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报告教官,回家煮饭

正文第九章 教官被放鸽

[更新时间] 2017-03-02 01:04:10 [字数] 1811

第二天清晨,天还蒙蒙亮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常笙画早早就爬起来了,换上箱子里的作训服,然后对着镜子照了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镜子里,女兵英姿勃发,但是眉眼沉郁,她一弯嘴角,露出一个标准的冷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等常笙画走到训练场,却发现这里除了遍地的雪之外,连个鬼影都不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歼龙大队压根就没有来训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常笙画站了一会儿,也没等到有人出现,她若有所思地看向旁边的宿舍楼,那里门窗紧闭,一片死寂。-*!%-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常笙画看了一下时间,居然……呃,掉头就去饭堂吃早餐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她离开之后,歼龙宿舍楼上,其中一个房间的门打开一条缝,一个脑袋钻了出去,赫然就是歼龙的成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小小声地道:“她好像走了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第二个脑袋冒出来:“不然呢?你真相信她会给我们训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左边的房间也照葫芦画瓢,探出一个脑袋,“这女教官到底是来干嘛的?昨天……太他娘的瘆人了,跟职业特工似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余庆栗哭丧着脸道:“不是特工,是跳大神吧,我的手机卡拆了,超脑都没搜到里头的东西,她有透视眼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代号超脑的辰津走出来,盯着常笙画离开的方向,“心理学专家么……看来不是个故弄玄虚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算不是故弄玄虚的,那又怎么样?”宁韶明出现在楼梯口,扯起嘴角,冷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计芎在他旁边,有点担心,“术业有专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宁韶明冷嗤一声,“读心术?催眠术?歼龙怕这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辰津沉默了片刻,“不得不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宁韶明伸了个懒腰,“我们不出现,她还能怎么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个小时后,训练场上,静悄悄地出现了十几个兵,他们闲得发慌,集体在做热身运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今天没有下雪,冬日的太阳穿过雪盖山头的群山峻岭,扑洒下来,金灿灿的,可惜都没什么暖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刘兴骂了一声娘,“一天不折腾,老子这骨头就硬得发慌,咱们要天天躲着那女教官训练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余庆栗苦着脸地道:“希望老大能给力一点,早点把她弄走,我觉得她跟鬼没什么差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在他们背后响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昨晚睡得不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余庆栗没防备,“哇呜”一声叫了出来,队员们被他吓得毛发倒竖,回头一看,常笙画站在他们背后,不到三米远,穿着作训服,看起来还挺帅——制服女兵的那种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常笙画淡淡道:“警觉性太差了,这就是歼龙大队的实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队员们还没来得及欣赏歼龙唯一的女性生物,就被噎得满脸通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刘兴也不知道她怎么突然出现的,硬着头皮出列道:“教、教官,早上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常笙画没理他,忽然就道:“列队,报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十几个队员条件反射地集合,排成两列,站在首位的刘兴大喊道:“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十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报完一圈之后,众人面面相觑——他们不想搭理常笙画的,但是这习惯改不了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常笙画喃喃道:“十三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报告!”刘兴再次出列,“歼龙目前处于休假状态,所以没有安排日常训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教官都来了,你们以为假期还在继续?”常笙画不咸不淡地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刘兴卡住了,“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常笙画又问:“昨天你们还对外说,这几天随时要进行作战演习,今天就休假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刘兴的底气有点虚,宁韶明只让他们翘掉训练,但是他们没想到,昨晚常笙画没让他们几点集合,他们就喝到了半夜才去休息,结果今天她就来了个突然袭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刘兴嗫嚅道:“昨晚大家没睡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常笙画用一种看智障的眼神看着他,“歼龙号称是军中精英,特种部队,就是一群休假就睡懒觉的货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句话可就难听了,刘兴忍不住反驳:“我们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常笙画抬手打断他的话,“宁韶明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刘兴理直气壮地道:“报告,宁中队昨天受寒感冒,今天请了病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感冒?”常笙画勾了勾嘴角,“看来宁中队的身子板不太行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利用辰津到处布下的监控系统,大大咧咧在宿舍监听的宁韶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卧槽,男人怎么能说不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训练场上,常笙画又问:“剩下的人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刘兴破罐子破摔了,“他们还没起床!”人不来齐,看她怎么训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常笙画不置可否,“行,那我就单独和你们几个玩点好玩的,大家互相理解一下……放轻松,就玩玩,别紧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玩?谁玩谁?刘兴有点怂了,“不、不用了吧,教官你现在也不熟悉歼龙的情况……”-*!%-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所以,我这就好好熟悉熟悉,”常笙画弯唇一笑,“为了给大家制定一个周全的训练计划,我们进行一次小测试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众人瞬间汗毛倒竖——什、什么测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刘兴试探性地道:“教官的意思是……把所有人都叫过来做测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常笙画说:“不用了,那样多麻烦,”她的眼中闪烁着恶意的光,“互帮互助,是战友之间的良好交往前提,你们应该不会做出抛弃战友的事情,对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三队队长赵素林沉声道:“歼龙从不抛弃任何一个战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常笙画装模作样地道:“真是让人感动的兄弟情……”然后眨眼就变脸,她冷酷地道:“那你们把其他人的测试都做了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