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婉姝传

正文火并

[更新时间] 2018-02-04 20:15:18 [字数] 2028

安陵侯听闻寄养于宫中的幼子突然死于叛军之手,心中悲愤难平,于是领军三十万兵发靖州直指王都。不到三日便陈兵城下,可安陵侯还未等兵马稍作歇息,便率两千精兵入了宫门直奔章华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入了大殿,望着雪白的帷幔和厚重的棺木,他身上的戾气便荡然无存了。手中的利剑不觉之间掉到了地上,姝后仿佛这时才注意到安陵侯一般,在众人的搀扶下徐步走向安陵侯。带着哭腔诉说着:“嗣弟你来迟了,都怪嫂嫂没用,没能……”随后便又是一阵的啜泣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安陵侯深深叹气,“不坏嫂嫂,是那厮欺人太甚!”姝后也应声道:“他欺负我们娘俩也就罢了,他竟然对麟儿下手,还说什么就是你,他都不放在眼里。”安陵侯大怒道:“他当真说得出口,看我不……”“看你如何!”门口一个身着戎装的男子大喊道,随后数十名士兵将大殿里外团团围住。安陵侯夺过旁边士兵的剑,剑锋直抵汉安侯的喉咙。旁边将士均拔剑相向,双方一触即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汉安侯轻轻一笑,“你以为杀了我你还能活着走出这大殿?况且,你儿子究竟是谁杀的你清楚吗?”安陵侯迟疑地望了姝后一眼,姝后大喊:“嗣弟不要信他,他是骗你的,我视麟儿为我的亲生儿子怎么会忍心下得了手?”汉安侯顺势拔出了腰际的剑,一击便将安陵侯的剑击飞。眼看汉安侯的剑就要落下,张彻随即拔剑冲上前去挡下了汉安侯的剑。安陵侯赶快从惊慌中走出,拿起地上被击飞的剑,快步上前刺入汉安侯胸中。随着一口鲜血的喷出,他踉跄了几步便轰然倒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眼看,汉安侯所部将士正欲上前为主报仇。姝后大声呵斥道:“放肆!哀家看谁敢,汉安侯意欲谋反已被就地正法。尔等若要助纣为虐定斩不赦!”众将士失了统帅便像失了主心骨一般不知所措了,加之内部本来就难以统一利益矛盾重重。众将士便先后放下了手中的刀兵,安陵侯眼看局势渐渐缓和,心想儿子可不能白死,这种为他人做嫁衣的事他可不干!|%~!+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安陵侯阔步走到姝后前,“本王领兵平叛,姝后可有何封赏?”左昀眼看这安陵侯有逼宫的架势,他可不能任由局势再这样发展下去。左昀上前大骂道:“大胆安陵侯,自古封赏之事皆有皇上定夺,岂有自己问主上要赏赐的?你这不是逼宫是什么?”安陵侯轻蔑地笑了一声,“你口口声声说我逼宫,可你们不想想所没有本王,你们这些人早就身首异处了。说本王逼宫,本王救国勤王乃国家之柱石。你口口声声说我叛乱逼宫,你意欲何为?”一番说辞令左昀哑口无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门外突然传来一个老翁的声音,“安陵侯好一个国家之柱石!”安陵侯回头一望原来是鲁国公左凃,便笑脸迎到“本王心想是谁呢?原来是鲁国公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多谢安陵侯还记得老夫,老夫遥想当年先皇与魏王争皇位时,曾自比是国家之柱石当享万民之朝拜一统六合。可结果呢,魏王被先皇以千钧重的石柱压成了肉酱,老夫不知安陵侯是想试一试这酷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安陵侯大怒“我敬你才叫你一声国公,你倒是在这儿跟我倚老卖老。我看你是活腻了吧!”“老夫已经七十有二了,自然是活腻了。只是君侯正当鼎盛之秋却要来陪我这老朽了。”“你什么意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见左凃左手执拐杖右手捧一白色绢帛正步走向姝后,“老臣有一物要献给姝后,此乃安陵侯与老臣私下书信往来,这当中便是他谋逆的罪证。”姝后接过由宦官递来的绢帛,虽说她早就知晓了这一切,依旧还是表现出很是震惊的模样。她也不再用嗣弟称呼安陵侯,取而代之的是叔叔。“我用真心待叔叔的儿子,叔叔当是以如此的方式回应我的吗?”同时又将手中的绢帛扔到了地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在等安陵侯为自己辩护几句,姝后便急不可耐了。“大胆安陵侯竟然意图谋反,将士们听我号令诛杀逆贼。”虽说安陵侯所部没有像汉安侯的将士那样不齐心,但是皆无反叛之心。听到主上下了这样的命令也都变得迟疑了,可汉安侯的将士可不迟疑,眼前正是为旧主报仇为新主效力的时候。于是,两派将士便在灵堂之上大打出手。趁乱张彻将安陵侯的首级斩下,向众人示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左凃突然开口“老臣今日前来是为了国运,已将个人生死置之度外。既然是老臣酿成的大祸,自然是该由老臣来解决的。只是此时跟老臣的儿子没有一点儿关系。希望姝后能念及老臣于大晋的微薄之力,保老臣全家之周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姝后并未开口,也面无表情。左凃拔了周边将士的剑,朝自己刺去。“爹!爹!”左昀大叫着跑到左凃身边,将他扶起。左凃小声对他说:“傻儿子,你现在还太嫩斗不过他们。他们只是把你当做一枚棋子来利用,要想不这样被动地活,你心中下的棋得比他们还大!今后的日子过得一定会很艰难,但是要挺过去。不要让爹白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此事,终于告一段落。左昀也通过这一事件真正认识到了朝堂之中的尔虞我诈,从头至尾这不过是姝后的一盘棋罢了。她早就知道父亲与安陵侯的书信来往,她更知道父亲才是安陵侯的致命毒药,自己的出仕不过是她给父亲下的圈套,安陵侯的儿子的暴毙而亡或许真的跟她有关,而且为什么汉安侯紧跟着便来了大殿?为什么张彻帮了安陵侯最后却要杀了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父亲是为了自己的安危,父亲已经意识到了自己和安陵侯根本不是姝后的对手,他才为了保全自己而选择与安陵侯同归于尽。只是姝后她竟然用自己下了一盘大棋,那自己的这盘大棋也得把她套进去,让她也输得一无所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