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儒将

正文第九十三见:大牢内

[更新时间] 2019-01-08 09:26:56 [字数] 2752

女子望着水里两个人的倒影,忽然羞怯道:“王爷,我最近学了一首诗,背给你听?”莱玖点点头:“请,”女子垂眸:“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 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这这这……”莱玖咽了下口水,敢情她看上本王了啊!尼玛,这是大逆不道啊!喂你醒一醒啊,你可是我大哥的妃子啊,而且本王不喜欢你啊!莱玖叹了口气,他也想通了,自己当初万不该对她那么好,致使她对自己产生了依赖,可自己当时只是无聊,觉得不为那三个路人甲妃子里就她还算个正常人,而且也看她比较可怜,那两个虽然表面上跟她姐妹相称但一直在想办法把她挤走,何况大哥也不待见她,自己是闲到蛋疼的极限了才乐意教她画画,没想到还教出感情来了,可这并不是自己的本意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何况,最最最重要的是,自己根本对她没感觉啊,自己喜欢的是那种漂亮的如同仙女下凡的人,不是她这种墙头草啊,莱玖转头看着她,可女孩此刻正沉浸在自己的害羞当中,莱玖到底没好意思拒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哇,真是首好诗,额呵呵,我读书少,不喜欢诗,”莱玖赶紧岔开了这个话题。二人又瞎聊了些日常,直到莱玖不耐烦了找了个理由出宫了,他走后紫佩开心的往回走,仁鳃突然走出来挡在她面前,“哟,这不是皇上最宠爱的病秧子吗,”紫佩挑了挑眉,“你和小王爷是什么关系?”仁鳃严肃地问,“怎么,羡慕啊?”紫佩看着她,“紫佩,我劝你不要节外生枝,”仁鳃担心的说:“你是皇妃,心却被那王爷勾走了,这样不好,万一被皇上知道了就完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皇上?皇上在哪?”紫佩笑了:“你的皇上貌似生死未卜吧,而且他从小是被太后惯大的,出了宫他寸步难行,所以啊,他现在应该已经....”“紫佩!”仁鳃赶紧喝制住她,然后四下看了看,确定没人听见她刚才的口无遮拦才对她说:“皇上总会回来的,”紫佩笑着看她:“你就这么相信?”+=?-@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仁鳃目光垂下,她心想,虽然我也希望他死外边但这个国家需要他,他走了朝廷虽然表面上风平浪静,可谁都知道其实已经乱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入夜,菛沅从茶室里出来,锁上门,捶着肩头往家走,忽然一个人慢慢从对面走了过来,“冷雨?”菛沅站定脚步:“好巧...”“不巧啊,”女孩淡淡的笑了:“我是特意来找你的,”菛沅皱了皱眉,在他的记忆中冷雨一直是一个天真可爱的形象,可现在,怎么也学会了这种笑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 你是替你师兄来报仇的吗?”菛沅垂了下眸,“你明明知道,”她却不回答他:“我有多么喜欢你,”他叹了口气:“我也喜欢你啊,”这份喜欢,承载了太多无奈,明明都是情窦初开,却不能在一起,冷雨,我的心,你可懂?她愣住了,只感觉那份欢喜从心底冒出,他是江南第一美男啊,多少女孩为了看他一眼不惜违背家规跑出去,原来,他真的与自己一见钟情了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是我们却势不两立,”菛沅难过的看着她:“你纠结,我更纠结,”“那你放弃好不好?随我回江南,不论你加不加入蓝月帮都好,”女孩含着泪,既然我们都放不下彼此,那为什么不能退一步呢?“为什么你就不能放弃呢,”他苦笑:“你师兄创立的是魔教,国家不承认,好多人要灭你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因为我是须识泉的女儿,”“正是因为你是他的女儿,有些事你必须知道,”菛沅看着她:“当年我也经历过,你父亲带着白龙教蛊惑人心,致使江南人民民不聊生,如果不是乜鸥竹去剿灭,我们现在不知道会怎么样,而你,在他死后却继续帮着你师兄作乱,”“看来我们还是无法站在一起,”女孩流下一滴泪:“他是我父亲,他不会错,他死在了乜鸥竹的剑下,所以我一定要杀了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随后举起剑问道:“你到底要站哪一边?”