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夫人有毒,将军已上瘾

正文第一百三十七言 帮助(上)

[更新时间] 2018-01-14 22:49:21 [字数] 3218

“嗯,倾玉所言确实是有些道理,王丞相也这么大的年纪了,是时候该颐养天年,是朕考虑的不周全;正好今日倾玉提起来了,那朕便将这件事一并办了吧!传朕口谕,朕因感念王丞相体弱年迈,所以即日起,王丞相官降三级,调为翰林院编修,从四品。”皇帝早就烦透了王丞相的作风了,此次就是特意引他犯错,从而将他的根拔起来一些;和自家小妹三言两语的配合着将王丞相,哦,不对,现在是王编修了,的官职给调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丞相的表情还有些懵,有点没反应过来,这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他还有些稀里糊涂的,这怎么一转眼,就把自己的官职给弄得往下调了?这降的还不说一级两级,而是降了整整三级,最后给他调了个一点实权都没有的翰林院编修!皇上这是什么意思?终于要对他动手了吗?还是一时兴起?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要做一些准备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皇上,您不能这样对老臣呐!老臣可是两朝元老,老臣辛辛苦苦的为咱们景漠国贡献了大半辈子,临了临了还落了个这种下场,您让老臣有何颜面继续活下去?您还不如赐老臣一死!您这样做,难道就不怕世人诟病吗?您就不怕世人议论?皇上,您可千万不能听信小人的谗言呐!这些人是要存心要害咱们景漠国啊!”王丞相老泪纵横、身泪具下的模样,看上去倒是有几分可怜,可这时候,谁都没有时间和心情去同情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皇帝看到他这副惺惺作态的样子更是反感,在心中冷笑了两声,这个老家伙还真是胆大到了极致了,竟然敢说出这样的话来,看来,真的是老糊涂了,是时候该动动了,否则就要烂了;这种心思一起,皇帝就越看他越觉得不顺眼,不但不知恩,还反而继续作死,这种人留着还有何用?难不成留着他来当蛀虫,任他将景漠国蛀空?皇帝越想越觉着是个大隐患,便朝着就坐在自己旁边的小妹使了个眼色,将这件事交给她去做,然后自己便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梓枫一看到自家皇兄的那个眼神,瞬间就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自家皇兄这是不想自己当坏人,就又把事情丢给她了吧!皇兄,你要不要懒死算了,而且,她也不想当恶人啊!她天性可是很善良的好伐,完了!这下子好不容易树立起来的善良形象要不复存在了!不过,也正好拿他来撒撒气,谁让他是罪魁祸首,害她形象都没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编修,看来,你这真是活腻歪了吧!现在竟然在金銮殿内,当众威胁当今天子、景漠国的皇上!吃了熊心豹子了?你知不知道,就凭你刚刚的那番言论,皇兄便可以治你个目无王法之罪!噢,也对,你这么大年纪了,是该活够了,所以便来找死了!只不过,你今日可还不能死,否则,你让皇兄如何面对天下人?你让百姓们如何看待皇族?依本公主看,这样好了,你若是真的不想活了,同本公主说一声便是了,本公主赐你个好一点儿的死法;这种小事,我们还是不要惊动皇兄吧!你说呢?王 编 修!噢,对了,还有,你刚刚说的小人,到底是在说谁?来来来,说清楚一点儿,本公主刚才没听清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公主殿下,老臣并没有说特指谁,如果公主殿下硬要这样说,老臣也无话可说。”王编修有些僵硬的辩解着,目光一直在游移不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梓枫才不理会他怎么辩解,继续说道,“你当然无话可说咯!因为你压根就不知道能说什么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臣不明白,公主殿下为何老是揪着老臣的错不放?老臣也提醒公主殿下别忘了,自古便有规矩,后宫不得干政。公主殿下不仅是女子,还是异姓之人,这朝堂上何时轮到你来指手画脚了?”以前的王丞相,现在的王编修很是气愤,就这么个黄毛丫头,居然还想蹦哒到他的头上来撒野,真是反了天了。(王丞相已经被降职了,以后就都称他为王编修了,在这里小天使们说一下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梓枫看着气的跳脚的王编修,眉梢一挑,对着王编修露出一个挑衅的眼神,“王编修,看来你真的是老糊涂了,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干政了?还是说,你哪只耳朵听到了?都没有吧!什么都没有看见,也没有证据,你知不知道,本公主可以治你个污蔑之罪。”秦梓枫边说着,还边摇了摇头,故意做出一副无奈的样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本公主现在要追究你污蔑本公主之罪,皇兄,还请皇兄替臣妹讨个公道。”说到最后,秦梓枫的声音突然拔高了,吓得王编修打了个激灵。