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花朝未至

正文第三十一章 化险为夷

[更新时间] 2018-03-12 10:20:56 [字数] 2860

话说李昭受伤,代良奋力抵抗,正是危急之时,再厉害的身手也抵不住车轮战。代良的体力渐渐不支,最后格挡一下踉跄着退到李昭身前,李昭按压着伤口吃力的说道:“快走,别管我,回去报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代良并没有走的意思,挡在李昭身前:“不行。”说着他想再站起来,却发现双腿已经无力支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众黑衣人试探着,看着二人都没有了反抗之力,便相互对了对眼色一拥而上,只见刀刃交错,劈向二人,二人已无处躲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胆逆贼!”伴着远处一声长喝,数支羽箭射中数名黑衣人。李昭代良顿时向羽箭飞来的方向看去,只见李昳带一队人马而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话音刚落,李昳已经飞身到了眼前,亮一柄长剑厉声喝道:“大胆狂徒,刺杀皇子乃是死罪。”剩下的黑衣人索性破罐子破摔,一股脑的冲向李昳。平常见李昳松松垮垮的,真要是动起手来也不含糊,一柄长剑在手中用的上下翻飞,着实能见功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士兵与黑衣人乱斗之时,一黑衣人潜到李昭后方,正举剑欲刺,李昳眼疾手快,将长剑反转,飞剑而去,刺穿了那人胸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眼见刺客已经悉数消灭,李昳才大步走向李昭:“二哥,怎么样?”李昳看着插在李昭心口的剪心头一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昭轻轻摆了摆手,这才有时间细细检查一下,他轻轻按了按伤口周围,一股剧痛传来,却感觉这痛不是特别深,再观察了一下箭的长度,随即握住箭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二哥”“殿下”,李昳代良几乎同时喊了出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二哥不可,这箭正中心口,万不可随意拔出啊。”李昳急忙阻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代良也说:“是啊,而且这箭矢上应该还带着倒勾,殿下还是等御医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昭深吸了一口气:“我心里有数。”说着已经做好了准备,还不等李昳代良二人反应,李昭已经将箭拔了出来。代良见状赶紧撕了自己衣服的一条按在李昭的伤口上止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昳看着李昭手中的箭头,却发现,箭头只有不到一寸有血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二哥你......入肉不到一寸......太悬了,”李昳伸出的手僵在那里,不可思议的说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昭一笑,缓缓的掀开自己的衣襟,从衣服内伤口处拿出了那枚平安符,盯着看了良久:“这是临走前,妍儿放在我怀里的。”说着,把平安符的绳子解开,只见里边是一枚已经被箭冲击的变了形的铜钱,箭头正好卡在了铜钱中间的方孔处,这才只入肉一寸。^=*|?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昭长舒了一口气,靠在了树上,脸色苍白。李昳代良也松了一口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昳感叹到:“这次,二嫂的平安符可是救了你一命。”说罢看了李昭一眼,李昭也是闭着眼,嘴角一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待伤口简单的处理了,李昭也恢复了一些气力,几人才上马准备离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昭看向李昳:“还没问你,你怎么来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昳一叹气:“我收到消息,说贺禄山派了几十名死士出城,我觉得事情不对,便出来找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次也多亏了你了。”李昭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昳一皱眉:“二哥,你看,我就说你一来贺禄山肯定就不放过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昭缓缓说道:“现在就看贺禄山怎么为河南府的事情辩解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长安城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华妍越发觉得心里不安,不停在房间里走着,莺儿看了不禁劝道:“夫人,您便坐一会儿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华妍眉头紧锁:“如今殿下没有消息,小七也是不知去向我怎能坐得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当当”华妍房间的门被扣响了,莺儿去开了门,一府丁立于门口拱手道:“夫人,华尚书与华夫人已经进府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华妍喜出望外:“父亲母亲?他们回来了?”一边念叨着一边冲出了房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华妍的步子从未这么急过,一路到了正厅,华桓与华夫人已经换了干净衣服,楚泽陪在一旁坐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父亲母亲!”华妍进门便唤了一声,华桓闻声看向门外,只见华妍眼泪汪汪的正走过来,见了面,华妍赶紧下拜:“女儿不孝,让父亲母亲受苦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华桓赶紧站起来:“快起来快起来,你如今已是王妃,怎能说跪就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华妍打量着华桓华夫人二人:“父亲母亲可还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华夫人慈眉善目:“放心吧,没事,青阳王都安排的妥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华妍连连点头:“好!