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调酒师事件簿

番外第二章 青涩校园(下)

[更新时间] 2018-01-14 16:46:45 [字数] 4160

某个阳光很好的午休时间,学生们或两三走在校园散步,或在教室做着作业、聊着八卦,或不怕得阑尾炎的在篮球场里飞散汗水,整个学校都沉浸在祥和快乐的氛围中。但是芳却总觉得心头很烦乱,仿佛会有什么事发生,她认为这和叶反常的不在教室里做作业及晓政没在网球场打网球有关,可为什么会有这联想,她自己也不明白。正当芳叹了口气准备到图书馆去看书以此让自己平静下来时,晓政带着一身的怒气冲进教室,回到自己的座位重重坐了下来,就仿佛一颗随时会爆炸的炸弹似的,同学们都不禁压低了说话的声音、停止了正在做的事,偷偷且好奇的看了他几眼。晓政的同桌往边上缩了缩,然后小心翼翼的问:“怎么了?有谁惹你了?今天也没去打网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切!我撞鬼了!——我都不知道是招谁惹谁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到底怎么了啊?难得见你这么火大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班长有神经病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啊?你说什么呢?”同桌觉得一头雾水,其余人也觉得晓政大概有点小题大做,但芳却觉得心被狠狠撞了一下。她不自觉的盯着晓政,晓政嫌恶的朝她这里望了一眼,还斜了芳一眼,道:“我还以为班长是好人呢!没想到——不说了!简直是对我的侮辱!!反正叶有病!!”芳倏的站了起来,大家又被她吓了一跳,她冷冷问:“晓政,是不是叶对你说了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哟,你是知道他那怪胎病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就问你他是不是跟你说了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晓政一下子跳了起来,吼道:“你什么态度啊?你要喜欢他就叫他不要缠着个大男人!你也别敌视我!我对他没意思!我很正常!!你要是一开始就知道,干嘛不阻止他?现在倒好像是我不对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芳呼了口气,道:“我没这个意思。我们只是好朋友,请你不要胡乱发脾气,控制一下自己的嘴巴!他现在在哪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哪管那个变态啊?”晓政没好气的说完后重新坐回座位,班里被惊讶的静默笼罩,大家的视线在芳和晓政之间移来移去,都从二人身上看到了不同的怒气。芳不能容忍晓政这样抵毁叶。可别说她了,就是班上其他人在听到晓政刚才的话也大致能猜出个八九分来——叶向晓政表白了,就算不是,大概也说了差不多的话,总之就是那个意思了,而晓政理所当然的肯定是回绝了。同学们的脸色都变得很奇怪了,芳知道,晓政是“正常”的人,当然不可能认同那样的表白,会说得过分也很符合人的平常心理,所以她才克制自己没反驳回去。她现在更担心的是被拒绝后的叶,他到底到哪儿去了?这个时候,芳认为叶的身边不能没人!不等她要奔出教室去找人,又有同学大嚷着冲进教室:“哇!不得了了!!我们的班长大人在厕所里大哭,不肯出来了耶!!”一片哗然之声在空中炸了开来,芳的心仿佛被刺了一刀。她冲出了教室大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用问同学叶在哪楼厕所哭,因为本楼男厕门口围了不少人,有看好戏的,有好奇的进去又出来的男生,还有不少不知发生什么事纯粹看热闹的女生。班上的男生正有几个焦急的在门内门外叫着:“叶,有事好商量,你不要把自己锁在里面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叶,你几岁啊!不要丢自己的脸啦!不要哭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叶!你是我们班长哎,有事跟我们说好了,你这样什么事都解决不了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叶,拜托你快出来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芳看这情形也知道十头牛也拉不出叶了,她想到了庆,转身要去学生会找庆来解决。但她绝对不想找老师来解决!好在这会儿老师们也大多数因午休而到校外散步了,一时半会儿是不会有老师来管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在芳刚迈开步子,就见有人带着庆急急忙忙朝这里走,靠近时,领路的还大声道:“让一让!让一让!庆学姐来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学生们一边议论着一边让开了一条小道:“庆学姐?谁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个学生会的达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啊?——哦,会长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是吧?惊动学生会的人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啊,还是那个庆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很厉害的人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没听说吗?今年刚升二年级就成会长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感觉上她超强的嘛——可是——这里是男厕所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很快大家的好奇马上就转到庆将如何应对这件事上了。庆看也没看芳一眼,从她身边走过时,只轻轻道:“你不要离开。”芳有些愕然的看着庆的背影停在男厕门口,条件反射似的慢慢靠近那里。庆扫视了一下门口的人,然后问其中一名男生:“里面还有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有一、两个劝的,其他就没有了,就叶。”男生回答道,并担心道:“这个,学姐,叶他不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庆点点头,没等他说完,毅然走了进去,引来一片低呼。里面的男生也吓了一跳,没想到庆会进去,庆示意他们都出去由她来解决后,他们也乖乖迅速离开,但庆没有马上跟叶说话,而是面对男厕门口围观的那些学生,厉声道:“如果你们都空闲到很无聊的话我可以给你们每个人都安排一个劳动的地方和做不完的事!想上厕所的先到其它楼面上!这里没上演话剧,考虑一下当事人的心情!不要把自己的好奇用别人的痛苦来满足!!”魄力十足的气势将所有人都吓得缩了缩肩,乖乖的散开了,只剩下芳和另几位她的同班同学,但庆把这几人也支开了,然后庆把“清洁中”的牌子放在了男厕门口,芳站到了远一点的地方,心怀忐忑的不时朝那儿看上几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叶完全不知道外面的情况,只顾自己蒙头大哭,直到庆那冷峻的声音在小间门外响起:“叶,你够了没有?你不知道这样会造成大家的困扰吗?