惠失落地低下头,“我虽然觉得二皇子从不傲气凌人,不过他想必也是看不上我们这样的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什么话,二皇子崇尚的是中庸之道,本就将万物看作平等的,他肯定不会跟那些势利眼一样的想法!”洛裳辞笃定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却见闻惠眼前一亮,“真的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当然是真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反正这个秦沈在洛裳辞眼里,的确是一个贯彻了中庸主义思想的人,跟外面那些妖艳贱货是不一样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当然,秦承决不在外面的妖艳贱货之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看着闻惠亮晶晶的大眼,洛裳辞心道她对秦沈定然是有好感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也难怪人们都在意身份了,倘若闻惠之前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平民,而是什么官家的女儿,自然就不会入宫成为宫女,而她腼腆文静的性格,也不是很惹人扎眼,她说不定能顺顺利利地长大,然后被皇帝许配给本就不受宠的秦沈为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样一来,还真是一出喜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只可惜人声从来都是悲剧较多,她还是成了现在这样,就算对秦沈有好感,可身份的这条鸿沟怎么逾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轻叹口气,洛裳辞决定还是不想这些伤心的事了,她看闻惠一眼,笑道,“行了行了,其实我看除了皇后和她手下的那些势利眼以外,根本就没人看不起你的身份,你别理他们,给自己一个快活,何尝不好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说出这句话的洛裳辞,此时还没有意识到,身份地位在这个不够开放和发达的时代,真的很重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能够硬气地这样说话,是因为她身后有丞相府,她捏着岐珍郡主的名号,还有秦承决这个早已暗自定下终身的爱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是闻惠,她唯一能够依靠的,只有佳丽三千的秦道恭,还有不曾出世,不知道是男是女,不知道是不是会早夭的腹中孩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们二人相差的,真的太远太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被洛裳辞安慰了一番,闻惠算是找回一些自信,却还是不敢抬头看人,洛裳辞倒是看谁都看的理直气壮,偶尔看到些身份不如她还敢撒野的小势利眼,她还会狠狠地瞪回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宴会进行了一半,人人都吃完了面前那一份甜点,这便开始了献礼的环节。*&*!^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错,虽然没人过生日,但秣陵公主几年也不见得回一次庆阳国,可比生日难得多了,因此京城中几位有头有脸的官员,自然都准备了贺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秦淮渊为首的三位皇子也是一样,秦承决虽然是公主的亲哥哥,私下里早就不知道给过妹妹多少好东西,但为了表示礼数,还是得象征性的给一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样一来,三位皇子送的东西都是中规中矩,没什么出彩,柳秋暮的神色看起来也非常满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待得柳秋暮替秦道恭送上了他作为父亲的贺礼,之后的人送的东西也都无非是些扇子屏风,玉石之类的东西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当洛裳辞将自己在银宝街买的禁步呈上去时,却见土方贤二笑了一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心中已经,觉得这家伙绝不可能说出什么好话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果然,土方贤二道,“这禁步虽然上上品,但岐珍郡主只送了一个,难道是想让我们两个一人戴一半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禁步本来就是女子佩戴的比较多,男子都是简简单单一个吊坠,再者说来,他们土方国有没有佩戴这些的习惯还未敢定,这土方贤二找茬找的太明显了一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禁步本是女子佩戴,我送的这一个是三色堇花,更有牵挂的意义,代表着秣陵公主长年牵挂着您,难道不是极好吗?”洛裳辞伶牙俐齿,并没有被土方贤二难住,柳秋暮虽然担心地看着此处,洛裳辞却知道,她心中说不定正在偷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而土方贤二也没有继续与她为难的意思,只点点头,让后面的人在送礼上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二品以上的官员和妃子都已经送完了东西,很快就轮到了闻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宴会上的所有献礼,都是事先安排别人在台下准备好,然后再下令拿上来的,洛裳辞和洛年忠等人用的自然是洛家的家仆,其余人用的也都是自家带来的仆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然而宫中的嫔妃,若不是家大业大,能够跟家族一起献礼的,则是要让宦官们给抬上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当闻惠看到四个人抬着一个巨大的箱子,将自己的“贺礼”送上来时,一张清秀的脸瞬间苍白,洛裳辞立刻意识到了不对,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不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我送的东西明明就是一卷金字经文,很小的匣子,怎么会变成这样大的箱子呢,不对,有什么地方不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见她这样慌乱,洛裳辞原本打算举手叫停下面的几个人,却被闻惠拦了下来,“裳辞,你不要说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为什么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时候的闻惠,已经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她分明记得,自己之前看过了所有宫妃的贺礼,都是小小的物件儿,根本没有这么大的,宫中的贺礼跟别人的贺礼不放在一起,抬的人也不一样,这根本就是别人有意而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而这时候洛裳辞已经不能再为自己说话了,否则里面若是装了不好的东西,她一定也要受牵连。*&*!^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安地捏着自己的手帕,那帕子已经湿漉漉的,闻惠何其紧张,不光是洛裳辞,所有人都看得出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闻惠送的什么东西,何至于这么紧张,难不成很是贵重,你怕他们摔坏了?”柳秋暮抬眸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不是,我送的东西,本,本不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话还没说完,箱子就被两个人给掀了开来,待得看清了其中的东西,周围响起一阵尖叫。*&*!^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