菛沅看着她,想起了多年前那个跪在父亲墓前孤独的背影,想起了初见时她一脸天真,想起了自己曾为她那样心动过,她是自己的初恋,这种感觉,再也不会有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菛沅含着泪:“你真的要跟着司马莫做坏事吗?”“那不是坏事!”冷雨激动道:“那是在为我父亲报仇!”一个错误的引导和信念,已经彻底将这个女孩的良知给掩埋了,菛沅深吸一口气:“哪怕万劫不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哪怕万劫不复!”女孩斩钉截铁,“好,”菛沅惨淡的一笑:“那我就只能站在乜鸥竹这一边,”她微微愣住,难道自己真的打动不了他?“看来你不是真心喜欢我啊,”“就是因为喜欢你,”他说:“我才要站在你的对立面,把你叫醒。”+=?-@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那我等着,”冷雨收起剑,转身含着对他的感情慢慢走远,菛沅闭了下眼,泪流了一地,菛沅慢慢走回了副将府,鸥竹正在院子里练剑,行云流水间似有剑气,菛沅收拾好自己复杂的心情,扬起一个笑脸:“这么晚了休息会吧,”“司马莫现在就在京城,”鸥竹收起剑:“我不能放松。”+=?-@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说完又开始练剑,菛沅靠着墙看着他,恍惚间看到了他的过去,那个意气风发,目光如炬的小小少年,似乎又回来了,鸥竹练了一会没有听到菛沅的声音,于是问道:“相公子走了吗?”“没,”菛沅开口:“我在啊,”“相公子大可不必为蓝月帮的事纠结,”鸥竹猜出了他的心思:“我知道你喜欢司马莫的师妹,你又不是当兵的,又不是我,更不是那些想灭了魔教的江湖人士,不必为了这些事把自己的感情掩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皇上在努力,”菛沅说:“丰公公在努力,东方未英,鞠大将军甚至你爹都在努力,你个瞎子也在努力,大家都在为了消除蓝月帮而努力,我又有什么资格不管呢,”鸥竹愣住了,“既然我都已经参与进来,那就不能再退了,”菛沅淡淡一笑,他已经选好了要站在正义这一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谢,”少年微微笑了一下,“你要真想谢我就好好喝药,”菛沅说着走过去去给他收拾散落一地的飞镖:“我拼死带回来的神药,你可不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啊,我得把你眼睛治好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鸥竹点点头,那带点孩子气的脸蛋,让菛沅记在了心里,此时遥远的菀郡县衙大牢里,有两个老犯人被拖出去要砍头,“你们干什么啊!”不为扒着牢门:“他们又没罪,他们已经那么老了,你们也太没人性了吧!”其他犯人摇着头,这是谁又惹县老爷生气了,他一生气就好杀两个犯人解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恩人,”不为转身去求昭忧,后者也没办法:“我的职责就是保护你,其他人我不管的,”不为顿时哭着坐到地上:“怎么没人管啊,他们这么欺负人,”昭忧看着他,心想应该你来管啊,你看到了吧,你在宫里面坐,根本不知道这些百姓疾苦,“都是些豺狼虎豹!”不为突然开骂:“当官的没一个好东西,你们等着,早晚得被雷劈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昭忧吓得赶紧捂住他的嘴,心想这个死皇帝怎么净给自己惹祸,自己还得顺着他,尼玛,你才该被雷劈死吧,“可不敢骂啊,”其他犯人赶紧说:“他们要打人的,”果然话音刚落几个狱卒就把牢门打开,说话间就把不为给拖了出去,“你们干什么,放开我!”不为挣扎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刚才不是挺能嚎的吗,这会儿知道怕啦!”一个狱卒把他推到地上,拿起木棍,“我不怕!”不为嘴硬,“哎哎哎,不能打啊,”牢门被关上,昭忧只能抓着门大喊:“别打坏了,你们....你们轻点打,”她是真的害怕了,这要打坏了或是打死了自己岂不是什么都捞不到,“啊!”正担心着远处突然传来不为的惨叫声和狱卒的拳打脚踢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