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儒将

正文第九十四见:回来了

[更新时间] 2018-12-02 10:21:35 [字数] 3485

转眼到了晚上,乜夫人在屋里看了会书突然想起什么了,起身坐着小船到了鸥竹的院子,进去时没见到鸥竹,进了他的屋子正看到花绝正在给他铺床,夫人站在门口欣慰的看着,她仿佛幻想到了一个画面,鸥竹坐在桌前看书,花绝给他斟茶,阳光洒在两个年轻人身上,很是幸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哎,要是他俩能成一家该多好啊,那我乜家就有后了,”夫人轻轻说道,这时身后突然响起木棍敲地的声音,夫人一转身只见鸥竹从后门走进来,似乎是刚才出去散步去了,“竹儿,”乜夫人赶紧过去把他拉到石桌前坐下,“娘?这么晚了有事么?”鸥竹一脸问号,“竹儿啊,你觉得皇甫花绝这姑娘怎么样啊?”夫人搓了搓手问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江州时她对我照顾有加,孩儿很感激她,”鸥竹如实道,“那....如若要你把她娶进府....”“什么?!”鸥竹惊了一下,“你别这么排斥嘛,娘也是为你好,”夫人说:“你看,第一她会照顾人,你眼睛看不见她留你身边正合适,第二虽然她比你大还是个寡妇,但咱不说外人谁知道啊,而且就因为她比你大点更能悉心照顾你了,再有啊,我和你爹年纪也大了,我们就想过那种儿孙绕膝的美满生活,竹儿啊,娘觉得,这世上没人再比她合适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鸥竹被母亲的这段话吓着了,赶紧起身说:“我一直拿她当姐姐,母亲你若再这般相逼,那我就打发她回去,”“你...”乜夫人苦口婆心:“你为何这般执拗?你现在看不见了,你能一辈子不娶妻子吗?你爹在朝廷,你难道就不怕这些个大人笑话?”正说着皇甫花绝缓缓从屋里走了出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花绝啊,”乜夫人赶紧走过去:“孩子,我是真喜欢你的性格,你看...你说句话好不好?竹儿他不好意思开口...”“娘!”鸥竹在一旁怒了,“夫人抬举了,我哪能配得上你们,”皇甫花绝识相的笑了:“再说,我比乜少爷大不少呢,还是个寡妇,在老家都没人要,这到了京城,就更不敢高攀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说完默默的看了一眼鸥竹的背影,不知为何心里难过了一小下,她觉得这种感觉是听到他说姐姐之后突然有的,“哼,也不知你性格像谁,”乜夫人气呼呼的走了:“真是,多好一姑娘,怎么就不知道珍惜....”皇甫花绝默默地站在院中,看着少年久久不愿回身的背影,默默地垂下了眸。=~*-@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第二天一早皇甫花绝便扶着鸥竹上街,然后给他搬来一把椅子:“少爷,你在这里晒太阳,我去买菜,”鸥竹点点头,女人转身挎着菜篮离开了,她走了有一会儿突然有个人影慢慢靠过来,伸出双臂,早就被搓暖的手掌捂住鸥竹的眼睛,粗着声音问道:“猜猜我是谁,”鸥竹弯起嘴角:“猜不出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他心里早有了答案,“哈哈哈哈,就知道你猜不出来,”身后那人仍粗着嗓子:“我就是蓝月帮的司马莫!”鸥竹一惊,刚才的声音貌似还真是他!难道自己猜错了,不是相菛沅?既然是蓝月帮,那自己就无须再客气了,于是他忽然一把扣住这人还放在自己眼上的手腕,靠蛮力一拉,身后的人猛然站不住往前倾,一下子跌进他怀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有病啊!”怀里人炸毛了,鸥竹听到菛沅的声音终于松了一口气,还好不是那个人,而且他安全回来了,“这种玩笑以后不能乱开,不然我真会以对待魔教的方式对待你,”鸥竹说:“再说我本来就看不见,你捂我眼睛又有何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以后就会看见啦,”菛沅骄傲的从他怀里站起来,鸥竹一愣:“你找到那种药了?”鸥竹突然感到一包东西被塞进手里,他摸了摸,像是草药,“这可是我用半条命换来的,你可得喝啊,”菛沅笑着看着他,鸥竹握紧药包:“多谢相公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哼哼,”菛沅骄傲的哼哼,这时皇甫花绝正好买菜回来,看到站在路上的菛沅立刻笑了:“相公子?”“谁叫我?”菛沅一回头立刻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他可认识这张脸,当初在江州,她可是用尽各种办法想跟自己争着照顾鸥竹的人,而且,还有许多行动让自己觉得很可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皇甫...”菛沅可没办法像鸥竹一样叫姐姐:“皇甫大嫂?”这一叫把对方叫老了,可皇甫花绝不在乎,乐呵呵的跑了过来,“啊,跟你介绍一下,”鸥竹说:“她是你不在时家里找的负责照顾我的人,”“呵呵,老子千里迢迢出去给你找药险些丧命,”菛沅顿时心里堵得慌:“你在家盘算着找人代替老子是不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鸥竹一愣,他虽然看不见菛沅此刻的表情,但他能听出他不是在开玩笑,“哎哟,他可没这意思,”皇甫花绝赶紧打圆场:“你不在,他一直夸你来着,”“我跟他说话呢,”菛沅打断她,而且语气中夹杂着委屈,鸥竹听出他语气中的敌意于是问:“你为何这样跟皇甫姐姐说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皇甫姐姐?!”