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忽然,她看向楚泽:“殿下呢?殿下怎么没回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楚泽目光一闪有些失落,不过还是回答:“青阳王还有些事情要处理,晚些回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华妍微微松了一口气:“我这几天心里总是不踏实,没事就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楚泽出神的望着华妍,又想起了那天夜里,华妍去劝他帮助青阳王的情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天,楚泽微微靠在窗前淡淡的说到:“我答应你,我去帮青阳王,但是,是为了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华妍无奈的摇了摇头:“也是为了华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房间里前所未有的安静,门外偶尔一两声夜莺的啼叫,二人都不知从何开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华妍看了看楚泽,眨了两下眸子,说了一句:“我喜欢上青阳王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楚泽听到这话的一瞬间眼神瞬间迷离了一下,缓缓地偏过头看着华妍,眼中已经多了一层薄薄的泪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的心,不会骗我。”华妍指了指自己心的位置,认真的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楚泽先是僵在那里,而后仿佛泄了气一般靠在窗前,自嘲的一笑,哼了一声:“到头来,原是我没能看透你的心思,其实从你为他挡剑的时候我就应该知道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再多的想法,都抵不过心爱的人一句我喜欢上别人了。压在楚泽心里多年的那块大石头,终于四崩五裂。他执着的不过就是之前没有亲耳听到华妍说这句话,如今一切明了,他还有什么理由再去开口说喜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华妍没有再解释什么,只是轻轻走近楚泽说:“你是我最亲的人,我的哥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楚泽舒了一口气,最终还是酸涩一笑,眼神里多了些许温柔,抬起头:“我做的原本就是想让你欢喜,既然这样,那我愿为一世兄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华妍也有些哽咽:“不是我绝情,是这种事真的勉强不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知道。”华妍还没有说完就被楚泽打断:“今天你能跟我挑明了说,我自然也不会再让你为难,今后,我会离开华家,但是会把你当妹妹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华妍眼眸微微一动,思考到了什么,摇了摇头说:“哥哥,以后华家还得靠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楚泽愣了一下,没有领会华妍说了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华妍从袖中拿出了一封信:“帮你的妹妹和妹夫一个忙吧。”将信递到楚泽面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楚泽边笑着边点了点头,接过信:“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脑袋里闪过太多东西,那一晚所有的话楚泽都记得,此时此刻华妍就在对面,他也只能微微一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义父义母先歇着,楚泽先回华府安顿一下,以便稍后迎二老回府。”楚泽微微躬身说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华桓点了点头:“慢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华妍垂了垂眸子,思考着什么,待楚泽离开,华妍到华桓身边说到:“父亲母亲,女儿有一想法想与二老商量一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什么想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华妍缓缓说到:“楚大哥这次真的是做了很多,危急时刻来了青阳府,又冒死与贺禄山周旋,潜入河南府,所以女儿想……能不能……让大哥入家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华桓一愣,与华夫人对视着,皱着眉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华妍赶紧补充道:“您二老膝下无儿,楚大哥在华家这么多年家里家外照顾的十分妥帖,对您二老也是孝顺有加。如今女儿出嫁在外不能时时侍奉膝前,大哥也可照顾一二!再说了将来华府也得有个人照料不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华桓思忖了一下:“写族谱,可是大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女儿知道,可是经此一事,着实可以看出楚大哥一心一意为了华家。将来在华府娶妻生子,也好热闹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其实华桓也不是没有这个想法,当时收养楚泽的时候,无名无姓,本想起名华楚泽,因为按照字辈,这一辈从楚字。可是思来想去还是把华去掉了,只叫楚泽。不过平时同辈来府上,喊起名字也不突兀,比如华妍的堂兄弟华楚文,华楚丰,长辈都是叫楚文,楚丰。楚泽虽没有正式的华姓,大家倒也不刻意去记这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华桓看了夫人一眼,微微点了点头:“容为父思考一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华妍仿佛松了一口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