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小妻多娇:少将难自控

正文第0006章 受众星捧月

[更新时间] 2017-03-13 11:05:15 [字数] 3355

因为身份的关系,秋黎末没有亲自送夏木希去训练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报告,夏木希归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归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夏木希重新回到了班级,莉果这一次一点都不敢松懈,一直陪在夏木希的左右,时刻注意着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木希,真的没事了吗?为什么不多休息一会儿。”莉果轻声地问身边的夏木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没事了,谢谢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个小时的军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每个学生的脸都像是快要被烤熟的红薯。烈日当头,没有一点儿风,大家穿着厚重的军训服,流着汗,笔直的挺着胸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作为特进班的一员,必须每件事都要做到最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有任何人向炎热的酷暑妥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停!原地休息十分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特教的一句话,让一直紧绷地神经终于放松了下来,大家原地而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喝点水,慢慢喝。”莉果将矿泉水递给夏木希,还一直为她擦掉脸上的汗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果果,为什么感觉你把我当成小孩子了。”夏木希喝了口水,将水瓶放在一边,拦住莉果为她擦汗的手。明明这个女孩也很累了,也流了那么多汗,为什么却只是想着她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啦,不用刻意地在意我,你也喝点水,休息时间很快就会过去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莉果和夏木希相视而笑,不过,聪明的莉果却在心里想着,绝对要保护好眼前的女孩,不然··她的日子就真的该不好过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个男人··说心里话,还是非常可怕的。即使她是他的妹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莉果,你过来一下。”这时,班主任向这里走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知道了!”莉果站起来,又有些担心的看着夏木希,“木希,在我回来前千万不要勉强自己好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放心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会尽快回来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尽管这么嘱咐着,但是莉果还是有些不放心。离开前特意嘱托别的同学帮忙留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教导室。~@^~=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莉果,这位是夏溪同学,今天刚刚过来报道,我把她交给你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知道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夏溪?市长的千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好,我叫夏溪,请多多指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好,我叫莉果,是班长,以后有什么需要告诉我就好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了,先带夏溪领军训物品,熟悉一下环境,明天开始正式参加训练,今天就先休息吧。”市长的千金,自然不敢怠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谢班主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我先带你认识一下我们训练的场地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与训练场上的每一个人不同,刚入学的夏溪穿着华丽可爱的公主裙,白色娃娃圆头的皮鞋,白皙的肌肤在烈日的刺激下忽闪忽明。俏皮的卷发,姣好的容颜,使这个孩子瞬间成为了这片训练场上的焦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然,最主要的是,在女孩的身边,竟然有一位王子相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女孩们都没有心思投入到训练中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回到训练场地的时候,还是休息的时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莉果将同学们集中到一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家,这位是夏溪,从今天开始就是我们特进班的一员,明天正式和我们一起投入到训练中,大家掌声欢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啪!啪!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夏木希被帽檐遮住了视线,但是当听到“夏溪”这个名字时,站在后排的她用手将头上的帽子稍微往上抬了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真的是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今天还真是最讨厌的一天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对!刚才是说以后那个人也会是特进班的学生了吗?怎么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特进班的女生本来就很少,忽然间来了这么一位甜美可爱的小公主,让男生们的心有些骚动,大家都是非富即贵之人,当然也都是正常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片刻的功夫,夏溪就被男生们围住,当然,也有个别女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有夏木希一个人坐在一边,玩弄着水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木希你看,头脑好有什么用,不也还是一群俗人。”莉果无奈地摆摆手。其实,新来的女生也并没有那么漂亮呀,在她的眼中,那个夏溪和她的木希简直没法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夏木希笑着,没有说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木希?”一个男人的声音回响在夏木希的脑袋上方,她抬起头。阳光刺的她有些睁不开眼睛,只能用手半遮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真的是你啊木希。”男人开心地蹲在她的面前,抓住她的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次在机场,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被别的男人强行带走,更可恨的是,他却无法为她做些什么。虽然之后一直托人寻找她,但一直未有结果。当然,那个男人让他转达给夏正贤的话,他自然也是隐瞒了下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想到,今天却遇见她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夏木希继续装作一副完全都不认识男人的表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木希,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我是弓源晓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夏木希依然选择无视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忘记了吗,以前你都是叫我晓哥哥的,特别爱黏着我,想起来了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以前?是什么时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是你很小的时候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不起,小时候的事情我已经不太记得了,毕竟已经过去那么久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啊··这样啊。没关系,现在重新认识也不迟。我叫弓源晓,因为你已经长大了,所以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小时候我们的关系非常好,从今天开始,我会让你慢慢将过去的点滴都想起来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晓哥哥!”