菛沅马上就要暴走:“我才走几天啊,你就找人把我的位置给替了,什么意思,要赶我走是吗?”亏我还为了你从山上摔下来,亏我还为了你求爷爷告奶奶四处问药,亏我还把你当正常人看!“我原想等你回来就让她走,”鸥竹知道情势不妙,赶紧缓和:“毕竟人家也该有自己的生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句话果然有用,菛沅立刻如大火浇灭了一般松口问:“真的?”“真的,我之前也招了一个女孩子,只可惜是个小偷,就在没办法时皇甫姐姐到了京城,我们这么熟悉所以就留她下来了,”鸥竹如实说:“我没有要赶你走的意思,你,永远是乜家的一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菛沅回到府里第一时间去拜见乜夫人,乜夫人很高兴:“你可算回来啦,”“夫人,我给您带了些那里的点心,”说着菛沅呈上一个木盒,“好好好,”乜夫人笑着点头,突然想起什么,一转身把皇甫花绝拉到身边:“给你介绍个人,她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夫人,不必介绍了,”皇甫花绝笑着:“我们认识的,之前在江州,他们俩是一起去的,”“哦对对,你看我都忘了,”乜夫人当开玩笑看着菛沅:“我儿子就是让你给拐跑的,”“切,她不就是会干活吗,有什么了不起的,”菛沅气鼓鼓的去了后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嵌正在切菜,一看到他进来立刻高兴的扑过去:“少爷你回来啦!”“小嵌!”所有烦闷一下子全没了,菛沅也扑过去,两个人开心的转圈,“唉,这偌大个府里,也就你还欢迎我,”菛沅接着烦闷:“夫人怎么那么喜欢那个皇甫花绝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兴许是要留下吧,”小嵌说:“她挺勤快,少爷,以后你就不用又上工又照顾乜少爷了,这下有人帮你照顾,你就好好做你的茶叶吧,”“这……”按理说这样最好,自己也不至于那么累了,可就是心里不得劲:“乜中二难道就没察觉出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察觉什么?”“我也不知道,就是她的行为有点怪怪的,”菛沅说:“之前我们在江州的军营里,我好几次看到她偷偷摸摸站在乜中二的帐外,还有她那时候也经常粘着他,有点太热情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兴许她喜欢乜少爷呢,”小嵌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菛沅立刻惊讶:“她可是个寡妇,她怎么好意思,这要是在咱们老家,早就被街坊骂死了,”小嵌未置可否的耸耸肩,下午菛沅去了店里,晚上回来给自己做了点晚饭,他知道皇甫花绝负责了其他人的晚饭,但他不想过去吃,他就坐在自己的院子里,带着那么一抹心酸,咽下了随手煮的面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菛沅在府里四处溜达,皇甫花绝把什么都做得很好,许多下人都没了活,菛沅望了望月亮,该去给鸥竹铺床了,于是他又转身抱岚茗,刚一回房间便看到皇甫花绝在给鸥竹铺床,铺完床又把他的书桌整理了一番,菛沅站在门边五味杂陈,皇甫花绝却在这时走了过来,两个人都愣了一下,后者冲前者微微一笑,绕开他出去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菛沅慢慢走到鸥竹的书桌前,目光呆滞的扫过这一方空间,就在这时皇甫花绝又扶着鸥竹进来了,菛沅赶紧躲开,女子将鸥竹扶至桌前坐下,然后给他倒了杯茶:“睡前喝杯安神茶吧,”鸥竹接过,菛沅杵在那突然感觉自己好多余,这些曾经都是自己的事现在都让她做了,鸥竹躺下后皇甫花绝便离开了,菛沅走回自己的床,珠帘晃荡的声音使得鸥竹从床上坐起:“原来你在啊,我当你不在了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呵,我要真不在了你可高兴了是吧,”菛沅来了一句,“你这是怎么说话,”鸥竹不明白,“从明天开始吃药,”菛沅说完便躺下不再理他,鸥竹摇了摇头也睡下了,第二天早上鸥竹用过早饭后坐在院中晒太阳,菛沅把自己用半条命换来的药端给他:“紧喝了我要去店里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今早为何不吃早饭?”鸥竹喝了口药,“我不爱吃,”菛沅没好气得说,“那你不饿吗?”鸥竹问:“你还得到店里去上工,你要不……”“你怎么这么多问题啊,”菛沅气呼呼得说:“我到街上去买,我去蹭,不管怎样我都饿不死,您老就好好享受您的生活吧,不用管我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鸥竹摇摇头把碗递给他,菛沅转身走了,出了门上了街走出好久才突然想起自己钱袋没拿,于是又回去了,刚一踏进院子便看到皇甫花绝正在给鸥竹读文章,鸥竹频频点头,提几句评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自己现在真是个外人了,自己连他的精神世界都参与不进去了,他垂下眸,默默地离开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此时在遥远的南方,乜仁座正率领未英往京城赶,不为和昭忧去了宫外的深山里打猎,他没带一兵一卒,昭忧骑着马刚进山便往四处看了一眼,她知道四处都有自己提前埋伏好的人,只等动手,昭忧觉得今天真是天时地利人和,这个傻皇帝什么人都没带,自己绝对要得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