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小妻多娇:少将难自控

正文第0001章 搜了她的身

[更新时间] 2017-03-08 12:39:37 [字数] 3394

“救救我的孩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为什么死的人不是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是一直出现在梦中的碎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完整的原因,也许是因为梦境的主人还未完全长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每次都会被重复的梦惊醒,梦里那个撕心哭喊的女子究竟是谁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难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心,竟然也会跟着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为什么那么悲伤又可怕的故事会一直出现在她的梦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为什么,每次她只能听到这断断续续的话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又为什么每次梦的结束,那个女子的脸会变成她的模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以为,伴随着儿时最伤痛地记忆就只有关于那不断闪烁于梦中的碎片而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许多人不喜欢冬天,总觉得无法接受它的寒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人们变得畏手畏脚,熬过了春夏,结束了秋天的末尾,仅存留在心中的那份温暖,不管如何小心隐藏,终会被冬天挥发到一点儿不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家常说,冬天是四季中最荒凉最孤寂的季节,缺少了人世间的温度,就连人们的心也会跟着变得冷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咔嚓!咔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摄像机的快门一直发出清脆的声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寒冷的冬天,正值假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女孩喜欢拿着相机四处游荡,看到喜欢的事物就会拍下来,并把它们用心珍藏在心爱的相册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一天,她戴着用白色毛线织的帽子,脖子上围着一条黑色厚重的围脖,身上穿着雪白色的羽绒服,黑色的毛绒裤,脚上一双白色的毛绒短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到自己的样子,小女孩忍不住叹了口气,母亲也真是的,非要把她裹成一只北极熊才肯让她出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背起相机,戴上手套,骑着心爱的脚踏车,小女孩开心的出门了,希望今天能收获惊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想到这里的风景那么美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女孩停好脚踏车,取出相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虽然已经是萧条的冬天,但是这里却非常的美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碧绿的湖水和雄伟的山交相辉映,一脉相连。!|$|!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湖水清澈透明,被冬日的阳光映照的波光粼粼,美的就像闪闪发光的钻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湖畔的四周长着不知名的灌木丛和野花,它们经受住了严寒的考验,茂密茁壮地生长着,就像是这片湖水的骑士,一直将其守护在四季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空气真的很清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虽然今天骑车稍微骑得久了些,远了些,但是却非常值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沿路一直走着,手中的相机也一刻都没有停下工作,任凭主人的使唤。!|$|!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女孩非常喜欢拍照,有时候会沉浸其中,毫不关心身边的事物。这种执迷与喜爱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不过,只要是她喜欢的,父母都会支持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国家军事基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站岗的哨兵第一时间发现了这位不速之客,并在同一时间将这件事汇报给了上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五分钟后,两个穿着军装,手中握着狙击枪的军人出现在了女孩面前,表情严肃而又可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好,这里是军事重地,禁止拍照!基于你刚才的行为举动,我们有权利对你进行排查,请配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女孩吓坏了,双手紧紧抱住相机,全身都在发抖,本能的往后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请跟我们走一趟!”一名军人走上前,伸手抓住小女孩的胳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怎··怎么了?为··为什么要抓我?”小女孩害怕地哭起来,说话都在打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许反抗!走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女孩几乎是在没有意识的状态下被带到了一间狭小的审讯室。!|$|!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里,房门紧紧关上后,便与外界彻底隔绝了,连窗户都没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请把相机交出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为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里是军事重地,不允许任何人对其拍照摄影,所以,我们有权利对你的相机进行检查,请配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女孩乖乖地交出相机,她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自己竟然误闯了军事重地,她只是单纯地觉得这里的风景很美,想要用相机记录下来而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名军人翻看着相机,表情变得越来越严肃,越来越恐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怀疑你故意用相机拍下军事重地的地形构造,现在我们将对你进行身体搜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什么?你们说我是故意要拍下这些照片吗?为什么会这么说?我只是觉得这里很美才会拍下来的!身体搜查又是什么?”小女孩害怕地背靠在墙上,身体不停地颤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可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不起,我们只相信亲眼所见。”两名军人向小女孩靠近,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职责内的事,绝对不允许他们有半点的马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们开始触碰小女孩的衣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们要干嘛!不要!