#$=*+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不过一会儿,王编修也不甘示弱的跟着说道,“皇上,老臣为了咱们景漠的江山社稷,不知费了多少心力,如今您竟忍心让老臣老了老了还要受世人笑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到王编修现在能这么快的反应过来,秦梓枫忍不住感叹,果然朝堂上才是最能锻炼人的地方,就连王编修这种满脑袋草的人,都能锻炼成这个样子,那要是把个天才搁里边了,那不得成了妖孽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唉!王编修,朕也很为难啊!这金口玉言,岂能随便更改!况且朕已经答应了倾玉,只要今日她说得出来,不论什么条件,朕定然是要答应的;而且,王编修,给你调这个职位,可是朕苦事冥想了许久才定下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你享享清福,怎么你竟还不珍惜?”皇帝见话题又引到了他这里来了,这才缓缓的开了口。语气里是满满的勉强之意,似乎是真的因为答应了秦梓枫,所以才不能反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在座的又有谁是傻子,皇帝那做法分明就是在告诉所有人,这就是他的想法;他可是天子,他若是真的不愿,谁又能强迫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行了,就这样定了,王编修,你先退下吧!朕还有事要同其他人商量,这里没你什么事了,回家歇着吧!”皇帝前脚刚把他的职位调了,后脚便急着赶他走;再一看平时与自己私交甚好的几人都埋着头,不敢抬起来,也没人为他求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刹那,王编修就变得面如死灰,完了,完了,这下是真的完了,一切都没了;他失魂落魄的走出了金殿,阳光刺得他眼睛都睁不开了,可几乎就是下一秒,他的心中涌起了浓烈的杀意和恨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着王编修走了出去,秦梓枫才松了口气,向着自家王爷夫君扑去,“呼~终于走了,这坏人还真是不好当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皇帝看到自家小妹这样,不禁觉得好笑,“倾玉,怎么了?这坏人当的可还过瘾?你记住,你是我们景漠国的公主,朕的妹妹,若是有人胆敢打你的主意,皇兄保管让他此生都后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到年轻的君王说出这话,秦梓枫笑了笑,过了一会儿才说道,“皇兄可千万不能这么说,这要是被有心人听去了,又该说臣妹在祸乱朝纲了,臣妹胆子小得很,可不敢背这个锅,皇兄还是让臣妹低调些的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话虽然听起来是个玩笑话,但也是秦梓枫的心里话,看着这年轻的君王,她的皇兄,秦梓枫心里叹道,‘皇兄虽然待她也很好,可这份亲情终究是与利益挂了勾的。不过,当初之所以当这个公主,也不过是想着能帮自家王爷夫君一把,本来就是个意外之物,当时也没指望能得到什么,现在这样的情况已经是很好的了!自己还真是贪心不足啊!况且,自古君王都是冷血冷情的,她能碰到个这样至情至性的皇族,那是有多大的运气呀!简直是女主光环爆发了好么,而且,现在还有王爷夫君呢,她也是个有家的人了,真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座的其他大臣们听到这话,相好的几个面面相觑了一会,眼中都闪过一些不明意义的光;皇上这话在明面上听起来是在嘱咐公主殿下,可实际上,却是在警告他们,给了他们一个信号,这位异姓公主是真的动不得!还有少数几个没什么反应的,赵尚书也在那没什么反应的一类里,不过,如果仔细观察的话,还是可以看到他眼中的一抹笑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梓枫坐得离他有些远,没看到他眼中的那抹笑意,但,留在秦梓枫快要收回目光的时候,赵尚书却像是知道她在打量他一般,把头抬了起来,目光温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梓枫看着那张与祖母颇有些相似的面孔,顿觉亲切,便趁着殿里的人都在心里盘算着自己的小心思的时候,也回了他一个浅浅的笑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皇帝处理完王编修的事,心里是一阵畅快,便将目光投向了其他几个知情的大臣,“不知众爱卿对这件事有何看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虽然皇帝心中早就已经有了决断,可还是要象征性的征求下大臣们的意见才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大臣们互相看了看,最后,都把目光投向了赵尚书,现在他是这里边官职最大了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赵尚书被其他大臣们推了出来做代表,也没推辞,就直接答了皇帝的话,“启禀皇上,臣等皆都以为,这个要求不能答应,公主殿下不仅是我们景漠国的公主,还是战王爷的妻子,如果答应了大擎太子的这个要求,一旦传将出去,百姓们会如何看待我们景漠?民心一旦乱了,国便危矣;还有,若是答应了,那让战王爷又如何自处?是以,臣等以为,不能答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