你想成为全校的笑柄我是管不着,但你这样会连累到芳,这我就不能不管了!你已经是个能独立思考、判断是非的人了,还是一班之长,我不相信你在做事前会不先想想结果。如果你本来就是不计后果而做了某事,那么后悔、伤心、难过或者高兴都请你先克制一下,这里是学校,不是让你撒娇的家!——你在生活中所扮演的不仅是一个角色。当你要扮演某一个角色时,请你也顾及到其它角色与这个角色的联系,它们不可能分开而完全独立存在!——不要就此而以为自己是全世界最不幸的人,冷静看看周围,你的身边有担心你的人;有什么事、什么痛苦,不要自己一个人都闷在心里。你能把心底最深的秘密告诉芳,说明你对她有着一定的信任,那么就不要让这份信任失去它存在的意义!——我话至此,你自己看着办吧!”在庆说话的过程中,叶的哭泣声逐渐减轻,到最后,叶已经只有几声抽泣了。庆说完后,静静站了数十秒,然后转身要走,冷不防叶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请——请帮我!帮帮我!”叶双眼红肿的出来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芳发现周围还是有些不死心想要知道最后会发展成什么样的学生在徘徊,不过都不敢靠近而已。不一会儿,她听到有女生低呼出声,然后就见面无表情的庆带着痛苦的叶走出了男厕,她急忙跑了过去,只轻轻唤了一声“叶”便被叶那凄凉的笑堵住了喉头,什么也说不出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喂,听说了吗?学生会长向外贸(1)班的人低头认错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啊?啊?真的假的?为什么啊?谁这么强啊?学生会长是那个女强人吧?她也有错的时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然是真的了!!不过,这倒让我更欣赏我们这位学姐了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到底什么事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哎呀,就是那个‘男厕事件’嘛!你不知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我知道,可有什么关系啊?会长不是才几分钟就全解决了吗?连老师都没过问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嘿嘿,你这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之后学姐陪那个哭得昏天黑地的外贸(1)班的班长去向他们班的人陪罪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越来越糊涂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总之呢,这牵涉到另外一个人,好像是他们班长开玩笑开过了头,结果让班上的男同学很生气,是班长自己不好,讨来一顿恶骂,所以才会哭的。不过,学姐陪他去向那个男生道歉,说是因为自己老是和他说些奇怪另类的事才会使他想要和朋友开个玩笑试试看朋友的反应。反正学姐把所有的错都揽到了自己身上。但是啊,大家都看得出学姐这是息事宁人,而且用她的低头把事情完全化解了。你想啊,学生会会长哎!!这样一个人放下身架,向你低头躬身你能不给她面子吗?更何况她根本就不是当事人,但为了那两个人的将来,也不想把事闹大,她就站了出来,还顺便做了个顺水人情。现在哪有这样聪明敢当的干部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么说起来——最近的学生转班是不是也和这个有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聪明!!你想啊,毕竟发生了那样的事,就算道歉了,大家在一个班也会有点尴尬的,所以啊,那个男生转到了二班,而且还成功的转到了网球兴趣班,听说这之前他就缠着学姐要转了呢!这回算是如愿以偿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哦!原来还有一个人就是晓政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嘘~!嘘!你轻点!这又不是什么值得宣扬的事!毕竟是因为发生了那件事才让他捡了便宜的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这样说起来,他还得感谢他原来的班长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切!哪可能啊?换做你,大概也只会觉得这是应得的补偿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个嘛,我情愿不要这样的补偿,我可不想要碰到那种事。听说是不大好的事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是很清楚,反正原本是很可能会闹得很大的事,学姐的忍气吞声、背黑锅把事情压了下来。那两个小子真应该好好谢谢她才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初就不要惹出这些事不就得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嘘——那个就是叶啦!别说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谈论着的学生目光闪烁的与叶和芳擦肩而过。芳担心的看看叶,但是叶的脸上一片坦然。叶不是不知道那两个学生正用那种好奇、嘲弄的目光想看又不敢看他,这情形已经有好几天了,但他知道这是他为自己的行为所必需承担的后果之一。校园里,任何一个角落都会有人轻轻谈论他、晓政、庆的事,关于他们前几天发生的事,几乎全校师生都知道了,虽然没有人会大声的议论,但是流言、传闻却充斥着整个校园,形成一股奇怪的气压。芳真担心这种氛围会延续到他们毕业,不过她这回是杞人忧天了。不久之后,庆为了学生们的冬季校服问题而与校方争取学生的利益,使大家将这件事抛到了脑后,注意力全部全体转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学校里的事,有时就像流感,来得快去得也快,只不过,在之后,新进的学生都会知道有庆这么个厉害的人物,曾经有过这样一件可能只有在动漫、小说里才会出现的事;再之后,新生们都知道学校里有个庆老师,曾经有过那么一件“公开的秘密”式的事件,是庆靠着自身的人格魅力和不俗的处世手腕、不凡的处理方法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事件真正的主角之一也就是常常会来学校网球场与庆或其他一些老师打打网球的那个很帅的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十年后,芳的婚礼,也顺便成了校友聚会。晓政托庆带来了礼金,叶托庆带来了贺礼。除了小小的遗憾外,大部分的人在心里都松了口气。芳却不由为二人叹了口气,但庆说“这说明他们是真的长大了,知道应该如何做更好的选择。毕竟他们有的是普通人的性格和个性。”芳看着庆那有些不可捉摸的笑,心道:“如果他们两个是如你这样另类个性的话——只要其中一个是这样而且也不必多像,就算只有一两点的话——你当初也不会要我去提醒并当心着叶了吧?可惜的是,这世界上毕竟是凡人比较多。当年的他们都只有思考后或根本就没经思考后的勇气和冲动却没有足够坚强承担后果的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