呜呜···”小女孩害怕地大叫起来,双手紧紧抱住自己的身体,窝在墙角,不停地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名军人完全没有动容,他们狠心地脱掉小女孩身上的白色羽绒服,仔细地在搜查着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后来又强迫小女孩站起来,认真地搜查了全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木希,军人是一个光荣而又强大的存在,他们为了保护我们,保护这个国家,每分每秒都在承受着残酷的训练,在战场上与敌人奋勇拼搏。有时候,他们不得不牺牲自己来换取胜利与和平,所以,我们都应该要向他们学习,不管做什么事都要坚强勇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父亲的话在小女孩的耳边不停地回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到后来,女孩的耳边只能听到一个非常模糊的声音,那个声音究竟在说些什么,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十三岁的她,第一次感觉到什么是害怕与无助,也是第一次有了让她害怕的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天晚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虽然那两位军人并没有在小女孩的身上搜到任何可疑的东西,但是相机里所拍摄的照片还是要经过上级领导的指示后才能决定小女孩的去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所以,在这之前,年幼的她,一个人被关在那间封闭的牢笼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美丽的大眼睛,好像失去了眨动的能力,只是空洞的看着某一处,她的大脑里,早已一片空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又过了很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个高大的身影着急的向小女孩冲来,带有温度的大衣紧紧包裹着她,瘦小的身躯被瞬间拥在一个宽大的怀抱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木希!对不起,爸爸来晚了!对不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怀中的小女孩没有说任何话,毫无反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们怎么可以对一个小孩子那么残忍?!我希望这件事你们能够尽快给我一个交待,不然我是不会罢休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男人的声音严厉而又坚定,不允许任何人违背!他将小女孩横抱在怀中,心疼地将她抱出这间封闭狭小的牢笼,竟然让他的宝贝受到了这种残忍地对待,他绝对无法饶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直站在门外的另一个男人,月光折射出他高大而又俊挺的身影,眼神中散发着冰冷的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被抱着的小女孩从他身边经过时,那只悬空的小手想要抓住些什么,却只是稍微碰到了男人的衣角便无力的滑落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直冰冷的眼眸中只是在一瞬间露出了一丝未知的情愫,但很快又消失不见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男人的双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接到部下传来她本人和她拍摄的照片时,他在第一时间通知了小女孩的父亲,自己也在最快的时间里赶到了这里,只希望能够尽力去挽回部下所犯的过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是,一切似乎都太迟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女孩的父亲将女儿温柔小心地放在车的后座,将自己的大衣盖在女儿的身上,车内的空调温度也调到了最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黎末,我想之前和你父母约定的事情,恐怕现在我已经无法兑现了。”小女孩的父亲站在车门前,非常认真地对站在门口的男人说出这句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男人再一次露出了难以寻味的表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我没有保护好她。但是,如果只是因为今晚的事就终止约定的话,我想还是由您亲自跟我的父母说明吧。毕竟,指腹为婚,是你们长辈之间的约定,与我并无关系。况且,这场约定中的主人公,好像就只有我被告知了这件事,令千金好像并不知情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还小,等到时机成熟了我自然会告诉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啊,她只不过就是个小孩子而已,而且还是一个让人操心的小孩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说的话,我可以理解为你并不喜欢木希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会啊,我很喜欢小孩子,尤其是像她这么美丽可爱的孩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黎末,我以为把木希交给你是我做的最正确的决定,因为我一直相信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你,不会再有第二个人值得我去信任,值得让我把最心爱的女儿托付终身。现在,既然你对这个约定并不赞成,那我也不会将女儿交给一个不爱她的人。以后,由她去选择属于自己的人生,而你,从这一刻开始,自由了。再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女孩的父亲说完这些话后便开车离开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很庆幸没有把这场约定告诉他的女儿,都说只有残酷冷血的军人才能誓死保卫国家,捍卫和平。但是,这样的人,他不希望让自己的女儿与之交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黎末,我以为你会是不同的,没想到你也是一样,我都忘记了,你的骨子里流的也是军人的鲜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天晚上之后,小女孩的精神受到了严重的创伤。每当她看到和军人有关的事物和视频时,都会害怕地大哭起来,一直哭到声音沙哑,哭到没有力气才会停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个月后,小女孩的父亲送她去了法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女孩走后,那场长辈们之间的约定也就此取消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切又开始像平常一样运转,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是希望时间,能够抚慰那个孩子的心灵,让她恢复以往的快乐,健康的成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个冬天发生的事,是否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变得模糊,变得透明?直至完全从心上剔除,消失不见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是说,时间只会让人更加无法忘却痛苦的记忆,因为越是久了,越会根深蒂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所谓的一成不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最重视的约定,最珍爱的人,注定永远都会背负无休止的羁绊,尽管是伤害着,也不会放开那双一直牵扯的双手,即使变得血肉模糊,也绝不放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同约定被打破的那一刻,相连接着的那份羁绊也终究会让它再次还原,回到最初的那个时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然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继续沉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作者有话说:

《夏秋之末》终于和大家见面啦!希望大家多多支持,蕾西期待着大家的收藏哈~~
[+展开]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