女孩的声音甜美,她向弓源晓走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夏木希本能的将帽子往下压,遮住了脸。~@^~=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走吧。”此时的夏溪并没有认出夏木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再见~”弓源晓对一边的夏木希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夏木希别过头,没有回答,弓源晓有些失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木希,其实你记得我是吗,是我惹你生气了所以你才会假装忘记我。没关系,从今以后,我会让你看到我对你的真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训练的第一天,强度很小,只是一些最基础的训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特进班的学生在德智体方面都比常人更加优异,所以这点小困难对于他们来说根本不值得一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夏木希虽然承认自己并不能算得上是真正的一名特进班的学生,头脑虽然不笨但是也没有那么聪明,运动也不是强项,但多亏了在法国打工的几年,也让她得到了一定的锻炼,吃的了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宿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夏木希洗漱完坐在床上。莉果去了夏溪那里,可能还要一会儿才能回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回去后记得存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突然想起秋黎末说的话。夏木希拿出手机,看着他发来的短信。秋黎末,名字真的很好听。夏木希笑着将他的号码存了下来,署名:秋黎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木希,洗好了吗。”这时,莉果从夏溪的宿舍回来,她整理着洗漱用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想要和谁通电话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没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什么心事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有啦。赶快去洗漱吧,累了一天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木希,如果有什么事一定要记得告诉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知道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莉果走向浴室,夏木希将手机收了起来。先坚持一段时间吧,毕竟那个人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好,如果因为那个女孩的到来就要放弃的话,不是太辜负他的好意了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军训的第二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夏溪的加入给炎热的盛夏增添了一丝凉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乖巧的模样,可爱的笑脸,不管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总是能够轻易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与夏木希刚来的时候完全不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办法吧,在所有人的眼中,公主只有夏溪一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于夏木希来说,只要平平静静地过着她的生活就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军训结束后,还是像以前一样,出去找份兼职吧,不能完全依赖那个男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也许是因为只见过夏木希一面,加上大家都穿着军训服,脸部偶尔也会被头上的帽子遮住,所以都已经过去一周了,夏溪也没有发现夏木希和她在同一个班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训练的强度越来越大,每天只要是听到特教的喊声,夏木希总是害怕地排斥着,连看都不敢去看教官。心里也一直在提醒着自己,要坚持下去,把接下来的半个月熬过去就好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夏溪的事,她没有告诉秋黎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是,她存在的这件事不可能会一直这么隐藏下去,一直到弓源晓的再次出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晓哥哥,你怎么来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下午训练期间的休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弓源晓提着饮料和点心来到了训练场,夏溪开心地跑到他的身边,撒娇地依偎在弓源晓的怀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过来看你们呀。还好吗,累不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累,只是有些晒黑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有啊,还是和之前一样可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晓哥哥~”夏溪害羞地摇晃着弓源晓的手臂。~@^~=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啦,把这些东西分给同学们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夏溪接过弓源晓手中的袋子,开心地分发给同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弓源晓拿着一瓶果汁,来到夏木希的面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给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谢。”夏木希接过弓源晓递过来的果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木希,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脸色那么苍白,都瘦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很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困难记得要说出来,不要忍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晓哥哥,你认识她吗。”夏溪提着袋子走到了夏木希的面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溪,你不知道她是谁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谁呀。”夏溪蹲下身子,将脸凑到夏木希的面前。“是你?”怎么可能呢?她怎么会在这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溪,你都来了这么久了,竟然不知道木希和你在同一个班级,真是一只小笨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额··对不起,我没有发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关系。你可以继续装作不认识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怎么行呢,你是我的姐姐,既然我们在同一个班级,当然要相互照顾呀,是不是呀晓哥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了,爸爸知道你留下来了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知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我以为是叔叔故意将你们姐妹安排在同一个班级的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所以刚才我也觉得奇怪啊,如果真的是这样,爸爸不可能会瞒着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训练马上要开始了,列队吧。”夏木希转移话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那我先走了,你们两个人要小心,千万不要把自己弄伤。”~@^~=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知道啦晓哥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夏木希没有回答,直接站到了队列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弓源晓眼神中流露的一丝受伤,却落入了夏溪的眼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作者有话说:

即将进入心机婊的世界了,,
[+展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